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微醺

第五百五十三章 微醺

  杜云萝把延哥儿交给彭娘子后,便吩咐玉竹去小厨房里再取些酒菜来。

  晚上的家宴,别看桌上摆满了菜肴,可杜云萝知道,穆连潇用得并不尽兴。

  不管表面上如何维持平静,如何兄友弟恭,可二房做过的事情是无法抹去的,面对穆元谋和穆连诚,穆连潇无法做到开怀。

  他可以不露馅,却不能释然。

  小厨房里热了酒菜,玉竹提着食盒进来摆桌。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闻到酒香,他笑了起来:“怎么?席面上没吃饱?”

  杜云萝嗔他,把屋里丫鬟们都打发了,拉着穆连潇在桌边坐下,亲自给他添了一盏酒。

  轻轻弯了唇角,穆连潇端起酒盏在唇边抿了一口。

  入口温温的,不辣,却暖心。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就静静地用菜,杜云萝时不时给添些酒。

  穆连潇心不在焉,等一壶酒下了肚,这才偏转过头与杜云萝道:“过几日可能要离京一趟。”

  杜云萝的一张脸被酒润得红通通的,一时没听明白穆连潇说了什么,睁大眼睛看他。

  “圣上可能要让我去一趟蜀地。”穆连潇解释道。

  蜀地偏远,地势复杂,世家大族虽不及京中江南繁盛出名,但也是在那里耕耘了数代的,在当地的影响不容小觑。

  圣上一直紧紧盯着蜀地,只是从前和鞑子的战争不断,重心全在北境,这才对蜀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除去了鞑子这个心腹大患,又出了昌平伯豢养私兵的事情,圣上对于山高皇帝远的蜀地是不能放心了的。

  蜀地如今的官员要在之后的几年里慢慢调任,免得其中出了浑人,做了几年的父母官,就连朝廷在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事情不是一两年就能弄明白的。

  昌平伯府的私兵,也是靠杜怀礼数年扎根在宣城来慢慢挖掘的,等真的把昌平伯府围了,离穆连潇头一次去宣城也过了好几年了。

  这一次,圣上依旧想让穆连潇替他打个先锋,先探一探蜀地那里的状况。

  穆连潇有心与杜云萝解释一番,话才刚出口,就见支着腮帮子听他说话的杜云萝的眼角已经染了微醺。

  杜云萝的那点儿酒量,别说与穆连潇比了,在姑娘奶奶们之中,都是惨兮兮的。

  若让杜云萝和庄珂去吃酒,只怕庄珂兴致刚上来,杜云萝就已经趴下了。

  今晚上在席面上,杜云萝吃了几杯,回来时吹了夜风,又陪着穆连潇饮了几盏,这就扛不住了。

  穆连潇伸出手指在杜云萝的眼前挥了挥:“云萝?”

  “我听着呢。”杜云萝撅着嘴道。

  似娇似嗔,杏眸如水。

  “去蜀地做什么?”杜云萝追问着。

  穆连潇捏了捏她鼓起来的腮帮子。

  别看杜云萝跟他有问有答的,穆连潇晓得,杜云萝其实已经醉了,不管他现在说了些什么,明日里一觉睡醒,杜云萝保准忘得一个字都不记得。

  即便如此,穆连潇还是慢慢把能说的说给了杜云萝听。

  杜云萝酒劲上来了,整个脑袋发胀,耳边嗡嗡的,跟有蚊子叫一般,把穆连潇的话给遮挡了大半,只余下几个她听得不怎么明白的词语。

  她努力摇了摇头,以手作拳敲了敲脑袋:“再说一遍?”

  穆连潇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把杜云萝的小拳头包裹在掌心里,道:“好,我们去里头再说一遍。”

  半醉不醉的杜云萝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穆连潇哄了会儿,杜云萝这才肯起身,由他半搂半抱着回了内室。

  穆连潇绞了帕子,替杜云萝擦了脸,又替她散了长发。

  杜云萝歪在床上,困意席卷,等穆连潇解了衣服过来,就见她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

  皎洁月光撒落,透过幔帐,朦胧极了,落在杜云萝的脸上,温润如玉,眉梢唇角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如一朵清雅秀丽的兰花。

  穆连潇挪不开视线,在床边坐着,指腹擦过她的脸颊,把散落的青丝挽到杜云萝的耳后,露出曲线动人的脖颈。

  “云萝……”穆连潇柔声唤她。

  睡梦之中的杜云萝低低喃了一声。

  穆连潇的眸色渐渐深沉,身子热烘烘的,他弯下了腰,贴在杜云萝的耳畔,咬着软软的耳垂,又唤了她一声。

  杜云萝眉心微蹙,咕哝着蹬了蹬腿。

  穆连潇失笑,她都睡着了,他舍不得吵她起来。

  吹灯落帐,揽了娇妻入怀,指腹轻柔按着杜云萝的眉心,替她抚平,穆连潇深吸了一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穆连潇是被杜云萝挤醒的。

  也不知道杜云萝梦见了什么,整个人往他怀里一个劲儿地拱,等穆连潇醒过神来时,她几乎都挂在了他身上。

  京城的中秋比岭东热些,穆连潇的火气本就好,叫杜云萝一粘,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温香暖玉在怀,热一些就热一些,可穆连潇怕杜云萝再拱下去,就要从他身上翻过,摔下床去了,他只好箍着杜云萝的腰,又是哄又是劝地想让她睡好。

  杜云萝迷迷糊糊的,眼睛半睁着,唇齿贴在穆连潇的胸口上,她说了两句,声音粘得穆连潇一个字都没听出来,只知道她的贝齿时不时磕在他的皮肤上,痒痒的。

  穆连潇干脆抱着杜云萝一个翻身,带着她躺好。

  还不等穆连潇支起身子躺回去,杜云萝的手脚已经一并缠了上来。

  穆连潇一怔,低头看向她,她的双眸水气氤氲,笑盈盈看着他。

  细细的亲吻落在杜云萝白皙纤柔的肩头,微酡的脸颊如红莲艳丽,她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大胆又热烈,如大漠深夜里让人惊叹的繁星。

  穆连潇贴着她的耳垂,轻轻唤她的名字,如低喃的低语,换来杜云萝娇娇的回应。

  比美酒更醉人。

  穆连潇喉结滚了滚,他清楚杜云萝其实并没有清醒,她醉得厉害,只是本能地想缠着他。

  这样的本能让穆连潇强压下去的贲张血液又喧嚣起来。

  不想放过她了。

  他也吃了不少酒,也已经醉了,还醉得很厉害……(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