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做派

第五百二十二章 做派

  下一页

  姑嫂不合,这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动手的却不多,尤其还是在人前,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再者,穆连慧有封号,她打了穆连慧,就是打了朝廷的脸面。

  晋环面上一白。

  她刚刚才知道了晋尚的死的缘由,一时气急,这才冲到灵堂来寻穆连慧的麻烦,根本没有细想过,她对穆连慧动手,到底恰当不恰当。

  此刻听了杜云萝一番话,不由涨红了脸,她看了一眼灵堂内外的人,耳朵嗡嗡作响,仿若是听到了来上香的人的议论。

  晋环心虚了,只是她蛮横惯了,根本不知道低头两字,梗着脖子道:“乡君又如何?她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对得起朝堂的封赏吗?”

  围观的人听了这话,只当晋尚的死有些说不出口的内幕,不自主地都竖起了耳朵。

  杜云萝上下打量着晋环。

  这般胡搅蛮缠,难怪连霍如意那个爱逞口舌之快的人都被她激的要动手了。

  霍如意和晋环的妯娌之争,倒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来我往热闹不凡,闹到了最后,连两兄弟都撸起袖子上阵了。

  杜云萝不屑和晋环多费口舌,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寻到了晋家大奶奶,道:“晋大奶奶,您家这姑奶奶无理也要闹三分,当着乡君娘家人的面,当着这么多夫人奶奶的面,都敢对乡君动手,而你们平阳侯府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劝着拉着,原来我们定远侯府的乡君在婆家过的是这种日子?

  这要是背着人,还不知道你们怎么糟蹋人了!

  平阳侯府世袭罔替,我定远侯府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我们两家说亲联姻,嫁乡君过来,可不是让你们泼脏水,打打骂骂的。

  堂堂侯府,怎么尽学市井小民做派?”

  晋家大奶奶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她只是这一辈里的长媳,家中说话做事,上头有侯夫人和世子夫人,哪里轮得到她?

  她又何尝面对过其他公候伯夫人的怒火和指责,一双细长眸子泛了水光,上前想拉住晋环,又叫晋环甩开。

  穆连慧轻轻推开了蒋玉暖,上前几步,道:“我害死了晋尚?笑话!

  那外室是我进门之前就养了的,我可从来没说过不许他去胭脂胡同的话,屋里的妾室通房,是我做主抬的,都是乖巧又听话的。

  晋尚自己挑了那么个不安分的外室,这也要怪我?

  他不想养了,要遣了那外室,是我让那外室毒死他的,还是我给的毒药?”

  “是你哥哥……”晋环大吼起来,晋家大奶奶扑过去想捂住晋环的嘴,却叫她一把推开,“是你哥哥不让哥哥养外室的!”

  穆连慧冷笑起来:“那你的意思是,你的哥哥们同意姑爷养外室了?姑爷养了没有?没有养,赶紧去呀,媳妇娘家人都赞同,不养白不养。

  晋环,我哥哥好言好语与晋尚说的,晋尚当时扬手就给了我哥哥一拳,这笔账,又要怎么算?

  不去骂那个下毒的外室,跑来寻我麻烦,莫名其妙!”

  你来我往的,倒是把晋尚的死因的来龙去脉都说明白了。

  这边闹得厉害,平阳侯夫人晓得了状况,赶紧使人来传,而穆连潇三兄弟也从前头过来。

  “怎么回事?”穆连潇眼尖,一眼就看到杜云萝的衣摆赃了。

  杜云萝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下摆,轻轻拍了拍,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着我们的面就动手了,这都不教训,定远侯府的脸都丢干净了。”

  穆连潇应了一声,杜云萝的意思是,她本不想帮穆连慧说话的,可又不得不说。

  那一耳刮子,打在穆连慧脸上,一样是打在了定远侯府的脸上。

  穆连诚也从蒋玉暖那里知道了经过,心里冒了火。

  穆连慧再有不是,再惹父母生气,那也是他妹妹,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动手教训了?

  众人跟着去见了平阳侯与侯夫人。

  花厅里,满头银发的平阳侯见了晋环,骂道:“昏了头了你!”

  “行了,”平阳侯夫人止住了平阳侯,对穆连慧道,“尚哥儿媳妇,环姐儿就这个脾气,听风就是雨了,你是当嫂嫂的,别理她那臭脾气。”

  穆连慧的眼中满满都是讥讽,昨天娘家那里穆元谋要和稀泥,今日平阳侯夫人又想和稀泥,她又不是一滩烂泥,哪能让他们揉圆搓扁,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瞧您说的,我现在就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哪有什么脾气不脾气的,那一个巴掌拍下去,我都没有打回去呢,”穆连慧转身看向晋环,“就算我是朝廷封的乡君,就算我娘家人在这儿,我也不会当着姑奶奶的娘家人动手,一来我没那个胆子,二来,我们定远侯府也没那个规矩。”

  晋环气得不行,扬起手臂又要动手,穆连诚眼疾手快,一把就挡住了晋环的手。

  “闹什么闹!还嫌不够丢人了?给我滚回你婆家去!”平阳侯夫人连连敲着拐杖。

  晋环被架了出去,平阳侯夫人这才请了众人坐下。

  杜云萝落了座,看着添茶的小丫鬟胆战心惊一般做事,心里也明白着。

  只让晋环走,又不赔礼又不认错,平阳侯夫人的态度一目了然。

  “今日过府是来给姑爷上香的,没想到竟会遇见这样的场面,”杜云萝端着茶盏,道,“我们娘家人在都敢动手,等我们走了,乡君还要吃多少亏呀?”

  照辈分,杜云萝是晚辈,依爵位,她一样是侯夫人。

  平阳侯夫人咬了咬牙,暗暗骂晋环愚蠢。

  晋尚是因外室死的,可穆连诚插手妹妹夫妻的事情,原本也不占理,平阳侯府死了一个人,定远侯府这才好说话些。

  要不然,晋尚被外室毒死了,穆连慧吵闹着要慈宁宫里评理,平阳侯府也只能受着。

  现在好了,这一巴掌下去,定远侯府的气焰就上来了,往后,这家里谁还能压得住穆连慧?

  穆连慧有个伤病,传扬出去,天知道今日看了这出戏的夫人奶奶们会怎么想。

  平阳侯夫人越想越生气,恨不能再把晋环抓回来,劈头盖脑训斥一顿。

  清了清嗓子,绷着脸皮,平阳侯夫人说了几句断不会为难穆连慧的话,又说了娘家人可以经常过府来看望寡居的乡君,这事儿才算收场。(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