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忌讳

第五百二十五章 忌讳

  穆连潇回府时,天已经黑透了。

  他夜视好,也没打灯笼,穿过垂花门,一路往韶熙园去。

  刚刚能窥到韶熙园一角时,就见里头灯火通明,穆连潇不禁弯了唇角,他的云萝,正在等着他。

  杜云萝正歪在榻子上翻书,听见院子里动静,她把书册随意一放,趿着鞋子迎了出去。

  撩开帘子,迎面而来的人身上,带着些许酒气。

  杜云萝本能地皱了皱眉头。

  穆连潇瞧在眼里,凑过来想逗她。

  杜云萝跺了跺脚,退来两步,嗔道:“快去洗洗。”

  穆连潇朗声笑着去了净室,等梳洗干净了出来,玉竹正在摆桌。

  “厨房里热了些粥,我让她们取来了。”杜云萝道。

  热乎的鸡丝粥,一碟酱瓜片儿,一碟醉枣,一碟刚出笼放凉的米糕。

  “夜里光吃酒了,肚子空荡荡的,”穆连潇在桌边坐下,自然拖住了杜云萝的手,“你饿不饿?陪我用些。”

  杜云萝依言坐下。

  晓得穆连潇回来定要添些宵夜,杜云萝晚饭用的就不多,特特留着肚子。

  她喜欢陪着穆连潇吃东西,无论是府中的各式大菜,还是清淡的宵夜,亦或者是在山峪关时简单的饭菜,和穆连潇一道吃,总是什么都觉得香,什么都好吃。

  这样的体验,饶是一日三餐加上宵夜,杜云萝都不嫌多。

  米糕清香,杜云萝撕着小块往嘴里送,见穆连潇看向她,她又撕了一块递到他的唇边。

  穆连潇张口接了,失笑道:“这是第三块了?我是要跟你说,当心不克化。”

  杜云萝一怔,眨了眨眼睛看着那碟少了一半的米糕,嘟囔着道:“才不会。”

  话是这么说的,但也没有再拿了。

  “我今天跟大嫂去了慈宁宫,皇太后跟我讲起来,圣上要管叶大公子的婚事。”杜云萝支着腮帮子道。

  穆连潇的神色不见意外,道:“黄大将军和黄纭回京,今日在御书房里,黄大将军没少夸毓之。山峪关战事休了,上两个月,我就琢磨着圣上怕是想让毓之回京来。”

  “景国公府又做了什么惹圣上不高兴的事儿了?”杜云萝问出了心中疑惑,不管圣上再怎么看好叶毓之,也没有不问问国公府,直接就管人家庶子婚事的道理。

  穆连潇一怔,复又抬眸看向杜云萝,眼中全是笑意:“当真是瞒不过你。我是听陈公公说的,月初时国舅爷生辰,景国公府犯了忌讳。”

  六月初四,是皇后娘娘嫡亲的兄长生辰。

  历朝历代,都忌讳外戚强盛,因此皇后的娘家孙家富贵荣华,祖辈、父辈早就退下了高位,子孙们就算出仕,也不居要职,与京中的权贵世家保持不远不近的关系,定远侯府在那日也是随了礼的。

  依着旧例,只是随礼,却没有人过府去,毕竟,定远侯府是要掌兵的。

  而景国公府这一回,不仅仅是添了大礼,世子爷更是亲自前往贺寿。

  伸手不打笑脸人,又是来贺喜的,孙家也没有把人往外头赶的道理,请世子爷入宴,等第二日,这事体就禀到了皇后娘娘那儿。

  景国公府求的是嫡女叶瑾之的婚事,想要把女儿嫁进孙家。

  圣上为此在椒房殿里发了一通脾气,皇后娘娘劝了许久才稳住。

  依圣上的话说,这满京城谁不知道景国公府里乌烟瘴气的,嫡庶、新旧,在别家里干干净净、明明白白的事体,到了他们府里,就生出这么多事体来。

  把嫡长女嫁进孙家,老公爷夫妇想的不就是给嫡长子的承爵添个援助嘛,只不过,老公爷还在,世子爷也年轻,再过个几十年,谁知道又会生出些什么变故。

  他们一家子要闹只管闹去,竟然想把皇后的娘家也拖下水,真真是可恶至极。

  杜云萝听得目瞪口呆。

  京中权贵纷纷扰扰的,可谁也不敢去招惹的就是皇太后的娘家柏家,和皇后的娘家孙家。

  景国公想拖孙家下水,难怪圣上要发怒了。

  嫡庶之争,在京中世家里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只是为了一个体面,不会闹得跟景国公府这般卸磨杀驴,吃相难看,为了打压庶子,连蒙荫出仕的路子都要给绝了。

  若叶毓之是个庸才,圣上知道了指不定就算了,偏偏是个能当用的,爱才的圣上就不高兴了。

  再说了,圣上的左膀右臂之中,最受信任的是诚王爷李源,皇太后与皇太妃感情又极好,不管嫡庶,兄弟们互相扶持,这是圣上喜欢看到的场面,又有慈宁宫这样的“表率”在,景国公府逆水而行,这就叫圣上嫌弃了。

  杜云萝回想前世,景国公府是风风光光传到了嫡长子手中的,也没有惹来宫里的不满,究其原因,前世景国公世子续娶的并非原配的妹妹,老公爷夫妇对安冉的婚事也算照顾,没有像今生一样,一脚把安冉踹开,又对叶毓之下狠手。

  今生,原配夫人过世时,景国公老夫人当众为难安冉,险些害得孩子小产,恩荣伯夫人去慈宁宫里哭,才是宫中对景国公府不满的开始。

  “叶大公子若回京,圣上会如何安排他?”杜云萝问道。

  穆连潇摇头:“估摸着是安排一个能升迁的差事。他毕竟是庶子,景国公府里再怎么闹腾,也轮不到他,圣上想要用他,就不会让他再去掺合那些,会让他不受国公府的钳制。我猜,不是兵部就是五军都督府,总归是要熬几年。”

  想起那年上元时神色坚毅的叶毓之,杜云萝想,这样的人,只要给他一条出路,他是不会怕多熬几年的,他唯一担忧的,是连路都给他断了。

  翌日一早,杜云萝和穆连潇收拾妥当了,就带着延哥儿回了杜府。

  唐氏新生的姐儿已经取了名字,叫湉姐儿。

  白露烟分光的的,微涟风定翠湉湉。

  从前,姐儿也是叫这个名字,对这个生下来就先天不足的曾孙女,杜公甫希望她能一生平静,莫要起波澜,可姐儿还是在豆蔻年华夭折。

  今生,这个健康的孩子应当能像杜公甫希望的那样,平顺长大。(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