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克星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克星

  穆家族中祖宅离定远侯府算不上远。?  ww?w?.?

  透过马车的轻纱帘窗,陌生又带着些许熟悉的胡同一点点映入眼帘。

  前世今生,杜云萝来族中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印象最深的,是前世过继穆令冉的时候。

  五岁的穆令冉离开亲生父母的时候没有哭也没有闹,乖乖地牵着杜云萝的手,在桂氏笑盈盈说话的时候,他就躲在杜云萝的身后。

  就是这样一个乖巧又有一些胆怯的孩子,让杜云萝在接下去的十年间付出了全部心血。

  最终落到那样的结局,是杜云萝不曾想到的。

  马车停在了垂花门外。

  锦蕊扶着杜云萝下车,桂氏带着族中几位年轻的媳妇子一道迎了上来。

  “连潇媳妇,”桂氏堆着笑,道,“你说今日要过来,婶娘可真是喜出望外了。”

  杜云萝微微颔首,她对和桂氏拉家常没有多少兴趣。

  那几个媳妇子与杜云萝平辈,张口没有以嫂子、弟妹相称,只唤夫人。

  认亲安排在了离宗祠不远的花厅里。

  还未走到近前,就能听见里头热闹的说话声。

  杜云萝一迈进去,里头霎时安静了下来,纷纷望了过来。

  除了几位在族中德高望重的唤杜云萝为“连潇媳妇”,余下的皆是称为“夫人”,内敛的依着自己的位置或坐或站,热情的便过来与杜云萝说话。

  杜云萝与族长老夫妇见了礼。

  族长老夫人笑容之中带着几分诧异,虽说是族长一支娶嫡长孙媳,侯府里要来人,练氏与蒋玉暖都合适,偏偏是杜云萝这个侯夫人亲自来了,这叫族长老夫人心里七上八下的。

  老夫人抬眸睨桂氏,桂氏暗暗摇了摇头,这一路走来,她想从杜云萝嘴里打听些什么,却是没问出一个字来。

  昨日夜里,洪金宝家的特特来传话,叫族长老夫人又是喜又是惊。

  桂氏满心欢喜,只当是杜云萝给她的儿媳妇体面,却叫族长老夫人当头泼了冷水。

  就桂氏那张得罪了郡主的嘴,杜云萝会给她儿媳妇做脸?

  这句话说得桂氏面红耳赤,想解释,一时又寻不到理由,半晌才硬着头皮说了句“宰相肚里能撑船”。

  庄珂是亲王郡主,瞧着性子也大气,怎么会跟她因着几句话就翻了脸。

  族长老夫人听了这话,险些要骂儿媳妇脸皮子厚。

  婆媳两人商议了一番,侯府里如今要族中过问的只剩下穆连慧的事情了,桂氏听人说过,晋尚死的当天,穆连慧就冲回侯府来,说往后要如何如何。

  起先觉得这个猜测还有些可能,这会儿见了杜云萝,族长老夫人就晓得她们想错了。

  若真是为了穆连慧,练氏和蒋玉暖就该露面,不该是杜云萝孤身前来。

  族长老夫人眼珠子一转,笑着与杜云萝道:“怎么亲自过来了?”

  桂氏一怔,对族长老夫人的开门见山很是意外。

  杜云萝落了座,含笑道:“我进门也有几年了,族里办喜事,我还不曾来过,今日正巧有这么个机会,便想着来看看。”

  族长老夫人哈哈笑了。

  彼此都知道,这就是句推托之词。

  杜云萝抿了一口茶,她当然不全是心血来潮。

  她来见两个人,一个是桂氏的嫡长媳、等下就要认亲的任氏,一个是前世穆令冉的生母、族中六房的媳妇薛氏。

  任氏还未到,杜云萝只看到了薛氏。

  薛氏比杜云萝年纪小,去年秋天才刚刚进门,她身材较寻常女子壮实些,是老人们眼中好生养的类型。

  薛氏是正月里就有了身孕,这会儿挺着个大肚子,坐在她祖母的身边。

  六房不算体面,事事以族长这一支马首是瞻,能落座的原本只有六房的老太太,薛氏的公爹婆母也只能站着,薛氏是得了肚子里的孩子的福。

  从前,薛氏进门后连生了两个哥儿一个姐儿,颇受六房老太太喜欢。

  永安三十年,薛氏生穆令冉的时候伤了身子,往后就再也不能生了,因而她对穆令冉的感情极其复杂,爱亦爱,恨亦恨。

  穆令冉五岁时,定远侯府要给杜云萝过继一个儿子。

  族长老夫人挑到了穆令冉。

  六房上下从不敢对族中说不,自然是应下。

  薛氏起先也是肯的,把幺儿送去侯府里,便是由寡母养大,吃穿用度、以后的教养,也会跟在六房长大截然不同。

  为了孩子好,也是为了眼不见为净。

  哪知道真的到了过继之后,薛氏舍不得肚子里落下来的这一块肉,又是哭又是闹,折腾了几日,倒是把自己折腾病了。

  这一些事情,杜云萝和穆令冉都是不晓得的,他们知道时,已经是族中流言蜚语不断的时候了。

  薛氏在族长那里大闹了一场,说当初就不该把穆令冉交给杜云萝,说她这些年思念孩子损了身子骨,又说杜云萝心思不正,这是在毁了穆令冉。

  什么话不好听,薛氏说什么。

  一旁是继母,一旁是亲娘,纠结和痛苦包裹住了穆令冉,在他娶妻之后,就越发疏远了杜云萝。

  指腹轻轻擦过茶盏,杜云萝眯着眼睛睨了薛氏一眼。

  她倒是不怪薛氏。

  做了母亲的人,才知爱子之心。

  为了六房,为了孩子,为了自个儿心中的那一道坎,薛氏应下了过继,可真的送走了,那道坎一下子就成了伤。

  什么道理,什么得失,在思念亲儿跟前,都不值得一提。

  薛氏想了十年,忍了十年,那些流言蜚语袭来,换作任何一个母亲,都是不能再忍的。

  如果这都不闹不哭,杜云萝反倒要觉得,薛氏冷血冷情了。

  薛氏只是听信了那些流言罢了,传出那些胡言乱语的人,才是杜云萝厌恶恨极之人。

  那便是桂氏。

  桂氏这颗墙头草,跟在练氏身后,没少生是非。

  不过,桂氏也有克星。

  外头的婆子传着新郎新妇来了。

  杜云萝放下茶盏,看着随着丈夫一道进来的新妇任氏。

  身材窈窕、模样俏丽,即便是多年之后,徐娘半老的任氏依旧美艳。

  这个儿媳,就是桂氏的克星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