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四十章 眼识

第五百四十章 眼识

  食盒里装的就是杜云萝前回尝过的几样,都是今日里新鲜做的,放凉之后送过来,正好适口。

  穆连漪道:“潇三嫂子夸过好吃,想来也能合康大嫂子和黄姑娘的口味。”

  口味这东西,仁者见仁,杜云萝喜欢的,别人未必喜欢。

  穆连漪说话“随性”过了头,当着黄婕的面,杜云萝也不至于去挑族中的小姑子的错处,只是淡淡笑了笑。

  “黄姑娘,”杜云萝点着桂花粥道,“我爱吃甜口的,不晓得你吃不吃得惯,倒是这道粥,不会太甜,你可以试试。”

  黄婕摇了摇头:“我也吃甜的。”

  杜云萝笑了起来。

  等丫鬟们把食盒里的点心一一摆出来,刚刚还在追着潆姐儿跑的延哥儿一下子转过身来,迈着小腿儿扑到了杜云萝怀里。

  “馋鬼!”杜云萝一把将延哥儿抱了起来,接过彭娘子递过来的帕子,仔细给儿子擦了手,这才舀了一勺桂花粥喂他。

  延哥儿有了好吃的,潆姐儿和洄哥儿也忍不住了,瞪着大眼睛要吃。

  庄珂好笑地给了潆姐儿一块桂花糕,让她在一旁捧着吃,又去照看洄哥儿。

  “虽说有奶娘丫鬟们,但孩子还是自己照顾起来最有意思。”庄珂咯咯直笑。

  不说细心,不说周全,只是有意思。

  做母亲的总是享受着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的快乐。

  黄婕记得,她的母亲也是这么说过的,从牙牙学语到提笔胡乱涂抹,每一点变化都让人欣喜。

  黄婕喜欢让母亲欣喜,所以母亲希望她做的,她都会去做好。

  母亲希望她穿的,即便她自己觉得别扭,觉得不适合她,不好看,她也还是会穿。

  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也能体会到这样的心境。

  黄婕尝了一口桂花粥,粥放凉了之后,入口清香绵软,桂花的香气包裹了米香,微微的甜。

  她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金桂,橙黄一片。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黄婕轻轻喃道。

  杜云萝微怔。

  这是李清照笔下的桂花,后头半首黄婕没有念。

  梅定妒,菊应羞。画阑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为桂花鸣不平,却也在抒发自己的不平。

  杜云萝看向黄婕,见她低垂着眼,长睫颤颤,唇角微抿,杜云萝转着眸子,不禁弯了眼睛。

  黄婕果真还是与她记忆里的一样,可要说“附庸风雅”,黄婕是比不过邵家的那位表姑娘李八娘的。

  况且,在杜云萝眼中,黄婕从来都远比那一位不知所谓的李八娘可爱的多。

  穆连漪送了点心过来,便在亭中坐下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杜云萝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开口赶人,就见另一头,穆连潇和穆连康引着黄纭和叶毓之过来。

  庄珂对此心知肚明,倒是黄婕,不解极了。

  杜云萝低声与她道:“走在最前头的是我们侯爷。”

  “我认得的,前回随哥哥上街时正巧遇见,哥哥与侯爷说话,我在马车里看见过他模样。”黄婕解释道。

  “个头最高的那个是我大伯,剩下那一个,是叶大公子。”杜云萝道。

  定远侯府请他们,黄婕对穆连潇和穆连康的出现并不意外,她只是狐疑地看了叶毓之一眼。

  黄大将军欣赏叶毓之,在家里都没少夸赞过这个只身奔赴山峪关的年轻人,黄纭时不时也会应上两句,黄婕对叶毓之的名字也算是如雷贯耳。

  庄珂笑着与黄婕道:“我们夫妻两个能寻回亲人,全靠了叶大公子。”

  黄婕了然地点了点头,既然请的都是山峪关时的同僚,那叶毓之会来,倒也是情理之中。

  “叶大公子?”穆连漪奇道,“莫非是景国公府的大公子?”

  “是啊。”杜云萝淡淡应了一声。

  穆连漪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和气愤,板着脸道:“点心给嫂嫂们送来了,我就先回去了,若还有什么吩咐,嫂嫂只管与下人们说。”

  话音一落,穆连漪蹭得站起身来,匆匆就走了。

  杜云萝和庄珂看着莫名其妙地穆连漪,自不会开口留她。

  穆连漪走得极快,没多久就到了桂氏跟前。

  桂氏诧异极了:“不是让你多留一会儿吗?怎么这就回来了?”

  “您知道还有一位客人是谁吗?”穆连漪憋着嘴,哼道,“景国公府的那个庶长子!”

  桂氏瞠目结舌,连连摇头:“不是吧?那是国公府的眼中钉,连潇也真是,请这种人来做什么!”

  “可不是!”穆连漪气呼呼道,“您以为您不说,我就不知道您的心思吗?不就是想今日来个贵客,让我去人家跟前露脸,许是有机缘。您可差点坑死我了,亏得我走得快!下回这种事儿,您可千万别找我了,我丢不起这个人!不行,我要去跟祖母说。”

  一听要去族长老夫人那里告状,桂氏急了,赶紧拖住了穆连漪:“我的祖宗!别去老夫人跟前添乱了!我这不是根本不清楚来的是谁嘛!你是我亲生的,我还能坑你不成?他们宴客是他们的事儿,咱们不去掺合了。

  哎呦,那一位瞧着是国公府出身,可国公府里恨不能没这个子嗣呀!跟他扯上关系,呵呵,也就是连潇自恃有爵位,不怕景国公府里出闲话,我们这样的,还是躲得远远的吧。”

  母女两人一张嘴就说到了兴头上,你一言我一语说着那景国公府的闲话。

  任氏从窗外经过,听见里头动静,又问了情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这个婆母,可真够没眼识的,难怪平素里都是墙头草,因为她根本就不会看人。

  素茹园里,两厢见了礼。

  叶毓之给庄珂和杜云萝问了安,目光落在黄婕身上,唤了一声“黄姑娘”。

  没有探究,没有轻视,没有诧异,很平和,很规矩。

  黄婕松了一口气,不管对方是谁,不管是男是女,她毕竟还是闺中女子,被别人笑话亦或是瞩目她的身形,她一样会觉得不好受的。

  叶毓之的这一眼,黄婕并没有感受到不喜和压力,看来,能让父亲和兄长经常夸赞的人,果真不是讨厌的人。(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