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单纯

第五百四十三章 单纯

  冥顽不灵、品性恶劣,这两个词和黄婕与叶毓之都沾不上关系。

  可即便如此,黄婕心中依旧空荡荡的。

  她知道自己的性子、模样都不讨喜,就算她往后一门心思要去和叶毓之好好处,她都寻不到一个门道。

  黄婕眼中的夫妻相处,就只有她的父母和她已经成家的姐姐们,相处方式无一例外,全是女方掌了主导权。

  姐姐们自小性格外向,用母亲的话说,她们甚至有些泼辣,夫家敢怠慢她们一分,她们就绝对不姑息。

  母亲从小念书习字,做事不像姐姐们那般直来直去的,可在家中说话就是一是一、二是二。

  许是父亲常年领兵在外,而母亲又留守京中打理庶务的关系,黄大将军对这位夫人几乎也是言听计从,不驳了她的面子。

  们那样的。

  见黄婕思绪沉沉,眉头紧蹙,杜云萝柔声问她:“在想什么?”

  “我要怎么办?”黄婕把心中所思喃喃了出来,话音一出口,她自己就是一怔,双手捂住了红唇,讪讪摇了摇头,半晌,又道,“我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让别人满意我。”

  杜云萝轻笑,目光温和:“你是怕在景国公府里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么和叶大公子相处?”

  贝齿轻咬下唇,黄婕点了点头。

  景国公府里的事情,杜云萝反倒是不担心的。

  就算黄婕没跟她母亲学了持家掌中馈也不要紧,那景国公府的庶务反正不会落到她头上来,小国公爷的新夫人肯定是牢牢握在手中,哪里会叫这个庶子媳妇沾到边。

  黄婕要打理的,只有她和叶毓之的事情,黄婕是个熟手,自然方便,若是生手,有廖姨娘明里暗里帮着指点调\教,黄婕又不是个愚的,肯定能学会。

  如今叶毓之谋个官位,虽说是个从七品,但前途光明,又在应家眼皮子底下,景国公府里再想打压,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黄婕性子软,但这亲事是宫里定下的,叶毓之只要在圣上跟前有体面,老公爷夫妇再是糊涂,最多言语上刺激黄婕几句,绝不敢过分了。

  况且,老公爷夫妇与小公爷原配留下来的嫡出子女、新夫人,以及渐渐想要疏远国公府的叶毓之,三方彼此制衡,远比两方能稳固。

  杜云萝把这一些道理细细讲给黄婕听。

  黄婕起先有点儿不好意思,可见杜云萝说得真挚,又事事为她考量,便听得格外认真。

  杜云萝说完之后,端起茶盏饮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目光若有似无往穆连潇他们那边瞟了一眼。

  “至于和叶大公子相处,”杜云萝声音压得极低,莞尔道,“我只知道他这人极好,到底喜欢什么样性情的女子,我猜不出来。

  只是,两个人既然绑在一块了,你会试着和他处,他也一定如此。

  你别想太多,满意什么,不满意什么,直接告诉他,喜欢他,就更要说了。”

  黄婕面红耳赤,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反倒是一旁的庄珂,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你没少和三叔讲吧?”

  杜云萝脸皮比黄婕厚多了,听了庄珂的话,脸上发烫归发烫,笑容却不减:“那又如何?”

  见杜云萝坦荡,黄婕总算没那般坐立难安了,记得这两位今日的提点,她小声道:“夫人和郡主说的话,我会仔细琢磨的。”

  有了这句话,杜云萝也安心不少,起码,黄婕并不排斥这种婚事。

  思及此处,杜云萝暗暗叹息,黄婕这人心思细腻归细腻,但也是个很单纯的人,她没有复杂的想法。

  这样也好,单纯一些,虽然不能圆滑应付景国公府里所有的勾心斗角,但也不会格外计较,以至于把自己也变成了景国公府里那几个时时刻刻都在谋算得失的人。

  这边说得热闹,不时有笑声,而穆连潇那里的酒壶又添了两回。

  桂花酒香是香,入口绵软,但不醉人,几人又是酒量极好之人,这桂花酒在他们跟前,根本不算酒了。

  不过,今日赴宴来,并不是要不醉不归的。

  说过了宫里的意思,话题自然而然转到了朝廷的诸多事情上。

  待散场时,杜云萝让厨房里又备了些桂花糕给黄婕带回去。

  黄婕上了马车,行到大门外,透过轻纱帘窗,看见黄纭正与其他人告别。

  她的目光落在了叶毓之身上。

  阳光下,一身青衣的叶毓之眉目如星,透着几分京中世家公子的温润气质,他站得很直,唇角抿着,从黄婕的角度看过去,似是带着笑容一般。

  黄婕在打量叶毓之,而叶毓之仿若浑然不觉,大大方方与穆连潇说着话。

  见此,黄婕大着胆子又多看了两眼,而后,轻轻咬住了下唇。

  分明那四人都是习武之人,都上过战场,可叶毓之在其中,就显得与黄纭和穆家兄弟并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叶毓之肤色白,也许是别的黄婕都参不透的缘由。

  那四人说完了话,黄纭从小厮手中接过了马绳,翻身跃上。

  车把式跟着黄纭挥了挥鞭子,马车从叶毓之身边经过。

  一直把视线落在他处的叶毓之漫不经心地转了过来,视线略过帘窗。

  隔着轻纱,按说叶毓之是看不清里头的黄婕的,可那么一瞬,黄婕觉得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她慌忙低下了头,整个人呆住了一样。

  等马车出了胡同,耳边听到街上百姓们热闹的声音,黄婕才慢慢回过神来。

  直到此刻,她才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很重,很快。

  她还不知道能不能和那个人好好相处,但在这一刻,已然明了,她不得不与叶毓之处下去。

  就算今日的初见,他们只打了个照面而已。

  黄婕长长叹了一口气,歪歪靠在了引枕上。

  素茹园里,丫鬟婆子们收拾着东西。

  客人走了,杜云萝没打算在这里多待,便和庄珂一道,带着孩子们回了侯府里。(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