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参考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参考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锦灵的话像一桶冰水,从脑门上浇了下来。

  箬竹没有稳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目光呆滞。

  李家大娘看在眼里,又是心疼又是恨,恨箬竹如此糊涂。

  伸手把箬竹从地上拖了起来,李家大娘匆匆与锦灵告别,架着箬竹回去了。

  段氏见那两母女走了,这才领着哥儿进来,柔声问锦灵:“没事儿吧?”

  “不妨事的,”锦灵揉了揉沉甸甸的肚子,道,“夫人既然敢告诉她们,就是知道她们一个字都不敢说出去,只要走漏了一点风声,不用夫人说什么,苍术家里就不会让她们过舒坦日子了。”

  段氏闻言,叹息着摇了摇头:“听你说,紫竹是一时鬼迷心窍,还算晓事,这个妹妹,却不是一个开窍的。”

  箬竹被李家大娘拖回了屋里,耳提面命了一番,不许她在胡乱兴事了。

  可箬竹完全心不在焉,李家大娘说了一通,也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只能无奈作罢。

  定远侯府里,箬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司花的小丫鬟,就这么出府了,也没多少人在意。

  朱嬷嬷倒是听闻了一些,可想到练氏昨晚上的状况,又把这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她伺候练氏这么多年了,深知练氏性格脾气。

  朱嬷嬷见过练氏欢笑,也见过她被气得喘不过气来,亦有伤心欲绝的时候,可跟昨日那样,整个人像是三魂七魄尽失的模样,朱嬷嬷从未见过。

  原来,伤透了心之后,是不会哭也不会闹的。

  这样的认知让朱嬷嬷心里发憷,更不愿意为了箬竹再给练氏添是非。

  此刻,不做不错,多做,在穆元谋眼中,就一定多错。

  未免练氏知道了之后又生出旁的心思来,朱嬷嬷干脆闭紧了嘴巴。

  中元节之后,做道场的僧人们离开了侯府。

  夜巡的婆子们再也没遇见过不干不净的东西,便商量着减了人手,一切又跟平时一样了。

  七月末时,叶毓之回到了京城。

  杜云萝是听穆连潇提起来的,虽然前回在慈宁宫里,杜云萝就意识到了叶毓之要回京,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快。

  “你见到叶大公子了?”杜云萝歪在穆连潇怀里,揉着眼睛问道。

  穆连潇一手箍着杜云萝的腰,一手勾着她的发梢,道:“今日在御书房里遇见了,圣上给他安排了差事,让他去中军都督府任都事。”

  杜云萝闻言一怔。

  中军都督府,这和穆连潇事前猜测的相符。

  看着是个从七品的都事,可在京城这个高品级的官宦聚集的地方,实在是有些低了。

  可叶毓之走的仕途,与寻常蒙荫不同,只要脚踏实地的,圣上又器重他,他能一步一步往上爬。

  更要紧的是京中那些眼睛毒、鼻子灵的官宦人家,圣上此举,就能让他们明白,宫里对叶毓之的态度了。

  中军都督府的左右都督年纪都不算小了,再过几年也要退了,真正做实事的是都督同知与佥事。

  应稽是都督府的经历,他的父亲是应佥事,叶毓之去了中军都督府,等于是在应佥事的手下做事了。

  叶毓之出身景国公府,廖姨娘只是妾室,按说,叶毓之的外祖家应当是小公爷的两位夫人的娘家,可圣上却让叶毓之去应佥事手下,这其中的意思就很明白了。

  世袭罔替的景国公府只是闲散公府,手上不掌实权,圣上要抬举叶毓之,也仅仅是抬举他这个人,与景国公府无关。

  朝中关系,本就有彼此制衡,圣上不会让景国公府这样的闲散步入实权勋贵之列。

  叶毓之要往上爬,就要跟景国公府相对保持一些距离。

  应稽娶的是杜云诺,从廖姨娘的关系算起,叶毓之就是杜云诺的表兄。

  圣上此举,是把叶毓之从景国公府的关系圈子里拉出来。

  “这还真是顺了廖姨娘的心愿了,”杜云萝叹道,“她今生想要得诰命,靠不了男人,就靠儿子了。”

  穆连潇失笑。

  杜云萝抿唇,为了子嗣、为了爵位,景国公府里也有各种乌七八糟的事情,可却不像定远侯府这样,刀刀带血。

  叶毓之脱离了景国公府的掌控,老公爷夫妇定是咬牙切齿的,但对于小公爷的填房夫人来说,再没有叶毓之挡在前头,在自个儿儿子长大成人之前,她有的烦心了。

  “也不知道慈宁宫里会给叶大公子挑个什么样的媳妇……”杜云萝道。

  穆连潇垂眸看着杜云萝,问道:“云萝,你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

  “我?”杜云萝惊讶。

  穆连潇忍俊不禁,捏了捏杜云萝的鼻尖:“皇太后特特与你说的,她总不会就是寻你发发牢骚吧。”

  杜云萝一时语塞,琢磨着那日皇太后的语气,苦恼道:“皇太后便是想让我替她参考参考,我也着实没有合适的人选。

  这京中的贵女们,我能把名字和模样对上的也没有几个,更别说是性情了。

  再说了,真要是贵女,哪家肯嫁给叶大公子?

  虽然圣上想让他慢慢远离景国公府,可他又没有被逐出族,依旧是景国公府的人。”

  “话是如此说,”穆连潇按了按眉心,“可圣上既然有了这样的心思,底下人多少也会见风使舵。毓之要说亲,比之前总算是容易了许多。”

  想着这是皇太后的意思,杜云萝不敢怠慢了,拉着穆连潇说了许久,直到倦意袭来,这才沉沉睡了。

  隔了两日,杜云萝给宫里递了帖子,收缀妥当后,进宫给皇太后、皇太妃请安。

  慈宁宫里,皇太后和皇太妃在下棋。

  观棋不语,杜云萝只静静坐在一旁看着。

  皇太妃中盘认负,连连摆手:“我还是棋艺不精。”

  “哀家看你是心不在焉,”皇太后哈哈大笑,让人收拾了棋盘,这才与杜云萝道,“今日天热,你要来,也该选个凉快的日子。”

  杜云萝浅笑:“这才七月末呢,离凉快还有一两个月,我听说叶大公子回京了,想着皇太后还在替他琢磨婚事……”

  皇太后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眼底全是笑意:“是啊,哀家和太妃两人没少琢磨,思前想后的,这才想了几个人,你既然来了,就帮哀家看看,哪个合适。”

  茗姑姑机灵,取了册子过来,道:“夫人,这是列的名册。”

  杜云萝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

  上头列了六七个名字,她看着都颇为眼生,唯有一个,让她的心倏然一紧。

  黄大将军的女儿黄婕。

  杜云萝微微抬起头,窥了皇太后一眼,心中有数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