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心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上心

  黄婕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在将军府下了马车,她犹豫着看向黄纭,捏着帕子问道:“哥哥为何不提前与我说?”

  黄纭微微一怔,他晓得黄婕一定会纠结这个问题,但往日里,黄婕更多的是自己闷着心里想,直截了当地问出来,反倒叫黄纭有些惊讶。

  面上略尴尬,黄纭却没有顾左右而言他:“我要是先说了,指不定你就不想去了。”

  闻言,黄婕睁大了眼睛,想说那是杜云萝下的帖子,她岂会不给人家面子,说不去就不去了。

  话到了嘴边,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她若真的知道,也许,是真的就不想去了呢……

  黄婕回到了房里,才刚换了身干净衣衫,黄夫人就笑盈盈进来了。

  “玩得如何?桂花好看吗?”黄夫人拉着黄婕的手,关切极了。

  “桂花糕很好吃,夫人还让我带了一些回来。”黄婕柔声道。

  黄夫人喜笑颜开。

  她一直希望黄婕能接触一些书香人家的姑娘,学一学她们的温柔和才情,只可惜事与愿违,别说是书香人家了,将门的姑娘都不愿与黄婕多往来。

  黄夫人气过怨过,在她眼中,自家的女儿当然是样样好的,可这份坏人缘,她也操透了心。

  如今总算有人愿意与黄婕好好相处,黄夫人这一整日就盼着黄婕能在宴席上过得舒心。

  “那敢情好,”黄夫人抚掌笑道,“一会儿也给你父亲尝一尝味道。”

  黄婕垂眸应了一声。

  黄夫人见她并没有兴致高昂地说赴宴的事情,不由担忧道:“是不是……”

  是不是又叫人怠慢了。

  黄婕晓得黄夫人的意思,连连摆手:“不是的,夫人和郡主都很和气,与我说了不少话。只是……”

  见女儿顿了顿,黄夫人以目光鼓励她继续往下说。

  深吸了一口气,黄婕道:“今日景国公府的叶大公子也来了,我听夫人的意思,宫里已经定下了要把我嫁给他,而父亲和哥哥是知情的。”

  黄夫人目瞪口呆。

  她正****为女儿的人生大事发愁,黄大将军回府之后,黄夫人也没少与他商量,却是半点进展也没有。

  却不想,在她全然不知的时候,黄婕的婚事已经要敲定了。

  黄夫人心中腾起一股气来,当着黄婕的面,到底是压住了,叹道:“叶大公子这个人,你父亲和哥哥没少夸他,我听着是觉得人品不错,可景国公府里头……

  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不用我仔细说,你也是听说过的,你要是嫁去那种人家,我真是……

  哎……”

  黄夫人忧心忡忡说了一通,见黄婕蹙眉,她话锋一转,问道:“你自个儿是怎么想的?侯夫人和郡主又是怎么跟你说的?”

  对着黄夫人,黄婕就算是磕磕绊绊的,还是把杜云萝和庄珂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黄夫人一面听,一面琢磨着黄婕的语气,心底里透亮,黄婕是叫杜云萝他们说动了七八分了。

  见此,黄夫人也不与黄婕争论,这桩婚事成还是不成,原本也不是黄婕说了算的。

  黄夫人拍着女儿的手,道:“我听明白了,这事情我与你父亲商量商量,我也听听他的想法。”

  黄婕贝齿轻咬下唇,点了点头。

  黄夫人安慰了黄婕一番,起身就去寻黄大将军。

  离开了黄婕的视线,黄夫人压在胸中的火气就冒了上来,加快了脚步,到了黄大将军的书房里。

  黄大将军出身寒门,靠着自己一步步爬上来,在军中识字念书,他为人好强,不愿意被人说是泥腿子,写的字跟鸡爪子扒出来一样,因而这些年得了空,就会在书房里临帖练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一手字总算是小有所成,写折子的时候,连圣上都会夸赞几句他的进步。

  黄夫人推开门进去。

  黄大将军见她沉着一张脸,忙问:“怎么了?”

  黄夫人轻轻哼了一声:“阿婕的婚事,我一直叫你上些心,你倒是真上心了,我还被蒙在鼓里呢,你就给定下了。”

  “这不是……”黄大将军心虚了。

  他的原配过世得早,续娶的这位填房夫人年纪比他小了不少。

  虽然年少,但掌家管事是一把好手,黄大将军领兵在外,黄夫人就在京中打理庶务,不仅养育了黄婕,连原配留下来的几个孩子,都不曾懈怠过。

  黄大将军打仗雷厉风行,面对妻子时,总有些气短,干咳了一声:“那日进宫,圣上与我提了一句,我总不能直接说不答应吧。怎么,现在已经定下了?这么快呀,我原还当圣上是一时心血来潮呢。”

  黄夫人斜斜嗔了黄大将军一眼:“又胡说八道了吧?”

  黄大将军赔笑。

  “我不是嫌弃叶大公子,你和阿纭都说好的人,品行断断是不会差的,”黄夫人在榻子上坐下,斟酌着用词,道,“我只是担心阿婕,景国公府里那个状况,不是我们阿婕能应付的,我怕她吃亏。”

  可怜天下父母心,黄夫人怎么会不替黄婕多考量。

  黄大将军心中也有数,在黄夫人身边坐下,道:“你说的,我也想过。

  只是夫人啊,你迟迟没有提阿婕选定亲事,其中缘由,你自个儿是最清楚的。

  阿婕这性子,不提景国公府,嫁去别的人家,尤其是你希望的书香传家的官宦世家,她能不能吃得消?

  面对长辈、妯娌,她能应付得好吗?”

  黄夫人呼吸一窒,心头隐隐发痛,知女莫若娘,黄婕的性子,她是最清楚的。

  小时候明明在教养上费劲了心思,可黄婕的性格还是和大家闺秀有了偏差,等黄夫人察觉到了的时候,想拧过来都不知道怎么拧了。

  这一路就耽搁到了现在。

  说亲时,黄夫人没少发愁,世家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她是真怕黄婕搞不定。

  “叫你这么说,难道还是景国公府好一些?”黄夫人问道。

  黄大将军咧嘴笑了:“这婚事是宫里定下来的,景国公府要拿捏阿婕,也要多掂量掂量。”

  这句话,黄婕刚刚也说过,只是黄夫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黄大将军沉声道:“其实,景国公府到底怎么想,根本不重要。”(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