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出息

第五百五十二章 出息

  下一页

  老公爷夫人絮絮说了一通,把一旁的老公爷听得头晕脑胀,就干脆散席,让人送了老公爷夫人回屋里,自个儿哼着小曲去园子里赏月。

  前后院之间的垂花门还没有落钥,叶毓之便去看望廖姨娘。

  廖姨娘歪在榻子上,临窗看着外头圆月,见叶毓之来了,她浅浅笑了起来。

  “姨娘身子还好?”叶毓之低声问她,“夜里吃了什么?”

  廖姨娘握着叶毓之的手,道:“我还是老样子,现在不用操心那些事体,心情愉悦些,这日子过起来也轻松,夜里厨房里送了不少菜来,我一人吃不完,叫底下人一道分了。”

  如今是小关氏掌家,吃穿用度上,她从不会克扣廖姨娘的。

  反正是公中的银子,又不是她陪嫁的私房钱,要是死死扣着不放,传出去只言片语,真的会叫人笑话死。

  笑她没本事,手段低,只能靠这点儿泥腿子村妇们用的法子折腾人。

  廖姨娘深深看着叶毓之。

  在山峪关磨练了几年,叶毓之的气质比从前更加稳重踏实,却也没有少了京中子弟的贵气。

  皎洁月光映衬得他愈发得温润,唇角浅淡笑容叫廖姨娘的笑意不由加深。

  她的这个儿子,真的是投入了她十多年的心血。

  这十多年,就算是被景国公府给骗得团团转,对于这个儿子,廖姨娘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也就是因为满意,廖姨娘此刻又不得不替他揪心。

  “我听说,席面上又说到你的亲事了?”廖姨娘压低了声音,问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廖姨娘是交出了中馈,但府中的事情,她依旧有她的消息渠道。

  叶毓之对此也不意外,颔首道:“是。”

  廖姨娘心疼极了,老公爷夫人顶在前头,饶是小关氏要名声,给叶毓之寻个不错的,都能叫老公爷夫人驳回来。

  那个老虔婆,简直可恶可恨!

  让叶毓之娶个不好的,廖姨娘也不能甘心。

  虽然廖姨娘嘴上不说,但叶毓之心里明白,晓得姨娘是关心他,他的心里暖暖的,仿若是之前席面上用的酒在这一刻才抵达了肺腑。

  “姨娘,”叶毓之附耳过去,“我的亲事,宫里已经有了安排,姨娘莫要担心了。”

  廖姨娘闻言一怔,圣上不仅仅让叶毓之进了中军都督府,连亲事也要一并操办了?

  “谁家姑娘?”廖姨娘颤声问道。

  叶毓之的脑海里划过与杜云萝和庄珂说笑的黄婕的身影,眉宇一舒,道:“黄大将军的幺女,闺名黄婕。”

  廖姨娘瞪大了眼睛。

  她从前与各家夫人奶奶们往来,黄婕这个名字,廖姨娘是听过的。

  性子不够大气,武家出身却似书香姑娘教养,以至于东不成西不就的。

  不过,那都是传言,廖姨娘起起伏伏了这几年,最明白传言往往夸大其词,当年安冉也没少受流言之苦。

  再者,安冉当初得宠时,京中多少贵女围在她左右?

  那些人嘴里说过,杜云诺是没见识的庶女,上不得台面,不似安冉,眼识好,又受喜;杜云萝娇气任性,不合群,很难相处,而事实上,在安冉跌落云端之后,还与安冉往来的,也只有杜家这两姐妹了。

  一是看在了廖氏的面子上,二是人家根本不受这些流言所困。

  有了前车之鉴,廖姨娘对黄婕并没有一味的低看。

  话又说回来,不管黄婕如何,她是黄大将军的女儿,若不是黄大将军对叶毓之的提携和照顾,叶毓之如何能寻到破局的机会?

  整个京城里,在这个当口上,非亲非故的,愿意拉叶毓之一把的人极少,每一个都值得廖姨娘感激涕零。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黄婕又没缺胳膊断腿,这还去挑剔人家,那她廖姨娘未免太不识抬举了。

  至于黄婕的性子……

  玉不磨不成器,打磨打磨,定能有长足的进步。

  况且,若无宫中插手,真让老公爷夫人和小关氏去折腾叶毓之的婚事。

  门第、模样、品行……

  一样样的,足够那两人你来我往,折腾个两三年,都不会寻出更合适的来了。

  思及此处,廖姨娘悬着的心又落了大半。

  宫里定下来的亲事,老公爷夫人再不满意,有本事就去慈宁宫里和皇太后置喙吧。

  叶毓之在中军都督府里有应家指点关照,又得了实权的外家,圣上如此安排,可见是对叶毓之极其喜欢。

  往后,老公爷夫妇要打压叶毓之,也不能像之前一样,把他的路全部封堵住了。

  她的儿子,自是会有出息的。

  廖姨娘安慰极了,笑容莞尔:“这么说,毓之就快要娶媳妇了?这可真是好事。你好好的,安冉好好的,我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不仅仅是放心,她已经能够预见,当婚事定下来的时候,老公爷夫人那几乎要咬人一样的神色。

  两人又说了几句,廖姨娘见时间不早了,就催着叶毓之回前院去,免得错过了落钥时间。

  叶毓之与廖姨娘告别,不疾不徐往前头去。

  月光清亮,不用点灯笼都能看清楚,叶毓之穿过抄手游廊,行至半途,遇到了赏月回来的叶瑾之。

  游廊就这么宽,叶瑾之往那儿一挡,后头又跟着丫鬟婆子,叶毓之就过不去了。

  叶毓之淡淡看向叶瑾之。

  叶瑾之嗤笑道:“大哥夜里不提灯笼,我都没瞧见你。

  我听说边关生活疾苦,大哥从军几年,连点灯笼的习惯都没有了,哎,也没办法,穷乡僻壤的地方,与京中的规矩就是不同的。

  不过,大哥既然回了京城,还是要守一守京中规矩。

  我也就罢了,毕竟安冉早就嫁了,可大哥要是一直拦在前头,让熙之怎么办?

  熙之可是嫡长子,要替国公府传继香火的,不能被拖累了。”

  若是安冉在这里,大抵会拿小公爷去孙国舅生辰宴,想让叶瑾之嫁去孙家,却被孙国舅告到了皇后跟前,惹了圣上火气的事儿嘲弄叶瑾之,叶毓之却不想与叶瑾之费口舌。

  见叶瑾之没有让路的意思,他身形一跃,轻巧翻下了游廊,绕过了那一行人,又翻身落回了游廊上,而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叶瑾之显然没想到叶毓之会如此,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后,又气得直跺脚。

  她身边的婆子看在眼中,亦是连连叹气,这个大公子行事,果真有自个儿想法。

  路若被堵了,绝不跟堵路的人纠缠,直接另寻一条。

  刚才是,当初去山峪关的时候也是。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