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正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正主

  小关氏紧紧闭着的眼睛偷偷睁开了一条缝,迅速看了老公爷夫人一眼,又赶紧闭上。

  别说老公爷夫人一脸愣怔,小关氏也是一样。

  宫里传圣旨,对他们这种公侯人家并不陌生,但也不平常。

  若是宫里有什么话,传个口谕更多些,一来就是圣旨,定是要紧大事。

  可偏偏,小关氏根本想不出来,这府里眼下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下圣旨的。

  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屋里静悄悄的,小关氏心急火燎,恨不能跳起来问那婆***里到底是为何来传旨的,可她才刚刚装晕厥,根本不能转醒过来,只能逼着自己耐心等着——等老公爷夫人回神。

  小关氏都等得不耐烦了,老公爷夫人才问那婆子:“传旨来了?没弄错吧?”

  那婆子连连点头:“老夫人,这还能弄错呀,老公爷让您赶紧准备准备。”

  老公爷都吩咐了,老夫人愈发不敢怠慢了。

  清了清嗓子,老夫人与佟老夫人道:“我这儿有要事,你们坐着等一会儿,回头咱们再说。”

  佟老夫人诺诺。

  装晕的小公爷夫人一听这话,原本还打算慢悠悠转醒过来去接圣旨,这下子干脆装到底了,免得接了圣旨,老公爷夫人又让她接这烫手山芋。

  到了那时候,她总不能再晕一回吧?

  老公爷夫人唤了人手要进内室里更衣梳妆,抬眸瞧见叶瑾之,她的心思一动。

  莫非那圣旨有关叶瑾之的婚事?

  念头一涌上来,老公爷夫人就越发笃定起来。

  小公爷在孙国舅生辰时特特走过一趟孙府,人家客客气气的,并没有拒绝两家联姻的意思,只是后来无声无息了,叫她很是奇怪。

  如今想来,定是孙国舅与宫里去说了,一个是国公府,一个是皇后的娘家,自然要细致办事的。

  喏,这不就是办下来了吗?

  老公爷夫人越想越欢喜,笑眯眯地与叶瑾之道:“你也赶紧去换身接旨的衣裳,莫要耽搁了。”

  叶瑾之诧异,染了丹蔻的手指指了指自己:“我?”

  “不是你是谁?”老公爷夫人哈哈笑了起来,“咱们府里,还有其他要接旨的人吗?”

  叶瑾之的眼睛霎时亮了起来,脸上不见丝毫羞涩,反倒是得意满满。

  祖母说得一点也不错,除了她叶瑾之,这府里就没有其他要接旨的人了。

  叶瑾之趾高气昂回房更衣梳妆,屋里只留下佟家两祖孙和装晕的小关氏。

  小关氏藏在袖子里的手把掌心印出了一排月牙印。

  她被老公爷夫人的话吓了一跳,若那圣旨真的是让叶瑾之嫁进孙家的……

  思及此处,小关氏的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

  她不住宽慰自己,宫里厌烦着老夫人呢,又怎么会给这种体面,还是说,抬举了叶毓之,在景国公府脸上打了个巴掌,这会儿再来给个甜枣?

  真要是那样,庶出的叶毓之得了仕途,大关氏留下来的嫡女得了好婆家,给叶熙之添了助力,他们各个都有好处,只她这个填房什么都没捞到?

  小关氏憋不住了,想干脆豁出去,爬起来说自己醒了算了。

  她还没拿定主意,老夫人屋里的丫鬟婆子们总算想起她来了,唤了人手进来,把小关氏抬回了她自个儿屋里。

  小公爷回来更衣,见小关氏昏着,便让通房丫鬟动手。

  拔步床幔帐落下,小关氏睁开了眼睛,听着外头动静,心中忿忿。

  只是她这会儿也没空收拾那几个狐媚子,她的心思都在圣旨上。

  等小公爷急匆匆去接旨了,小关氏的陪房妈妈才到了床前。

  “妈妈莫要管我,我无事,赶紧去听听圣旨要紧。”小关氏催道。

  陪房妈妈忙道:“夫人,我们唱戏唱全套,奴婢已经请了大夫来了,圣旨上写的东西又变不了,您等一等,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小关氏急切等着,叶瑾之扶着老公爷夫人赶过去接旨。

  她年纪也大了,一身国公夫人的冠服压在身上沉甸甸的,可老公爷夫人不觉得累,反倒是脚下生风,这些年逢年过年进宫请安时,她都没有这么轻快过。

  “瑾之,”老公爷夫人道,“你只要进了孙家,那咱们和皇后娘娘就是姻亲了,那些在背后胡言乱语的小人,我看他们还能编排出什么东西来!

  尤其是荣国公府里的那个,长得跟妖精似的,哪里有国公夫人该有的端正?不就是仗着她在慈宁宫里有几分体面,这才敢指手画脚的吗?

  你出息了,和熙之相互扶持,谁也越不过你们。”

  叶瑾之撇了撇嘴,道:“祖母这话说得不对,我有没有出息,我都是嫡女,谁能越过我?”

  老公爷夫人大笑,点头道:“是了,安冉和毓之,原本就是越不过你的。”

  来传旨的是内侍冯公公,老公爷夫人自然认得他,那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

  老公爷夫人笑着道:“辛苦公公了。”

  冯公公皮笑肉不笑,道:“呦,怎么还少了人呐?”

  老公爷夫人忙道:“家媳身子不适,下不了床……”

  “老夫人,”冯公公打断了老公爷夫人的话,摆手道,“咱家问的不是小公爷夫人,而是正主,这正主不来,圣旨如何传呀?”

  闻言,众人都是一怔。

  老公爷夫人指了指身边的叶瑾之,道:“正主不是在这儿吗?”

  冯公公上上下下看着叶瑾之,眼中讥讽一闪而过,道:“正主分明是叶都事。”

  叶都事?

  老公爷夫人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倒是老公爷和小公爷交换了一个眼神,小公爷沉声道:“冯公公,莫非毓之做了什么不当之事……”

  话一出口,小公爷也自知不对,若真是叶毓之出了什么过错,冯公公又怎么会笑盈盈登门,早就让人去中军都督府绑人了。

  目光落在了冯公公手中的圣旨上,小公爷心里七上八下的,这里头到底写了什么,而正主竟然会是叶毓之!

  老公爷轻咳一声,掩饰了小公爷的失言,又赶忙让人去寻叶毓之回府接旨。(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