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命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命

  在喜事之前,杜云萝先收到的是讣告。

  和皇后娘娘告诉皇太后的一样,镇国公府的小公子的确是撑不住了,勉强熬过了八月,才刚刚步入了九月,就病故了。

  定远侯府和镇国公府的关系不算密切,但毕竟都是公候伯府,依着做白事的规矩,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缺。

  柏节堂里,吴老太君听了这个消息,把饮到一半的甜汤放下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吴老太君苦笑,“我倒是还记得,当年镇国公府给小孙儿办百日宴的时候,可真是热闹极了,我还去吃了杯酒,哪里想到,那个小娃儿竟然走在了我们这些老太婆前头。”

  世事难料,吴老太君对生离死别经历得也多,提了几句,便问起了慈宁宫里的状况:“我听说国公夫人前些日子常常进宫?”

  杜云萝看了一眼屋子里,吴老太君只留了单嬷嬷和芭蕉,她便放下心来,道:“之前为了给小公子冲喜……”

  听说了镇国公夫人的打算,吴老太君连连摇头,道了几声“糊涂”:“都这把年纪了,何苦把几代积攒的圣宠和名声一并赔出去?长孙娶了云华公主,镇国公府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一样是风光无限。

  世家荣耀,凭的不就是个名声?

  连潇媳妇,如今你掌着家里中馈,祖母老了,便是有心给你掌眼,都使不上几年的劲头了,你婆母也一样,说到底,定远侯府以后如何,全要看你和连潇了。

  祖母也没什么念想,就想着定远侯府能一代传一代,别把老祖宗的忠义之名给损了,要不然,我们这些当媳妇的,闭上眼睛的时候,哪里还有脸面面对列祖列宗?”

  吴老太君的这一番话意有所指,她轻轻拍了拍杜云萝的手背。

  杜云萝沉沉看着吴老太君,他们只与老太君说过二房在穆连康的失踪与长房子嗣上动了手脚,怕老太君吃不消,并未提及老侯爷和穆元策、穆元铭兄弟的死因。

  吴老太君如今所想的,就是这个家能安安稳稳地传承下去,穆元谋和练氏莫要再作恶了。

  这也是一个母亲所真心希望的事情。

  杜云萝理解吴老太君,却不认为二房真的会收手,他们不过是在等候良机罢了,就跟过去的十几年间一样。

  其实,吴老太君心底又何尝不懂?就是因为她懂,她才心寒。

  “祖母,”杜云萝目光笃定又诚恳,“我答应您,做事一定想仔细了,不会做出损了定远侯府名声的事情。”

  吴老太君浅笑着点了点头。

  杜云萝的心沉甸甸的,真有一日,吴老太君知道了穆元谋做过的所有事情,她依旧会如此要求杜云萝。

  从杜云萝的立场来说,就算吴老太君不要求她,她也不会为了对二房复仇而把整个定远侯府赔进去。

  定远侯府的圣宠和荣耀,是老祖宗爷、老侯爷、穆元策三兄弟以性命搏回来的,是穆连潇誓死要守护的,是他们夫妻往后想传递给孩子们的,就为了对付二房,就把这些都赔干净了,根本就是昏招。

  复仇的法子很多,她何必挑一个同归于尽的路子?

  镇国公府那里,杜云萝不用亲自过去,让洪金宝家的走了一趟。

  洪金宝家的回来道:“闹得厉害哩。”

  杜云萝诧异。

  依洪金宝家的的说法,云华公主身份矜贵,便是不去露面,镇国公府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作为长嫂,公主起先还是去了的。

  为了冲喜的事情,镇国公夫人是去求过云华公主的,云华公主转头就告诉了皇后娘娘,慈宁宫里,皇太后憋了一肚子气。

  镇国公夫人心知肚明,又事已至此,不敢和云华公主硬碰硬,但小公爷夫人失了儿子,扛不住打击,言语之中就有些不好听了。

  云华公主是个什么脾气?

  从小到大,连皇太后和皇后都难得对她说几句重话,听了底下人碎嘴,当即就不忍了,恶言恶语骂了回去。

  说善恶自有天报,生出这么一个药罐子来,定是镇国公府从前有许多见不得人的腌臜事情。

  又说这一回想逆天而行,镇国公夫人自己损德不算,还想把自个儿和慈宁宫都拖在里头,其心可诛。

  既然没有那个“天命”,就赶紧夹紧尾巴做人才好,偏偏还要胡言乱语,把养不活个病秧子的罪过都推给别人。

  这些话一传出来,气得镇国公夫人两婆媳说不出话来,又反驳不得,平白叫了好些人看笑话。

  杜云萝的指尖轻轻敲着几子,唇角划过一丝冷笑。

  云华公主现在骂镇国公夫人两婆媳的,不正是当年她想对南妍县主做的事吗?

  若真是善恶自有天报,皇后娘娘的外甥女韶媛的病故,云华公主不也应该付出代价吗?

  还是说,在云华公主心中,她就是那个有“天命”的人?

  也是。

  真命天子是天定之人。

  她作为公主,自认为有天命,也是寻常的。

  也就是她有公主的身份才能如此,寻常人家的媳妇,哪个敢这般与婆祖母、婆母作对?

  话又说回来,以杜云萝对云华公主的了解,若不是为了皇家的脸面,云华公主指不定抬脚就把供桌给踢翻了。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只那句生下了病秧子,定是从前作恶多端,叫人浮想联翩。

  要杜云萝说,哪家后院没几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镇国公府不可能独善其身,又因着这一回想让官家女冲喜的事情,一下子名声大坠。

  与此同时,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来的,把这事情又跟景国公府扯在了一起。

  当年小公爷的原配夫人大关氏病故,景国公老夫人为难安冉时,荣国公夫人曾说过一席话,说大关氏闺中身子骨不错,嫁进景国公府之后没多久,就是等死的命了,廖姨娘的身体也熬不住,至于老公爷夫人,素来身体欠妥,才让姨娘掌事,府中的妇人都如此体弱,景国公府到底是怎么折腾的。

  如今,把荣国公夫人的那番话和云华公主的话摆在一起,颇有些景国公府败絮其中,行事偏颇的意思了。

  这叫景国公老夫人气得仰倒。

  景国公府这些年最被人诟病的就是卸磨杀驴时太过狠绝,为此,老夫人没少在背后被人指指点点。

  见这场火从镇国公府烧到了景国公府,她不由咬牙切齿。

  骂不得云华公主,她就只能把荣国公夫人和廖姨娘、叶毓之与安冉县主骂了一通。(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