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缓兵

第五百一十八章 缓兵

  下一页

  穆连慧的眼珠子动了动,嘴唇嗫嗫。

  “别急着说话,听祖母说完,”吴老太君打断了她,“你想要的后路,这个当口,别说你父母兄弟们,也别说我,没人会拍着胸脯给你应下,应下了也是骗你的。

  我们穆家是什么人家,平阳侯府是什么人家,你自个儿又是什么身份,这笔账,你自己就能算明白。

  姑爷没了,平阳侯府里治丧,你作为妻子,这个时候不在灵前,却在娘家,落到别人眼里成了什么了?无论你往后想走哪条路,无论这条路能不能走,你现在该做什么?

  你要做的,就是让别人挑不出你的错来!让宫里、让平阳侯府、让勋贵世家,让京中这么多双眼睛嘴巴,不能说你一个字的不是!

  连诚已经牵扯到这事情里来了。

  知道的,是你回家来寻连诚算账出气,不知道的,只当我们要反过头去再算计平阳侯府。

  连慧,你先回去,后头的事儿,让祖母仔细想想。”

  穆连慧直直看着吴老太君,倒是把讥讽的神色收了起来。

  吴老太君这番话,就算不是应承穆连慧要如何如何,起码是站在当前的事情上,仔细分析了的结果。

  穆连慧不是傻子,她回来闹这么一通,能换到的也就是这么一个结果,真的要一哭二闹三上吊,把吴老太君彻底惹恼了……

  若有似无地撇了杜云萝一眼,穆连慧垂下眼帘。

  彻底和娘家撕破脸皮,杜云萝的前生就是她的前车之鉴。

  她可以闹,可以骂,但不能绝了后路,失去娘家的倚仗,她何谈归家,何谈改嫁?

  往后留在平阳侯府,若晋家要将她揉圆搓扁,只要没饿着她冷着她,不在吃穿用度上亏待她,只给与精神上的压力,谁还能说什么?

  杜云萝是不与娘家开口说心中委屈,吃穿用度不亏,不知定远侯府里情况的杜家自是不管她。

  可穆连慧若在此刻和娘家扯破了脸,往后便是与娘家哭闹,只要晋家没逼着她去死,没落定远侯府脸面……

  吴老太君恼了她,二房自顾不暇,指望杜云萝给她出头?

  前路还是要尽量握在自己手上。

  穆连慧低声道:“祖母说得对,我不该让别人挑我的错处,原本,晋尚的死,我也没什么错处。”

  吴老太君见她还不算糊涂到底,拍了拍她的手,道:“让连诚和他媳妇送你回去,等灵堂置了,让连潇跟他媳妇过去上香。”

  穆连慧颔首,这是她该得的体面。

  练氏见谈妥了,松了一口气,亲自送了穆连慧到二门上:“慧儿,事已至此,你让老太君多琢磨琢磨。”

  话音一落,穆连慧偏转过头,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祖母在琢磨,那您呢?您是替我琢磨呢,还是听祖母的?”

  练氏一愣,干巴巴道:“慧儿,娘是当儿媳的,很多事情……”

  “呵……”穆连慧弯着眼睛笑了,梨涡浅浅,不见可人,只觉嘲讽,“原来您这么听祖母的话呀?我当您只听父亲的话呢。他让您往东您就往东,他让您往西您撒腿也就往西跑了,祖母的心思,这些年您违背得还少吗?”

  练氏呼吸一窒,瞥了一眼一旁的蒋玉暖,沉声与穆连慧道:“别乱讲话。”

  穆连慧咯咯笑出了声,手臂穿过蒋玉暖的手臂,就像童年时一般挽在一块:“阿暖,你看,这世上就有各种各样的母女,各种各样的婆媳。

  你母亲大手一挥,什么事儿就给你安排妥当了,她给你琢磨的就是你该走的,连你祖母的话都不管用;我的母亲呢,说要把我的事儿交给我祖母琢磨,反正她琢磨了没有用,干脆就不琢磨了。

  这么想来,我们两个也算是同命相连,不管自个儿到底怎么想的,根本没人在乎。阿暖,我们总算不枉一道长大。”

  蒋玉暖的脸霎时白了,穆连诚不远不近地过来,她怯怯望过去,不晓得他听见了多少。

  练氏胸口一闷,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穆连慧倔强的神情让她心痛,也让她心慌,怕她再口无遮拦地说些不能说的出来,便干脆闭了嘴。

  平阳侯府的马车就在二门上候着,穆连慧踩着脚踏上了车,蒋玉暖朝练氏施礼后便跟了上去。

  练氏低声叮嘱了穆连诚几句,穆连诚这才上了车。

  柏节堂里,穆元谋端坐在椅子上,道:“母亲,让您操心了。”

  吴老太君目光沉沉湛湛,看着唯一剩下来的儿子,想起穆连康失踪的真相,她又一时不晓得与穆元谋说什么了。

  摆了摆手,吴老太君道:“你先回去吧,连慧的事情,容我慢慢想。”

  穆元谋退出去了,芭蕉把地上的碎瓷片都收拾了,又添补了新的用具。

  吴老太君就着单嬷嬷的手饮了茶,苦笑道:“这可真给老婆子出了个大难题。”

  杜云萝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吴老太君刚才劝解穆连慧的话,说到底也就是缓兵之计。

  不管怎么说,先稳住穆连慧,先把人劝回去,这一点,穆连慧自己也知道,“再嫁”两个字,很多时候都是口头上的气话,真的要那般做,委实太难。

  “元策媳妇,”吴老太君唤周氏,“你帮老婆子一道想想,连慧嫁过去,这都没有一年啊,她……”

  周氏眉宇之中闪过一丝郁色,叹息道:“寡居一辈子,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尝过的人才懂。

  我也就算了,我还有连潇,老爷去了之后,总归有个盼头,现在看着儿子成家生子,我的日子不算难。

  可想起连康没有消息的时候的三弟妹,还有四弟妹,老太君,她们这些年多苦多难,我是看在眼里的。

  这日子,都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连慧还小,我打心里不希望她受这个罪。”

  吴老太君长长叹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道:“总归是我亲孙女,我又何尝舍得?

  可我们这样的人家,祖宗的脸面不能不顾啊!

  穆家的媳妇们,各个都守着,轮到连慧这个女儿了,就说不守了,这说出去,定远侯府在京里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