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喜事

第五百五十六章 喜事

  九月初三,院子里本该是沈婆子当值。

  前夜沈婆子回柳树胡同去了,按说天亮后,垂花门的锁一开,沈婆子就该回来了,哪知道连翘又多等了两刻钟,杜云萝都起身收拾妥当了,沈婆子还是没有踪影。

  连翘琢磨着要使人去柳树胡同问一声,却见兰语院的丁婆子快步过来了。

  “妈妈也是住柳树胡同的吧?”连翘记得这丁婆子,便问了一声。

  丁婆子笑着道:“我就是来给姑娘报信的。昨夜里我也不当值,就回家看了闺女,今儿个一早,原本是和沈妈妈一道回府的,才刚走到胡同口呢,就遇见了云栖,说他媳妇的肚子提前发作了,他急着去请稳婆,让沈妈妈替他照看照看。

  沈妈妈伺候过她儿媳妇三胎,很有经验的,当即就去了,让我来给夫人和姑娘带了信,说她晚一步回府里来,我去兰语院里点了卯,就来给姑娘送信了。”

  连翘晓得了沈婆子的行踪,心里便有数了,连忙道:“云栖媳妇生孩子是要紧事,我们夫人也惦记着呢,我进去跟夫人说一声,妈妈这一趟辛苦了。”

  丁婆子连连摆手。

  连翘进了屋子,透过珠帘,见杜云萝坐在东次间里用早饭,便打了帘子进去,福身道:“夫人,柳树胡同那里,云栖媳妇提前发作了。”

  杜云萝闻言一怔,瞪大眼睛看着连翘:“原本不是说要到下旬吗?还有什么消息?”

  连翘把丁婆子来传话的事情说了。

  杜云萝抿唇,锦灵的这一胎也算是足月了,却比预想之中来得早了许多,看样子是天刚亮就发作了,云栖这才心急火燎地寻稳婆去了。

  “也不晓得寻到了没有,”杜云萝吩咐连翘道,“让洪金宝家的也赶紧去一趟。”

  洪金宝家的刚走到窗外,正巧听见了,在庑廊上回了一句话,匆匆便去了。

  柳树胡同里,云栖一个大男人被赶到了院子里,抱着儿子坐立难安地盯着屋子里。

  稳婆是请来了,可里头锦灵一直在叫唤,吓得他怀里的儿子也扯着嗓子大哭。

  云栖不停哄着孩子,整颗心都跟油煎似的。

  洪金宝家的一迈进去,就见云栖急得直转圈了。

  “哎呦!”洪金宝家的连连摆手,“当心晕着哥儿!”

  云栖闻声停下了脚步,讪讪朝洪金宝家的笑了笑:“妈妈怎么来了?”

  “夫人晓得锦灵姑娘要生了,让我过来瞧瞧,”洪金宝家的一面往里头走,一面道,“你媳妇又不是头一胎了,你怎么还跟个黄毛小子一样啊?”

  云栖摸了摸脑袋,笑道:“不瞒妈妈说,我比头一回当爹的时候还慌。”

  洪金宝家的笑着啐了一口,撩开帘子往屋里去,刚要收手,就见云栖探头探脑地想透过缝隙看两眼,她急忙道:“赶紧避开些,味道大,别冲着孩子。”

  嘴里这么说,洪金宝家的心里还是热腾腾的。

  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头一胎凶险,之后的几胎一样是在生死线上打转的。

  云栖心急又挂念,是因为他在乎锦灵,心疼锦灵。

  洪金宝家的暗暗念了声佛号。

  自家夫人叫侯爷捧在掌心里,嫁出去的丫鬟亦是如此,这可真真是好命数哩。

  段氏眼神不好,就坐在床头握紧了锦灵的手,一遍遍给她打气鼓劲,等沈婆子注意到了洪金宝家的,她才顺着沈婆子的视线看了过来。

  洪金宝家的上前去,见锦灵虽然满头大汗,整个人跟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可眼神还算清明,她悬着的心就落下了。

  “锦灵姑娘,夫人惦记着呢,”洪金宝家的笑着道,“使把劲儿,是个哥儿还是姐儿,我也好回去禀了夫人。”

  锦灵扯了扯唇角,笑容淡淡的。

  因着是第二胎,锦灵这两年身子骨养得也不错,苦头是吃了不少,但不似第一胎时痛了一整日。

  中午时,段氏也无心给儿子准备吃食,洪金宝家的从云栖手中抱过了哥儿,催他去街上随便买几个馒头来。

  云栖心不在焉,洪金宝家的说什么便是什么,撒开腿就去了。

  等拎着热腾腾的馒头回到了院子门口,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

  轻轻的,有些尖锐,和他的宝贝儿子的哭声截然不同。

  云栖的心漏跳了一拍,冲进了院子里,那哭声越发清晰了。

  “生了?”他看向洪金宝家的。

  洪金宝家的抱着哥儿,没有再进去产房里头凑热闹,见云栖的眼睛闪亮,她扑哧笑了出来:“生了,刚生下来,一会儿就抱出来了。”

  云栖欢喜不已。

  锦灵的弟弟也推开了窗户,半趴在窗沿上,道:“姐夫,又当爹了。”

  云栖咧着嘴直笑:“你又当舅舅了。”

  沈婆子抱着孩子出来,笑弯了眼:“是个姑娘,云栖,你是儿女双全了。”

  云栖眨了眨眼睛,笑意根本掩不住,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小小的襁褓抱了过来。

  这可是他的小囡囡,金贵极了,不能粗手粗脚的。

  “真好看,眼睛睁开了更好看,”云栖笑得合不拢嘴,“妈妈,锦灵儿呢?”

  沈婆子指了指屋里,道:“累着了,稳婆在帮她收拾,让她睡会儿就好。”

  云栖闻言,长长松了一口气,又连声给沈婆子道谢:“早上亏的是在胡同口遇见了妈妈。”

  洪金宝家的上前来,道:“不是说还有十几日吗?怎么突然就发作了?把夫人都唬了一跳。”

  “我也不晓得,”云栖亦是一头雾水,“昨夜里睡下的时候一切寻常,结果天刚亮的时候就把我唤醒了,说是肚子痛得厉害,要生了,吓得我赶紧去找稳婆。”

  洪金宝家的就怕锦灵是因为什么状况才提前发作的,既然一切寻常,她也就放下心来,道:“母女平安,我也赶紧回去给夫人报信,夫人还记挂着呢。”

  云栖赶紧送了洪金宝家的出门。

  洪金宝家的回到韶熙园里,便把消息报给了杜云萝。

  杜云萝听说锦灵平平安安生下个女儿,合掌念了声佛号:“真是喜事。”

  锦蕊笑着道:“夫人,喜事都是一串一串的,过几日,准还有好消息哩。”

  “说得有理,”杜云萝笑了起来,“若再有喜事,我先赏你。”

  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