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烫手

第五百五十八章 烫手

  小关氏正歇着午觉,陪房妈妈匆匆进来,把她唤了起来。

  瞌睡未醒的小关氏皱紧了眉头,见那陪房一脸慎重,她到底还是按捺住了火气,问道:“怎么了?”

  陪房妈妈附耳与小关氏道:“老夫人那里来了客人,姓佟,祖孙两人,那孙女刚及笄的模样。”

  小关氏怪异地看着陪房妈妈。

  老公爷夫人那里有客人,与她有什么干系?

  她是儿媳妇,又不是老妈子,还能拦着婆母见客不成?

  再说了,老公爷夫人认得的人,她也不可能全认得,这个什么佟家祖孙两人,小关氏就没听说过。

  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小关氏一个激灵,瞌睡就清醒了。

  “你的意思是,那个佟姑娘,是老夫人想说给毓之的?”小关氏问道。

  “瞧着像,”陪房妈妈一面伺候小关氏起身,一面道,“看着就是小户人家出身,一进咱们府里,就只会低着头看鞋尖了,整个人又瘦又小,别说是撑起场面了,奴婢瞧着连生养都难。”

  小关氏瘪了瘪嘴。

  她是没想给叶毓之娶个凤凰一样的高门大户女儿回来,可也绝不想顺了景国公老夫人的心思,让叶毓之娶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她是继母,是个有野心的继母,要打压的是原配留下来的嫡子。

  把庶子摁死了,除了显得她心胸狭隘恶毒之外,没有半点好处。

  小关氏匆匆忙忙往老公爷夫人屋子里去。

  刚撩开帘子进去,小关氏对上的就是景国公老夫人那皮笑肉不笑的脸。

  小关氏行了礼,目光就落在了那两位客人身上。

  佟老太太穿着打扮很一般,给小关氏见礼时,透着几分拘束。

  佟姑娘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小关氏一看就抿了抿唇,她原本还以为是陪房妈妈嘴巴毒,特特贬低这姑娘,哪知道亲眼一看,陪房还是口下留情了的。

  就这样的姑娘娶进来,老公爷夫人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小关氏看得心肝疼,讪讪笑了笑:“母亲,这是……”

  老公爷夫人请了小关氏坐下,道:“这佟老夫人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婆驼山上香时相识的,跟我一样,是菩萨跟前的尽心人。

  我想着有些年没与她碰面了,就请她进府里来说说话。

  这是她小孙女,我听说和瑾之年纪相仿,也就一道起了。

  我看着倒是个乖巧孩子,你也掌掌眼,毓之说亲不易,能定下就定下了。”

  小关氏瞪大了眼睛,一口气就闷在了胸口里。

  瞧瞧老公爷夫人说得这是什么话?

  就算要打发叶毓之,也没有这样说亲的道理。

  若不是她得了信过来,只怕老公爷夫人把人请到府里来看了一眼,说点头就点头了,她岂不是拍马也追不上了?

  什么合八字,什么规矩,在老公爷夫人这里都是虚的。

  小关氏相信,老公爷夫人能张嘴就定婚期,把六礼能省就省下,把娶妻变得比抬妾还简单,反正老公爷和小公爷最多抱怨两句,不会真落了老公爷夫人的脸面,把婚事给推了的。

  看来,是她想方设法的拖延,让老公爷夫人狠了心要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老公爷夫人已经失了名声,不怕雪上加霜。

  可小关氏是要脸的,真让老公爷夫人把这么一桩烫手山芋扔到她手里……

  光是想一想,小关氏心里就火烧一样。

  小关氏还未说话,叶瑾之就进来了。

  叶瑾之亦是听了些风声,斜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佟姑娘,直把佟姑娘看得浑身哆嗦,脑袋都要埋到了膝盖间。

  “祖母,您要让她给我当大嫂呀?”叶瑾之啧啧道,“忒上不了台面了。”

  佟姑娘浑身一僵,死死咬住了嘴唇。

  叶瑾之却扑哧笑出了声:“很般配,上不了台面的才好,本来就是个姨娘生养的,还真以为自己是正儿八经的公子哥了。”

  老公爷夫人拍了拍叶瑾之,道:“你少说两句。”

  叶瑾之一脸不屑。

  小关氏暗暗翻了个白眼,虽然嫡庶有别,她在娘家时也不喜欢庶出的兄弟姐妹,可说句良心话,叶毓之和安冉两兄妹,比叶瑾之、叶熙之可厉害多了。

  老公爷夫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道:“这事儿就如此吧,小关氏,我瞧着就挺好的,毓之这个年纪,说亲不能再拖了,就定下来吧。”

  小关氏咬紧了后槽牙,挤出笑容,道:“毓之的婚事,是不是跟父亲和小公爷也商量一声?”

  “商量什么?”老公爷夫人哼道,“这是女人们的事情,他们大老爷们没空理会这些,我是毓之的祖母,我还定不了他的婚事了?”

  小关氏眼珠子一转,道:“既如此,媳妇也晓得怎么做了,等下还请佟老夫人留下佟姑娘的生辰八字。”

  佟老夫人犹豫地看着老公爷夫人。

  老公爷夫人瞪了小关氏一眼:“哪里这么多规矩了?

  人家瑞王府娶世子妃,从慈宁宫里下旨到成婚,才花了多少工夫?

  咱们府里娶个庶子媳妇,你还要慢吞吞地拖到明年里去?”

  小关氏被老公爷夫人的歪理给惊到了,张嘴想反驳,可对上老公爷夫人的那张脸,她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

  与其把这个黑锅背下,不如当个甩手掌柜!

  小关氏的脑袋转得飞快,当即一扬手,揉了揉胸口,哎呦哎呦叫唤了起来:“我、我喘不过气来了,胸口好痛啊,老夫人,赶紧给我请个大夫……”

  老公爷夫人没想到小关氏竟然使出了这一招,蹭得站了起来:“你是跟我作对是不是?我们娶你回来当填房,你竟然还敢跟我作对!”

  小关氏也不愿意和老公爷夫人彻底撕破脸皮,她要走的路还很长,为了将来,这场戏要唱到头。

  她两眼一翻,身子彻底歪倒在椅子上,装出一副昏厥模样。

  老公爷夫人气得想让人掐小关氏的人中,可脑海里突然划过了当初安冉在灵堂上晕厥的情景,她稍稍打了退堂鼓。

  万一真的晕过去了呢?

  老公爷夫人顾不上佟家两祖孙了,开口让人去请大夫。

  那丫鬟还未走出房门,外头就有婆子急匆匆进来,禀道:“老夫人、夫人,宫里来传圣旨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