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新官

第四百五十一章 新官

  老公爷夫人多用了几杯酒,嘴里就开始抱怨起了廖姨娘。

  “平日里生龙活虎的,逢年过节就生病,知道的是她拿乔不来露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国公府又怎么克扣她了!”老公爷夫人憋着嘴,道,“以前那些年不是挺精神的吗?现在倒是急转直下了。”

  老公爷斜斜扫了老公爷夫人一眼,却依旧没止住她的嘴,只能连连咳嗽两声,才让老公爷夫人涨红了脸,气呼呼地不说话了。

  叶毓之对这些话素来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若是句句与他们计较,不仅对自己无益,反而会让廖姨娘的立场更为难。

  反正,老公爷夫人对廖姨娘的挑剔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怎么样都能说出一堆来。

  新夫人面含微笑,心中却在骂着老公爷夫人。

  廖姨娘现在不管是过年还是平日,根本闭门不出,到底是病歪歪地躺着,还是生龙活虎的,这府里哪个知道了?

  拿乔?

  一个失势的姨娘又什么乔好拿的?

  掌家的时候要顶着一口气,现在,换了哪个不闭门谢客?

  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不管府里是对廖姨娘客气,还是苛刻,在外人眼里,早就已经有了定论,改不了了的。

  嫁人后的这两年历练,让新夫人的心境也成熟了不少,不像是新官上任的时候,一定要风风火火的,在接管中馈的时候摔了几个跟斗,叫京城里多少世家夫人看了笑话,又是哑巴吃黄连,什么苦都不敢说了。

  没错,她就是个新官,在老公爷夫妇和小公爷眼中,她是比廖姨娘高一级的替代品,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替她姐姐留下来的一双儿女铺路的。

  廖姨娘失了用处,就被这家人一脚踢开,这让新夫人慢慢明白了自个儿的处境。

  一旦把控不住局面,让姐姐留下来的嫡子顺顺利利的,那她迟早也是要被卸磨杀驴的下场。

  就算她是填房,不比廖姨娘好打发,但也就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

  新夫人绝不想自身落到那种地步去。

  看了一眼由奶娘抱着在一旁吃着鸡蛋羹的幼子,新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锐利光芒。

  她的儿子实在太小了,要等他能够独当一面,还要经过漫漫的岁月。

  这期间,她能替儿子做的,就是不让姐姐留下来的嫡子叶熙之扶摇直上。

  既然廖姨娘不肯出来做挡箭牌……

  新夫人悄悄打量叶毓之……

  那就唯有让叶毓之顶在前头了。

  叶毓之的婚事,断不能让老公爷夫人如愿。

  真的娶个上不了台面、门不当户不对的姑娘回来,叶毓之在老公爷夫妇眼中失去了威胁,那新夫人的利用价值也就失了大半了,不仅如此,她肯定又会叫京中其他夫人们笑话。

  如此不划算的买卖,新夫人不肯做,反正,就算给叶毓之娶个好的,他也越不过嫡庶有别。

  新夫人正琢磨着叶毓之的婚事,老公爷夫人就把话题往这上头引。

  老公爷夫人吃多了酒,便是让老公爷瞪了两眼,才安静了一会儿,嘴巴就又闲不住了:“毓之年纪不小了,再不把亲事定下,往后要怎么办?

  京中与毓之岁数合适的姑娘,还剩下几个没说亲的?再拖上两年,难道要娶个年幼不经事的回来?”

  此话一出,老公爷和小公爷还没反应,新夫人的脸一下子就拉长了。

  她是填房,比小公爷小了一轮,嫁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六七岁,与叶毓之、安冉的年纪相仿,正是老公爷夫人说的“年幼不经事”。

  老公爷夫人要贬低叶毓之,却把新夫人都骂在了里头,这让她心中有气又发作不得。

  老公爷夫人犹自说着:“单单就一个毓之也就算了,底下还有熙之和瑾之,熙之是嫡长子,说亲本就要看了再看,叫毓之耽搁了,这可怎么是好?小关氏,你是他们的姨母、又是继母,你该替你死去的姐姐多费点心。”

  新夫人小关氏咬紧了后槽牙,气得几乎仰倒。

  她的姐姐大关氏就是个药罐子,即便当年小关氏还小,也记得父母的无奈和痛心,说大关氏这辈子就是等死了。

  可谁也不知道大关氏是用了什么方子,竟然叫她活着生下了这一双儿女,但她替儿女所作的也就仅仅是把他们生下来,连抱一抱都没什么力气。

  费心?费了哪门子心!

  叶熙之是嫡长子,老公爷夫人瞪着眼珠子要找个门户相当的名门贵女。

  这可真真是痴人说梦!

  京城里的世家夫人又不是晕了头了,怎么会把女儿嫁给叶熙之?

  看着是要承爵的嫡长子,可景国公府已经失了宫中的喜爱,别人又要观望小关氏这个填房……

  小关氏睨了老公爷夫人一眼,也就是这两夫妻,把廖姨娘当猴子耍了十余年,以为现在局势大定了呢。

  心里骂归骂,小关氏面上依旧春风和煦,道:“母亲您知道我的,我是姨母、又是继母,可我的年纪其实跟他们差不多,很多事情都不够明白呢。

  娶妻嫁女,结两姓之好,这等要紧事,我也该多琢磨琢磨的。

  熙之是儿子,不比瑾之是个姑娘,姑娘家还是要早些定下来的好。”

  这话老公爷夫人听着还算耳顺,点了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我们瑾之可不能被怠慢了。”

  叶瑾之脸上微红,眼睛却是晶亮之中透着几分得意。

  小关氏看在眼中,笑了起来:“再过些时日,各家夫人们大抵要赏菊热闹热闹了,瑾之,过两****再让人给你做两身新衣裳,打套新头面,你跟着我和母亲一道去。”

  叶瑾之喜笑颜开:“姨母,月初时外祖母不是使人送了块兰花蝴蝶的蜀锦缎子来吗?我喜欢那个。”

  即便小关氏已经成了填房,成了叶瑾之、叶熙之的继母,可两人依旧唤她为姨母。

  老公爷夫妇和小公爷都不纠正,小关氏便随着他们去,闻言她笑着道:“瑾之喜欢?那就用那匹料子。”

  “如此甚好。”老公爷夫人点头。

  小关氏又道:“正好趁着这个工夫,我也再帮毓之打听打听。”

  叶瑾之欢喜之余,又白了叶毓之一眼。

  无论是叶毓之还是安冉,这两兄妹,在叶瑾之眼里,实在是多余的。(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