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回报

第五百二十八章 回报

  婆媳之争,落到了茶博士们的嘴中,各家的故事都能说足一个下午。

  桂氏和任氏的关系,从来就未好过。

  这会儿还是老夫人掌着族中的各种事体,桂氏管了这一支的中馈,任氏作为新媳妇,低头做小。

  等任氏生养了儿子,又把丈夫拿捏得服服帖帖的,气焰就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

  等到任氏掌家的时候,这两婆媳的战争彻底烧起来了。

  任氏不喜桂氏,只要是桂氏主张的事情,她就能寻出各种反驳的理由来。

  桂氏在背后说杜云萝的闲话,任氏没少帮杜云萝呛声。

  在她掌了族中的时候,那些风言风语都散了,叫任氏晓得胡乱嚼舌根的,都没有好果子吃。

  不管任氏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一点上,杜云萝是感激她的。

  刚过门的任氏还有一些腼腆,见花厅里坐着站着那么些人,她的手不自禁地捏住了丈夫的衣袖,换来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桂氏清了清嗓子,任氏这才松开了手。

  新人上前敬茶认亲。

  族长老夫妇娶嫡长孙媳,笑得合不拢嘴。

  桂氏领着新人到了杜云萝跟前,道:“这是连潇媳妇,算起来应当是你的潇三嫂子吧。”

  任氏微怔,抬起一双凤眼看着杜云萝。

  杜云萝今日穿戴不算张扬,可从用料、做工看,就和普通族中的媳妇子们不同。

  任氏也不是个傻的,在座的还有其他几房的老太爷、老太太,偏偏先到了杜云萝跟前,这身份高低,已经一目了然了。

  她没有着急应声,晶亮的眸子一转,睨向丈夫穆连景。

  穆连景唤的是“夫人”,任氏自是跟着唤了。

  杜云萝让锦蕊添了一整套点翠掐金丝的头面,东西一拿出来,就让其他人眼红不已。

  任氏亦是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桂氏看得心惊肉跳的,不由自主地去看族长老夫人。

  礼轻了,拿不出来手来,礼重了,让她们受礼的心慌。

  莫不是要给她们体面?

  可杜云萝又不求族中什么事儿。

  看着欣喜的任氏,桂氏不禁抿了抿唇。

  她每次讨好杜云萝,杜云萝都爱理不理的,却给她的儿媳妇添重礼……

  桂氏斜斜看着任氏,她就没看出来,这个媳妇哪里能入得了杜云萝的眼。

  桂氏又带着他们媳妇给其他长辈问安。

  任氏的心还在那套头面上,连桂氏说话都没有全听清楚。

  桂氏扯了扯嘴角,道:“你这孩子,怎么都不唤人呀,这规矩可不能乱了。”

  语气之中透着几分责怪,让任氏一下子就有些懵了。

  “老夫人,”杜云萝偏过头与族长老夫人道,“我想起我认亲的时候了,我当时也认不过来呢,还是浒三婶娘和气,说新媳妇进门都是如此,她那时候也记不住,还是老夫人您体谅呢。”

  族长老夫人笑了三声,瞪了桂氏一眼。

  桂氏叫杜云萝挑了刺,更加相信族长老夫人的话了,杜云萝今日过来,不会是给他们体面,起码不是给桂氏体面。

  如此一想,桂氏呼吸一顿,脸上笑容不变,眼中厉色闪过。

  任氏认完了亲,族中设宴。

  杜云萝站起身来,与老夫人道:“我就不用饭了。”

  族长老夫人开口留了留,见杜云萝的确是要走,便让桂氏送她。

  任氏上前来,又给杜云萝施礼,谢了她的认亲礼。

  杜云萝笑了:“今日不给你,等你回门后来侯府里认亲时,也要给的。

  弟妹肤色白皙,模样又俏丽,那套头面给了你,不会埋没了东西。

  我先回去了,过几日在府里等你过来。”

  任氏越发受宠若惊,连连应声。

  桂氏送了杜云萝出去,试探着道:“连景媳妇倒是和你投缘呢。”

  “瞧着挺舒服的。”杜云萝不咸不淡道。

  桂氏被“舒服”两字一哽,干巴巴笑了笑,她算是晓得了,在杜云萝眼中,她就是不舒服的那一种人。

  马车上,锦蕊笑着问杜云萝:“夫人喜欢景二奶奶?”

  杜云萝摇头:“算不上喜欢。”

  “那您还送大礼?”锦蕊不解。

  那套头面,在杜云萝的箱笼里,不算是最好的东西,但给族中添礼,分量实在不算轻。

  杜云萝莞尔,却没有回答锦蕊的问题。

  她给任氏添大礼,不过是一种“回报”,无论是为了什么目的,任氏在前生总算让杜云萝在半百之年后,她的生活里,那些流言慢慢消失了。

  至于她突然看重任氏,会不会让任氏和桂氏的婆媳关系恶化得更快一些,杜云萝没有去细想。

  反正,有她还是没她,那两婆媳都会一生势同水火。

  等任氏三朝回门之后,便随着桂氏到侯府里认亲。

  吴老太君晓得杜云萝去过族中了,笑着问道:“连景的媳妇如何?”

  “瞧着倒是好模样。”杜云萝答道。

  等桂氏和穆连景夫妻到了,众人一看,果真是个好模样。

  周氏便笑着夸了几句。

  桂氏脸上带着笑,心里恨恨。

  这儿媳妇是族长老夫人挑的,桂氏这两日越看越不喜欢,尤其是那模样,一看就是勾人的,长此以往下去,还不勾得穆连景有了媳妇忘了娘!

  儿媳还是莫要挑好模样的。

  这种话,桂氏只能在心里说一说,当着侯府众人的面,她是不敢出口的。

  不说杜云萝那娇俏样子,周氏做姑娘的时候,满京城的贵女,哪个比得过她?

  连族长老夫人都在背地里念叨,要不是周氏与穆元策青梅竹马,周家的大门早就让求亲的给踏破了。

  桂氏若在这里说任氏模样长短,就是在说吴老太君和周氏了。

  任氏低着头,笑容浅浅,几分羞涩,几分乖巧。

  杜云萝睨着她,这会儿的乖巧会在不久之后变成了让桂氏想都想不到的强势和犀利。

  敬茶,添礼。

  府中众人给的都是中规中矩的,任氏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倒是桂氏又忍不住多想了一番,杜云萝到底为什么要给任氏大礼,仅仅是因为舒服?

  那日是杜云萝头一次见任氏,哪里晓得任氏到底什么模样,还是说,她准备了两份礼物,舒服给好的,不舒服给不好的?

  这个猜测,连桂氏自个儿都不信。

  她咬着后槽牙,心想,杜云萝待族长老夫人和任氏客气,偏偏不给她脸面,这般对比之下,若是叫族里人看出了端倪,岂不是成了她在侯府里不受欢迎的证据了吗?(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