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双喜

第五百二十六章 双喜

  湉姐儿不哭不闹的,显得乖巧极了。

  夏老太太亦格外喜欢她,前头虽有个沁姐儿,但随着长房在岭东,湉姐儿是京城杜府里头一个姐儿,又是这般好看模样,莲福苑里爱不释手。

  唐家也过来添礼,杜云萝对唐家人很有好感,便陪着甄氏与亲家多说了一些话。

  洗三礼后,湉姐儿给留在了莲福苑里。

  杜云萝佯装吃味,与夏老太太道:“祖母有了湉姐儿,这回真就是忘了我了。”

  夏老太太笑骂道:“这是你哥哥的亲闺女,这都要吃味,越活越回去了!我都还没说你有了丈夫就忘了祖母呢!”

  杜云萝怪叫一声,抱着延哥儿就跟着甄氏躲出去,屋里头笑声一片,杜云萝一面走,一面也止不住笑容。

  清晖园里,甄氏搂着延哥儿逗弄,道:“这回也算是双喜临门。”

  杜云萝一怔。

  “是说你父亲,”甄氏抿唇笑着道,“右侍郎谢大人告老,尚书大人和石大人都保举了你父亲,我昨日里听他的意思,差不多就要升官了。”

  从员外郎一举跃到右侍郎,杜怀礼这步子迈得不小。

  前世时,就是为了杜怀礼要升职,杜云荻等了很久的缺儿眼看着要定下来了,这才不得不接了施莲儿入府,免得叫施家人闹起来,都要鸡飞蛋打了。

  如今,算是事事顺心。

  杜云萝莞尔:“那真是极好的事儿,双喜临门。”

  说了杜怀礼,又说在岭东的杜怀让一家和杜云茹一家。

  “老太爷那儿的消息,估摸着有七八成的准,”甄氏压着声音,道,“不是一直传大伯要调任江南吗?大致定了,明年开春调任,岭东知府的位置由元洲接了。”

  杜云萝愕然。

  来年开春,也就是永安二十四年,这和前世是一样的,杜云萝并不意外。

  她惊讶的是,竟然由邵元洲接任了,以邵元洲的资历和年纪,这可是极大的抬举了。

  甄氏看在眼里,道:“听说是元洲机灵,在临谷做得不错,又有大伯指点。”

  母女两人絮絮说了会儿话,眼看着时候不早了,杜云萝又去莲福苑里拜别了夏老太太,逗了姐儿,这才与穆连潇一道回了定远侯府。

  柏节堂里,吴老太君刚刚歇午觉起身,听杜云萝说湉姐儿,她不由笑了起来:“我倒是羡慕亲家老太太,这几年,府上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可真热闹。”

  杜云萝垂眸,道:“祖母,咱们府里也是有姐儿有哥儿的。”

  吴老太君失笑:“倒不是埋怨你们,府里接连服孝,定是要耽搁的,我只是遗憾,除了娢姐儿,哪个都不是在我眼前出生的,这洗三礼,府里也就办了一回。”

  周氏在一旁宽慰道:“等出了孝期,老太君,府里定会热闹起来的。”

  回了韶熙园,锦岚一边做着女红,一边问锦蕊道:“四奶奶的湉姐儿好不好看?活泼吗?”

  锦蕊笑话道:“才三天呢,好看不好看,我是没瞧出来,但你想啊,咱们四爷和四奶奶那模样,生下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不好?”

  锦岚若有所思。

  杜云萝听见了,扑哧就笑了起来。

  湉姐儿的模样,她是最清楚的,粉雕玉琢,跟观音大士身边的龙女一样,人见人爱。

  等穆连潇回来,杜云萝都还在不住念叨着,说湉姐儿那般好看,当真是恨不能天天瞧着护着。

  “你再说下去,你兄嫂都要恼你了,”穆连潇失笑,刮了刮杜云萝的鼻尖,“姐儿夸不得。”

  杜云萝抿唇。

  家里养姑娘,打小就要说她不好看,只有这样反着说,才能长得水灵漂亮。

  杜云萝知道这规矩,可她就是舍不得说那么好看的湉姐儿一句不好。

  穆连潇看在眼里,干脆揽了她的腰身,让她坐在腿上,道:“真这么喜欢姐儿,就自己生一个,每日看着,谁也夺不走。”

  说到生养孩子,杜云萝不由就想起了吴老太君的话,轻咳一声掩饰了些许尴尬,她道:“才不是呢,等养大了,不知道给哪个臭小子给夺走了。”

  穆连潇忍俊不禁,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镜子,里头映着他的半侧容颜。

  “在岳父岳母大人眼中,我也是个臭小子了。”穆连潇道。

  杜云萝埋在他颈窝里,嗤嗤就笑了起来:“知道就好。”

  呼吸喷在了脖颈上,如羽毛轻轻拂过。

  杜云萝身上是好闻的胭脂香露味道,甜而不腻,叫人想一亲芳泽。

  穆连潇这般想了,也就这般做了。

  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她的眼角眉梢,杜云萝怕痒,身子不由自主往后躲,却被穆连潇紧紧箍着,根本躲不开。

  唇齿相触,舌尖掠过齿间,在不知不觉间,浅尝辄止一点点加深,气息被一并略了干净。

  等呼吸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杜云萝已经是衣衫半退。

  她垂眸看着俯在她胸口的穆连潇,用粘得化不开的声音道:“做什么呢……”

  穆连潇头也不抬,含糊着道:“做个臭小子做的事。”

  话虽如此,毕竟未出孝期。

  穆连潇也是思得久了,又说到了孩子的事儿上,这才动了情。

  即便不能如愿以偿,但也聊解相思……

  月末时,天气越发炎热。

  族里送了帖子来,族长老夫妇的长孙的婚期早就定下来,六月二十八亲迎,二十九是族里认亲,等三朝回门之后,再由他父母浒三老爷与桂氏陪着,一道来侯府里认亲。

  杜云萝收了帖子,使人回了话去。

  族中红白喜事,府里该添的银子素来是一分不少的,只因着身份,基本不去露面。

  几位寡居的太太是不参合红事的,吴老太君的身份更是不会亲自过去,往年若是去,也都是练氏出面。

  杜云萝让人去风毓院里说了一声,练氏推说身子不适,因而府中身份得当的,就只剩下蒋玉暖了。

  练氏不出面,蒋玉暖也不会傻乎乎地违背练氏的心意,也推了个干净。

  既如此,侯府里就等着新媳妇过来认亲了。

  六月二十八,锦蕊回前街看望爹娘,回来与杜云萝道,正巧遇见亲迎,还很是热闹。

  杜云萝反着手中书册,略想了一想,道:“让洪金宝家的去传个话,明日里族里认亲,我过去一趟。”(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