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有份

第五百三十五章 有份

  李家大娘又是气又是急。

  箬竹趁着李家大娘不注意,飞一样地往外头跑,李家大娘急着追上去,却不及小丫头片子灵活,眼看着她出了家门,转身往云栖家去了。

  李家大娘捶胸顿足,赶紧跟了上去。

  云栖家的院门开着,段氏扶着锦灵沿着院子走动,母女两人笑盈盈说着话。

  锦灵的肚子隆起,她还有差不多两个月生产,这些日子,已经觉得这肚子沉甸甸的,连双腿都有些肿了。

  见箬竹冲进来,锦灵诧异地看着她,道:“你今儿个不当差吗?”

  箬竹喘着气,道:“我被夫人赶出府了,夫人说,想知道大姐的事情,就让我来问嫂子。”

  锦灵不由瞪大了眼睛:“赶出府了?”

  箬竹刚要说话,李家大娘追了进来,拖着箬竹就要走:“你跟我回去!云栖媳妇,别理这臭丫头!”

  “我不回去,夫人都说了,让嫂子跟我们说实话,我做什么不听?”箬竹挣扎着道。

  李家大娘身形健硕,手上也有力气,拖一个箬竹是不在话下的,可毕竟是亲生的女儿,她下不去重手,箬竹又挣得厉害,她险些就脱手了。

  段氏见她们母女闹得厉害,低声询问锦灵。

  锦灵深吸了一口气,道:“夫人怎么跟你说的?”

  箬竹知道锦灵不信她,把锦蕊冷言冷语交代过她的话给搬了出来:“锦蕊姑娘说的,夫人要花开富贵的花样。”

  “进来吧。”锦灵转身往屋里走。

  当初她从紫竹嘴里问来了真话,进府时拿“送花开富贵的花样”诓过人,箬竹能说出这一茬来,可见是得了吩咐的。

  李家大娘怔了怔,手上没留意,叫箬竹给甩开了。

  锦灵在床边坐下,见箬竹和李家大娘相继进来,她淡淡道:“真想知道?”

  箬竹连连点头。

  李家大娘面色犹豫,紫竹的死是她的心病,她怎么会不想知道真相?

  前回没有从锦灵嘴里问出来,她便死了心,没想到箬竹闹到了最后,竟然成了这样的局面。

  事已至此,李家大娘也壮着胆子,等着锦灵开口。

  “紫竹是自己跳井的,”锦灵话一出口,就见箬竹一副全然不信的样子,她冷笑道,“不信?三年前的清明,韶熙园里死了个苍术,这事情你知道吗?”

  箬竹应道:“知道,说是失足死在水井里。”

  “失足?”锦灵叹了一口气,“她是叫紫竹推下去的。”

  “胡说!”箬竹惊叫。

  声音尖锐,睡着午觉的哥儿一下子被吵醒了,咧着嘴就要哭。

  锦灵赶紧哄了哄,让段氏领着哥儿出去了。

  “你以为那只金镯子是怎么来了?是夹在四爷的衣服里,紫竹收拾东西的时候偷的。”锦灵紧紧盯着箬竹,道,“你把镯子带出去,招了眼了,胡同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是紫竹爬了床,这话让苍术知道了,想讹些银子。

  那些传言,只能在胡同里传一传,真要落到府里去,紫竹能有活路?

  她没有银子给苍术,也不敢让苍术到处嚷嚷,就把苍术推到了井里。

  自个儿回去想想吧,是不是那个清明之后,紫竹就急着想出府嫁人了?是不是自打那之后,她精神不对了?

  她出嫁前,我到李家看她,我跟她说了,只要跟我说实话,夫人留她性命。

  夫人没有食言,紫竹害死苍术的事儿,除了夫人身边几个贴身的,谁也不知道。

  可紫竹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害了人性命,根本不是想忘就能忘的。

  她死前,我最后一次见她,她跟我说,当年所有相关的人,苍术死了,安娘子死了,姑太太死了,连四爷也没了,也该轮到她了。

  她是被自己给压死的。

  现在你们知道了吧?

  想把紫竹的死因嚷嚷开吗?”

  箬竹踉跄几句,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她摇着头,木然道:“我不信,我不信大姐害了人性命!”

  “事情我都解释了,听得进去,听不进去,那是你的事儿。”锦灵不再理会箬竹,抬眸看向李家大娘,“把箬竹带回去吧,之后要怎么做,她糊涂,大娘总不是糊涂人吧?”

  李家大娘打了个寒颤,她当然知道。

  从心眼里,她不想接受紫竹杀人的事情,可锦灵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根本不像是骗她的。

  再回想起那些日子紫竹的状况,李家大娘多多少少有点儿相信了。

  杀人偿命,紫竹害了苍术,自己死了,根本无处说理去。

  真要往外头张扬,有一个杀人的女儿,他们一家也要被人指指点点,她都这个岁数了,被人骂就骂了,可还有箬竹,还有儿子。

  箬竹是肯定会被退婚的,儿子以后也说不到亲事。

  再者,苍术家里知道了真相,肯定也咽不下这口气,就算紫竹死了,人家也要上门来大吵大闹的。

  一想到这些,李家大娘就狠下决心,这些真相,一个字都不能往外吐露。

  “云栖媳妇,事情轻重,我还是分得清的,”李家大娘讪讪笑了笑,又去劝箬竹,“你快点跟我回去,不要再胡搅蛮缠了。”

  箬竹的身子摇摇晃晃,目光涣散:“大姐真的害了人了?”

  “是。”锦灵道。

  “我……”箬竹的眼泪簌簌落下来,她蹲在了地上,抱着膝盖,“我不信,我不听,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种事情,大姐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

  锦灵嗤笑一声:“不是我要告诉你,是你非要弄明白,你娘拦着你,不让你追问,你宁肯自己定了亲事也要入府去,今日里惹了夫人不快,还要来问我真话。

  你记着,我们谁也没想让你知道,是你自己想知道的。

  紫竹有不对的地方,她偷了镯子,她害了人,但她没有推卸过责任,她一直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才被负罪感压垮了。

  而你呢?

  你不要忘了,当年是你为了跟莺儿比高下,偷偷翻出了金镯子戴了出去,这才有了后头的事情。

  真要算起来,紫竹的死,你也有份,别把错处推给别人。”(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