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章 如何

第五百二十章 如何

  杜云萝望着穆连潇。

  他的眼睛沉沉湛湛,映着她的影子,目光之中满是关切和心疼。

  杜云萝突然就想到了在柏节堂里,穆连潇轻轻拍在她后背的手,他用他的方式,在给与她支持。

  视线不知不觉就模糊了起来,眼中氤氲一片,杜云萝眨了眨杏眸,身子往前一扑。

  穆连潇眼疾手快就接住了她,让她坐在自个儿怀里,箍着她纤细的腰身。

  杜云萝没有很快回答,她埋首在穆连潇的颈窝里,深吸了几口气,这才闷声道:“我看着她今天扇二伯耳刮子,把东西都砸了,又和二叔父呛声,当时我没想过是要让她去平阳侯府里守一辈子,还是归家,亦或是改嫁,我没想那些。

  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明白她的感觉。

  我想的是,我若从那痛苦的梦境中醒来,今生唯一不能舍弃的东西被摧毁了,我会比她闹得更厉害。

  已经尝过终老的滋味了,这一次若不能得偿所愿,不如那之后的几十年也不要了,就这么死了。

  不过,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明明说着这样的话,因为杜云萝的声音软糯,又是嘟哝着,就有一种撒娇一样的感觉。

  穆连潇想笑,又觉得心疼,回忆起杜云萝说过的黄粱一梦,他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要是今生他还是不能陪着她,杜云萝一定不愿意再诵经半生了吧。

  唯有经历过,才知那半生苦楚。

  穆连潇此刻能体会到的,也只是九牛之一毛。

  “云萝……”穆连潇收紧了环在杜云萝腰间的手,微微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啄了一口。

  杜云萝抬手揉了揉微微发痒的额头,杏眸中泛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乡君也是如此。”

  穆连潇微怔,待明白了杜云萝的意思,他紧紧抿住了唇,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说,大姐也是……”

  “她是,”杜云萝笃定地道,“所以她才不肯嫁给瑞世子,不管定远侯府里谁承爵,她若嫁给瑞世子,这辈子的结果和前世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穆连潇拧眉。

  前回在桐城,杜云萝只与他说了她自己的梦,并没有说穆连慧的事情。

  要是穆连慧也是重头再来,那眼下的局面,就是毁了她的底线了。

  “多活几十年,对乡君没有任何意义,”杜云萝琢磨着道,“脸面、体面,那是想活下去的人才考虑的事情,连命都不要的人了,哪里还会管那些?”

  杜云萝撇嘴,穆连慧前世是无路给她走,今生她破而后立,嫁去了平阳侯府。

  哪知道好端端的局面,叫穆连诚给搅和了。

  穆连慧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杜云萝猜,若定远侯府不肯出手相帮,在合适的时候,穆连慧会自己再谋一条路,真的是绝路了,那就翻天覆地,谁也别好过了。

  “你问我想如何,其实我不想如何,”杜云萝勾了唇角,苦笑道,“在桐城时我就说过,那些恨,那些仇,我不会忘,我没有办法忘掉,若是忘了,又回到那段梦境里,我会发疯的。

  乡君的事,自有祖母、母亲,还有她父母来做主,原本也不该我做弟妹的多嘴多舌、指手画脚。

  不管府中想怎么处置,我听着就好,至于乡君,她听不听,就是她的事情了。

  帮她,可怜她?她可看不上我的帮助和怜悯。

  什么放下前事,摒弃前嫌,且不说我信不信,乡君那性子,定是不信的。

  乡君有自个儿的主意,除了最开始的时候,这两年她是没来拦我的路,我不管她是为何不拦我,我也不会去拦她。

  她若能一个筋斗云翻出去十万八千里,那她就去吧。

  若是她为了自个儿,要把定远侯府赔在里头,我是不答应的,当然,祖母也不会答应的。”

  杜云萝说得很慢,语气平静,心中起伏多少,也只有自己知道。

  穆连潇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脊背抚着,在她耳边沉声道:“依着你的想法来,云萝,我陪着你。”

  杜云萝的眉头缓缓松开了,低低应了一声,笑容温和。

  对她来说,什么样的话,都比不过一句“陪着”,她要的也仅仅就是穆连潇陪着。

  两人相拥着,外头西洋钟打了点,杜云萝这才微微松开了穆连潇,道:“不早了,先用午饭吧。”

  锦蕊摆了桌,夫妻两人一道用了。

  彭娘子抱了延哥儿过来。

  延哥儿撅着小嘴,伸手要抱,穆连潇便把儿子接了过来,抱着他在屋里转悠。

  杜云萝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两父子,延哥儿的笑声钻入了耳朵里,勾得杜云萝也笑了起来。

  傍晚时,柏节堂里来人请他们夫妻两个。

  杜云萝和穆连潇过去了,就见穆连诚夫妇已经回来了。

  穆连诚的神色凝重,与吴老太君道:“平阳侯府里闹得厉害。”

  杜云萝和穆连潇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不闹起来才稀奇呢。

  晋尚是平阳侯的幺孙,母亲是平阳侯世子的原配夫人,前些年过世了,晋尚为了守母孝,这才多拖了几年,最后和定远侯府订了亲事。

  那位原配夫人是侯夫人亲自挑选的,她老人家护短,自个儿挑出来的就是样样好的,对原配夫人留下来的几个儿女也看得跟眼珠子一样。

  世子的填房夫人进门还没几年,只生了个女儿,平阳侯夫人根本不喜欢她,话里话外都是原配好。

  晋尚作为幺孙,在平阳侯夫人心中,连嫡长孙都比不上他。

  结果晋尚因为舅爷的一句话,叫外室给害死了,平阳侯夫人一肚子气没处撒,自然是朝着穆连慧和穆连诚撒气的。

  尤其是穆连慧那脾气,本就不得侯夫人的心,更是没有一句好话了。

  穆连诚赔礼,却赔不了命,侯夫人只能指桑骂槐,又不能跟他撸袖子动手,这一趟去,穆连诚他们吃的也都是嘴皮子的亏。

  “骂两句,让她消消气。”吴老太君揉了揉发胀的眉心,“人家孙子死了,连气都撒不得,这日子还能过了?”

  穆连诚低头称是。

  吴老太君见他如此,到了嗓子眼里的话又都咽了下去,只是道:“事已至此,我说你什么都无用了,你只记得,以后谨言慎行。连慧说话做事再闹腾,有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你就是柿子挑了个软的捏。”(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