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得意

第五百四十八章 得意

  锦蕊静静听着,这些话薛四家的不是头一次说了。

  道理自是这个道理,但薛四家的意思其实更直白。

  锦蕊在杜云萝身边当差,手里的银子不会缺,婆家不敢拿捏她,她的银子就能补贴娘家。

  “我晓得的。”锦蕊应了一声。

  闻言,薛四家的也不多说了,正好处理完了肉,又要朝那鱼下手,便道:“我去杀鱼了,你躲开些,免得沾了一身鱼腥味。”

  薛四家的做事风风火火,收拾了东西,就端着盆子绕过锦蕊去了水井边。

  锦蕊原地站了会儿,抬手按了按眉心。

  薛四家的有薛四家的考量,锦蕊又何尝不是?

  从前她就跟锦灵说过,她们这种大丫鬟,往后的出路就是这么几条,不为自己多琢磨琢磨,这以后的日子,说不定就要遭罪了。

  薛四家的希望锦蕊能留在杜云萝身边,锦蕊也是这般想的。

  她喜欢把银子捏在手里,自己嚼用也好,补贴给薛四家的也罢,或者悄悄给薛瓶儿塞一些,都由她做主。

  要是哪一日,被人钳制住了手脚,锦蕊自己也不舒坦了。

  这么一想,自然是留府里为好。

  不过,锦蕊是真的不着急,杜云萝都没急着把几个大丫鬟配出去,她才不会心急火燎地要嫁人。

  今天的鱼、肉都是锦蕊买回来的,薛四家的心情大好,做起菜来也格外得劲,甚至大方地多用了点油,做了红烧肉,又用煎鱼的油炸了点儿花生米,蒸了一笼热腾腾的馒头。

  等薛四回来,看了一桌子菜,狐疑地看了薛四家的一眼。

  薛宝憨憨笑了起来:“都是大姐买回来的,还给我买了只烧鸡。”

  薛四家的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脑袋:“赶紧上桌吃饭。”

  薛宝胃口好,大半只烧鸡下肚,还吃了两大个沾着肉汁的馒头。

  薛四家的给薛四倒了一碗酒,道:“想要吃香的喝辣的,还要靠我们蕊姐儿,靠你?靠不住。”

  做了十几年夫妻了,薛四泥面人一样的性子,婆娘说什么他都不恼,啄了一口酒,吃上一筷子鱼肉,笑盈盈道:“整条前街哪个不晓得蕊姐儿好?我回来时,在街口就听见别人议论,说蕊姐儿又大包小包回来的。”

  薛四家的得意洋洋,她晓得那些人议论什么,准有人酸不溜丢的。

  别人越酸,薛四家的越得意。

  有本事,她们也生个能干的姑娘出来。

  薛四家的给锦蕊夹了一块红烧肉,笑得眼睛都要眯成了缝。

  “蕊姐儿难得回来,瓶儿又快要嫁人了,一家五口人一道吃饭,还不晓得能吃几顿了……”薛四叹道。

  薛四家的白了他一眼:“吃了酒就爱说些有的没的,你赶紧吃吧。”

  在薛家用了午饭,锦蕊这才起身回府里去。

  薛四家的送她到了前街口,道:“我之前跟你说的事儿,你可别不放在心上。

  真论起来,你的年纪也不算小了,只因着在夫人跟前当差,才不怕说不到亲。

  你是机灵人,跟着夫人还去过那么远的地方,眼界比娘强多了,你自己多掌掌眼,别稀里糊涂的,夫人想给你配个好的,你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哎,对了!

  要找个稍稍殷实一些的,聘礼一定要比瓶儿多,不然左邻右舍瞧着,还不笑死了?”

  锦蕊眨巴眨巴眼睛,道:“聘礼多,嫁妆也陪得多哩。”

  “别糊弄我!”薛四家的作势在锦蕊的腰上拍了拍,“夫人还会少了你的嫁妆?从前拿这话诓我,这回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锦蕊笑着说了几句好话,薛四家的这才满意了,催着锦蕊早早回府里去。

  刚迈进韶熙园里,就见红芙守在正房外头。

  锦蕊问她:“夫人歇午觉了吗?”

  红芙低声道:“洪家妈妈在里头跟夫人说话。”

  锦蕊了然,撩了帘子进去。

  杜云萝听见动静,晓得是锦蕊回来了,便赶紧唤了她进了西次间里。

  洪金宝家的含笑坐在罗汉床旁的杌子上。

  “正在说芭蕉的事情,”杜云萝与锦蕊道,“祖母点了人手了,要把柏节堂里的二等青松提进屋里。”

  芭蕉前些日子就和吴老太君提了提,她和前院回事处的小卓管事的婚事是早就定下来的,本来开春前想和吴老太君说婚期,却没想到,叫穆连喻的事情耽搁了。

  连翘与杜云萝说过,芭蕉最多拖到秋天,肯定是要嫁人的。

  杜云萝防着练氏往吴老太君屋里塞自己人,哪知道吴老太君亲自选了人手。

  既然是老太君做主的,杜云萝也不能说三道四,便让洪金宝家的去打听了青松的底细。

  依洪金宝家的的说法,青松的叔父婶娘是陆氏的陪房,她七八岁的时候老子娘没了,就跟着叔婶过日子。

  陆氏看她眉目端正,就让她进府里做事,先在大厨房里打下手,后来又被挑进了柏节堂里,从三等爬成了二等。

  既然是陆氏那里的人,杜云萝安心不少。

  二房这些日子很规矩,要不是杜云萝两世为人,谁都不知道平静的二房之中,会是那般的波涛汹涌。

  与洪金宝家的商议了些府中事体,杜云萝便问起了锦蕊:“家中如何?瓶儿的婚期是来年开春吧?”

  锦蕊颔首道:“请人算了日子,定了三月初六,奴婢回去时,正赶着绣活呢。”

  杜云萝颔首,又问:“她嫁人了,你可有打算?”

  闻言,锦蕊微微一怔,但很快就回过头来,连连摆手:“奴婢没想过呢,夫人答应过奴婢的,会等奴婢自己看对眼。”

  “答应了你的,还会骗你?”杜云萝忍俊不禁,“你看看你,急成这样,怕叫我赶出去呀?”

  锦蕊歪着脑袋,抿着唇道:“怕被赶出去。”

  薛家的事情,杜云萝多少也晓得,见锦蕊不似说笑,她也收敛了笑容,道:“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我过得好,锦灵过得好,我也盼着你过得好。这事儿总归不急,慢慢看着。”

  锦蕊心中一暖,捂嘴笑了:“夫人真是和皇太后娘娘想到一块去了,就盼着配出来的一对对都和睦,难怪娘娘要让夫人来当红娘。”

  杜云萝想想也是,笑弯了眼,道:“你提醒我了,我给黄姑娘写封信,不晓得她想得如何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