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榆木

第五百三十四章 榆木

  屋子里静悄悄的。

  箬竹跪在地上,身子不由自主地冒着冷汗,她的双手撑在地上,手掌握拳,指甲在掌心掐出了月牙印子,微微发痛。

  来时,她根本顾不上细想了,真的细细分析下去,她哪有勇气到杜云萝跟前说三道四。

  可如今一股脑儿说出来了,却没有换来杜云萝半点回应。

  没有气愤,没有急切,没有责骂。

  箬竹说的所有的话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湖面,噗通一声就沉了下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让箬竹不安极了。

  她甚至想着,若是夫人发怒了,她心里反倒是舒坦些。

  比这样无声无息地跪着舒坦些。

  箬竹嘴唇嗫嗫,还想说些什么,话还未出口,就叫西洋钟的声音给打断了。

  她的心倏然一紧,抬眸去看那西洋钟,好不容易才又积聚起来的勇气再一次散得一干二净。

  杜云萝淡淡睨着她,抬声唤了锦蕊进来:“把人拖出去处置了。”

  锦蕊一怔,见箬竹亦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杜云萝,她垂下头来应了,转身去叫马婆子和沈婆子进来。

  箬竹如被雷劈了一样,一直没有回过神来,直到两个婆子架住了她的左右双臂,要将她拖出去时,箬竹才醒悟过来,用力挣扎。

  “为什么?”箬竹一面挣着,一面红着眼睛问杜云萝,“为什么?就因为我说对了?”

  杜云萝嗤笑,对两位妈妈摆了摆手。

  两人把箬竹甩在了地上。

  “为什么?”杜云萝目光冰冷,“我是主子,你是家生子,我要处置你,还需要缘由?我便是让人打死你,你爹娘难道还敢进府来跟我哭?我想要你的命,轻而易举。同样的,我若要紫竹的命,打死了就行了,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

  箬竹面色廖白。

  她突然就想起了那日偷听到的锦灵和李家大娘的对话。

  锦灵说过,若是府里的谁想要紫竹的性命,难道还要半夜三更的进了紫竹夫妇两人的屋子里,把紫竹拖出来丢下井里去不成?

  箬竹当时听了也没放在心里,现在被杜云萝一说,一下子又通透了不少。

  她瘫坐在地上,身子抖成了筛子,目光游离。

  杜云萝示意两位婆子先出去,与箬竹道:“榆木脑袋,比起紫竹,你可差得远了。府里规矩乱不得,回头就让李家的来领你回去。”

  箬竹猛得要跳起来,肩膀撞到了桌脚,痛得她龇牙咧嘴,吸着气,道:“夫人要赶奴婢出府,也给奴婢一句实话,大姐她究竟……”

  “你不是想吓唬红芙吗?”杜云萝打断了箬竹的话。

  箬竹的眸子沉沉。

  “想知道紫竹是怎么死的?”杜云萝走到箬竹跟前,垂头看她,“你要是真想知道,就去问锦灵,就说是我让她说给你听的。”

  杜云萝说完,转身进了内室。

  锦蕊知会了沈婆子,让她去柳树胡同里带个口信,叫李家大娘进府里来领人。

  再转进屋里时,箬竹还失魂落魄地坐在东次间的地上。

  “出去跪着,夫人屋里,原本就不是你该进来的。”锦蕊白了箬竹一眼,进了里头寻杜云萝。

  杜云萝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绿色的芭蕉。

  锦蕊上前,柔声道:“夫人,该用饭了。”

  见杜云萝没有回应,锦蕊又道:“夫人别为了一个愚的伤了自个儿身子。”

  杜云萝转过身来,神色平静:“你别乱想,就是个不懂事的小丫鬟,我还不至于跟她别扭。”

  两世为人,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若事事放在心上,要去细细计较分辨,这日子过起来就没劲了。

  她会添几分沉思,不是因为箬竹的胡言乱语,还是有那么一瞬,她在箬竹身上看到了她曾经的影子。

  前世,受了杜云瑛和杜云诺几句闲话挑拨,就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顾地冲进了莲福苑里,与杜公甫和夏老太太胡言乱语,到头来,自己什么好处也没落下,还惹了是非。

  榆木脑袋,她曾经也是。

  锦蕊扶着杜云萝出来的时候,箬竹已经不在屋里了。

  玉竹进来摆桌布菜。

  锦蕊退出去时,在院子中间瞧见了跪在那里的箬竹,她暗暗摇了摇头。

  所谓的府中辛密,哪里是这么容易打听出来的。

  箬竹所听说的所有事情,不过是杜云萝想要让她知道的而已。

  杜云萝要通过箬竹把事情摊到柏节堂里,既然是用了她,多少也会给她一些甜头,只是锦蕊也没料到,这箬竹竟然不知分寸到这个地步。

  亏得主子不喜打打骂骂,要不然,就箬竹说的那些话,挨一顿板子都是轻的。

  李家大娘得了信,很快便来府里带人。

  她是进不得内院的,管人事的婆子把箬竹带到了前头院子里,交给了李家大娘。

  李家大娘听沈婆子说,箬竹是冲撞了夫人,这叫她心惊肉跳的,此刻见箬竹只是精神不妥,并无皮肉伤,这才双手合十念了声“主子仁厚”。

  她拖着箬竹回了柳树胡同,这才沉声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你一意孤行要进府里去,这才多久,就从府里被赶了回来?

  冲撞了夫人?莫非是为了大姐儿的事情,你去夫人跟前说混话了?”

  箬竹失魂落魄的,被李家大娘追着问了,双肩颤颤,哇得哭了出来。

  她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李家大娘,听得李家大娘浑身直冒汗,穆连喻和穆元婧的腌臜事情,让李家大娘几乎要昏过去了。

  “你这个疯丫头!”李家大娘捶着箬竹道,“这种事也是你能打听的?要是往外头说一个字,命都要没了。”

  “所以大姐才没命了?”箬竹歪着头问道。

  李家大娘气得浑身哆嗦:“真要为了这个,你大姐在三年前就该没命了!还有你,你在夫人跟前说胡话,当场打死你,你能如何?”

  箬竹抓着李家大娘的手,道:“夫人说,想知道大姐儿的死,就去问云栖嫂,就说是夫人的意思,让她告诉我们实话。”

  “呸!”李家大娘啐了一口,“这个时候还不死心?”

  “我已经被赶出来了,还不明不白的,岂不是西瓜、芝麻都丢了?”箬竹蹭得站起身来,“夫人要真想要我的命,我刚才就死了,既然不会打死我,我就去问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