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慎重

第五百一十九章 慎重

  下一页

  杜云萝垂着眼帘,手指下意识地揉着手中帕子。

  朝廷并不禁止寡妇再嫁,但官宦人家,越是身居高位,越是簪缨世家、皇亲国戚,改嫁的人就越少。

  说来说去,不愁吃不愁穿的,不用自己赚钱养儿养女的,才会顾忌这个脸面。

  在百姓之中,为了生存,改嫁的反而多。

  放在定远侯府,老侯爷战死的时候,吴老太君都是祖母辈的人了,自不会有要不要改嫁的纠结,而周氏、徐氏与陆氏,是自个儿没有生出过改嫁的心思,虽然精神上痛苦,也想在这个家里守一辈子。

  前世的杜云萝也是自己没有那番念头,她一颗心都给了穆连潇,又怎么离开穆家。

  何况,她是捧着圣旨嫁进来的,她若要改嫁,不是杜家和定远侯府的事情,是宫里的事情了。

  吴老太君的话,让杜云萝想起了前生周氏与她说过的话。

  “人人都受得,就你受不得?”

  到如今,放在穆连慧身上,就成了“人人都守得,就你守不得?”

  任性妄为不顾伦常的穆元婧,也只能归家寡居,而不提改嫁的事,是因为定远侯府绝对没办法舍下这个脸,让媳妇们守,让女儿改嫁。

  周氏蹙眉,摇了摇头:“真心实意肯守着,这日子都难捱,连慧自个儿不想守,往后几十年,只会更苦。”

  “偏偏她是嫁给了平阳侯府,偏偏是在京城里。”吴老太君抬手按了按眉心。

  门当户对,谁也不能靠权势压过谁。

  当年穆元婧丧夫,她以奔丧之名归家,再不回蜀地去,一来是在娘家寡居而非改嫁,二来是刘家权势远不及定远侯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认了。

  可这一回不一样,同样是京城里,两家侯府,靠两只脚走路,也费不了一个时辰,即便平阳侯府的圣宠比不上定远侯府,那也是世袭罔替的侯府。

  光靠一张嘴,就想让穆连慧归家来,平阳侯府可不是那样的软柿子。

  再说了,乡君名号不是假的,穆连慧想在这件事情上为所欲为,宫里是不会答应的。

  “连慧那个脾气,您是知道的,”周氏看了一眼桌上新添上的茶具,“不合她的心意,她一旦闹起来,可不会管什么体面不体面。”

  吴老太君笑了,却是苦涩异常。

  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一个结果来,眼看着快到用午饭的时候了,吴老太君与周氏道:“我胃口不好,也不连累你们陪着吃不下,今儿个不消你了,让芭蕉伺候我用一点,你们都回去用吧。”

  见吴老太君说得坚持,周氏便应下了,叮嘱了芭蕉几句,便带着杜云萝和穆连潇出了柏节堂。

  一迈进敬水堂,杜云萝就在西厢外的庑廊下看见了箬竹。

  见主子们回来,箬竹便随着敬水堂的丫鬟婆子们问安。

  杜云萝目光淡淡扫过,只当没瞧见她,便随着周氏进了屋子。

  箬竹的头垂得低低的。

  一旁的柳荷看在眼中,扑哧笑了起来:“你进府也有些时日了,怎么见了主子们还这般胆小?”

  “我平日里就在花园里做事,哪有机会见主子们的面呀,姐姐见笑了。”箬竹低声回道。

  箬竹在尚欣院里没偷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屋里头没有大声吵起来,她在西墙下几乎听不见声音。

  没多久,主子们就离开了尚欣院,箬竹又不能跟去柏节堂里,趁着尚欣院里的丫鬟婆子们没回过神来,一溜烟就跑了。

  不能打听状况了,她就继续依着福满的吩咐,往各处送开得正艳的花卉。

  刚送到敬水堂里,不想周氏他们就回来了。

  柳荷是个性子温和的,帮着箬竹搬了花,晓得她是紫竹的妹妹,她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道:“我与紫竹也算相识,我在进敬水堂之前,也在前院里做过事。说起来,现在后院里与紫竹熟悉一些的,就剩下韶熙园里的红芙和烟儿了吧。”

  “韶熙园里的?”箬竹眼睛一亮。

  这些日子以来,她没有仔细去打听紫竹从前的人际关系,若紫竹真的是因为晓得了什么不该晓得的事情而丢了性命,她一进府就到处打听,恐怕会叫主子们忌讳上了。

  这还是头一次,有人主动提及与紫竹相熟的人。

  柳荷浅笑,道:“是呀,侯爷未大婚时,红芙和烟儿是侯爷在前头院子里的洒扫丫鬟,和紫竹做的活一样,我记得她们经常一块说话的。”

  箬竹抿唇笑着应了。

  正屋里,素辛给主子们奉茶,周氏眼珠子一转,她便退出去守在了明间里,西次间里只留了苏嬷嬷。

  周氏坐在罗汉床上,抿了一口热茶:“老太君要为难上一阵了。”

  杜云萝颔首,穆连潇轻轻拍了拍杜云萝的后背。

  他们两人坐得近,穆连潇的动作又隐蔽,周氏不曾发现。

  杜云萝偏过头看穆连潇,对上的是他温柔却又澄静的双眸,只一眼,杜云萝微微有些焦躁的心思慢慢就静了下来。

  “母亲,大姐往后要怎么办,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穆连潇斟酌着道,“祖母慎重考量也是应当的。”

  周氏淡淡笑了起来:“是啊,不仅仅是连慧一个人,也不单单是侯府,还有族里。府中潆姐儿和娢姐儿还小,倒不用担心婚嫁印象,可族中好几个要说亲要出阁的,总也要考虑在里头。”

  三人说了会子话,周氏没有留饭,放他们回去陪着延哥儿。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回韶熙园,六月的中午已经很热了,就这么牵着手,掌心都出了一层汗。

  杜云萝低头看着脚尖,手却在穆连潇的手心里来回蹭,蹭得两人的手都湿乎乎的,这才弯着眼笑了。

  清脆的笑声让穆连潇亦忍俊不禁,能露出这些许孩子气,杜云萝的心情还不算太糟糕。

  他一直担忧着。

  回到韶熙园里,杜云萝正想吩咐锦蕊摆桌,就被穆连潇拉着进了内室。

  “怎么了?”杜云萝问他。

  穆连潇让杜云萝在桌边坐下,自个儿就坐在她面前,勾着她的手指,道:“云萝,祖母和母亲心疼大姐,她们不是我们两个,不知道在你的梦境里,大姐是参与了很多事情的,在祖母她们眼中,大姐对二叔父和二婶娘做的那些是全不知情的。所以,云萝,你跟我说,你是怎么想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