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合适

第五百四十二章 合适

  卡个全勤,内容等下替换,书友们莫急。

  见了礼之后,穆连潇引着客人往另一侧而去。

  丫鬟们上了桂花酒并一些爽口小菜。

  穆连潇往杜云萝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那丫鬟道:“夫人她们桌上摆着的似乎不是这些?”

  丫鬟抿唇笑了:“夫人那儿不饮酒,上的是些甜点心,前回浒三太太送去侯府里,夫人还夸好吃呢。”

  杜云萝偏爱甜口,穆连潇是知道的,闻言不由笑了起来,道:“好吃?那也送些过来让我们尝尝。”

  没多久,丫鬟便提着食盒过来了。

  桂花糕、糖桂花圆子、桂花粥,不仅清香怡人,看着也叫人喜欢。

  穆连潇从前吃得并不甜,娶了杜云萝之后,她下午要用甜羹点心,穆连潇也没少跟着吃,渐渐也就习惯了。

  庄珂是什么口味都吃,只是两个孩子少不了甜味,屋里常备着点心。

  穆连康指着那桂花糕道:“晶莹剔透的,里面的桂花碎瞧着也好看,潆姐儿肯定喜欢。”

  “我刚才似是看见潆姐儿捧着咬呢。”穆连潇笑了起来。

  当了父亲的男人,口味随着孩子们来。

  叶毓之不由失笑,低声与抿着桂花酒的黄纭道:“你吃甜的吗?”

  黄纭摇着头苦笑:“不得不吃。”

  几人都听见了,疑惑地看着他。

  黄纭清了清嗓子,道:“常年领兵在外,哪里吃得上这些细巧东西,回京之后,母亲就说要补回来,不只我,连父亲都逃不掉。”

  想到那个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黄大将军用各式小巧点心,几人都忍俊不禁。

  黄纭爽利惯了,也不怕别人笑话,执着酒盏与穆连康碰了碰,偏过头问叶毓之:“那你呢?”

  “我?”叶毓之一怔,复又笑了,笑容温和,如春风拂面,“以前常吃,安冉喜欢这些,等她嫁了,我就不吃了。”

  安冉得宠的时候,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中馈又是廖姨娘掌着,安冉一开口,就都有了。

  等安冉嫁出去了,廖姨娘虽然还没有交出庶务,可也无心再捣鼓那些了。

  叶毓之本就是陪着安冉用的,自不会再特特提起来。

  事关景国公府里的那些事情,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叶毓之早就明白了自身处境,也不会为此自哀自怨,随口把话题带回到那三个孩子身上:“看着比在山峪关的时候长大了不少。”

  这个岁数的孩子,正是长得快的时候,别说是隔了半年多了,每一个月都会有变化。

  延哥儿离开山峪关时,连走路都是只走几步就扑倒了,现在已经能摇摇晃晃地跑步了。

  想到儿子的变化,穆连潇神采飞扬,恨不能把延哥儿抱过来,让这几人好好看看。

  黄纭叫穆连潇的眉飞色舞逗笑了,道:“果真当了爹的都是一个样,前阵子我家二妹带着孩子回娘家来,妹夫肯不能把孩子所有会的能做的都让我们看一遍,我二妹脸都黑了。”

  穆连康捶了黄纭一把:“那你呢?还不娶亲?”

  黄纭摸了摸鼻尖,眼中闪过一丝忧郁,干巴巴笑了笑:“还有毓之呢,我们两个难兄难弟。”

  “别瞎说,”穆连潇摇头道,“宫里在琢磨毓之婚事呢。”

  叶毓之见话题又转回到他身上,不由愣怔。

  他现在这样的状况,婚事哪里是这么好说的,好端端再牵扯一个姑娘进景国公府里,这不是害了人家嘛。

  黄纭若有所思,看了一眼亭子里的黄婕,手肘顶了顶叶毓之的胳膊:“我家阿婕如何?”

  叶毓之诧异极了。

  他如今的处境尴尬,黄纭知道得一清二楚,叶毓之也熟知黄纭的性格,他不是一个会拿自个儿妹妹的人生大事胡乱开玩笑的人。

  黄纭这时候提起来了,大抵是真心有此一问。

  想到这两年黄大将军和黄纭对他的照顾,想到他们在此时此刻这般“抬举”他,叶毓之的心里暖暖的。

  他抬眸顺着黄纭的目光看见黄婕。

  黄婕低着头在拼桂花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

  叶毓之看了两眼,浅浅笑了。

  他对黄婕是有好感的,因为她姓黄,只是,这种好感仅仅只是友善,远远未到那种境界,叶毓之也不会拿那种目光去看友人的妹妹。

  也许,多有些来往,他会更了解黄婕,可他总觉得,现在不是那样的时候。

  “你舍得让令妹掺合景国公府里的事情?”叶毓之问道。

  黄纭托着腮帮子,一时语塞。

  叶毓之端起酒盏,杯中映出他晶亮的眸子,笑意之中带了几分无奈。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道:“毓之,宫里既然想让你完婚,总要有个人选的。”

  这话说了半截,叶毓之不是傻子,一下子就听懂了,也明白了今日为何要来素茹园里赏桂了。

  他抬起眸子,又落在了黄婕身上。

  他的眼神不差,这么点儿距离,能清楚地看清黄婕的眉目。

  那边不晓得在说些什么,黄婕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唇角微扬,笑容含着矜持,手指拽着手中锦帕,又像是有些紧张,等庄珂抚掌笑了,黄婕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唇角扬得又高了一些。

  比起大方的庄珂和娇俏的杜云萝,黄婕的表情变化没有那么多,可若是静下心来看,倒也能明白她的一颦一笑是什么意思。

  叶毓之收回视线,低声问黄纭:“是你的意思?还是黄大将军的意思?”

  黄纭轻咳一声,斟酌着道:“是宫里的意思,不过,毓之,我和父亲都看重你这个人。”

  叶毓之笑了笑。

  亭子里,庄珂在说着绿洲上的事情,正说到有一回,沙狐突然冲进了绿洲,而马贼在首领的带领下出去了,整个绿洲里,多是老弱妇孺,和几个功夫极其一般的年轻人。

  庄珂说故事声情并茂,听得黄婕的心提得高高的,直到听到他们化险为夷,赶走了沙狐,顺便来猎了几头拿狐狸皮做了毡帽时,黄婕才放心下来,长长松了一口气。

  “比书上看来的故事还要有趣。”黄婕笑着道。

  庄珂咯咯直笑:“你爱听就好,我身边那几个都已经被我说得听腻了,听的人不得劲,我说的也不得劲。”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