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恩惠

第五百六十一章 恩惠

  小关氏听了陪房妈妈的话,心中郁气渐渐散了,脸上也添了些许笑容:“是啊,把儿子教养好,比什么都要紧。”

  她的对手是老公爷夫妇一心一意要扶起来的叶熙之,并不是廖姨娘和叶毓之,她若是稀里糊涂地找错了对手,那才是笑话哩。

  小关氏想明白了,接下去的几日里,便称病不出。

  她是在老公爷夫人跟前晕过去的,要是第二日就风风火火的,岂不是明晃晃地告诉老公爷夫人,她是故意做戏的嘛。

  院子里架起了药炉,扑哧扑哧的文火煎着药。

  小关氏闻着药味就不自在,可想到她不躺在这儿,就要去老公爷夫人跟前伺疾,那里不仅一样有药味,还要听老夫人抱怨这个指责那个的,小关氏就宁愿在屋里躺着了。

  她闭门不出,老公爷夫人那儿的消息依旧传到了她的跟前。<无><错>小说

  老公爷夫人那日晕厥过去,大夫施针后才慢慢转醒过来。

  醒是醒了,脑袋却晕得厉害,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起不得身,只能躺着休养。

  叶瑾之就在床前伺候,她是老公爷夫人养大的,见祖母为了叶毓之的婚事变成了这个样子,愈发恼火,整日里没少说叶毓之和黄婕的坏话。

  起先是愤怒叶毓之竟然有大造化,能让宫里给他下旨赐婚,原本应该被压得死死的翻不得身的庶子,却要失去掌控了,这让老公爷夫人既不甘心,又觉得难堪。

  叶毓之得了黄大将军这样掌实权又提拔照顾过他的岳父,又在中军都督府里得了靠山,除了他还姓叶,还住在景国公府里,他似乎真的和他们一家子越行越远了。

  这让老公爷夫人越想越不能接受。

  可说得多了,祖孙两人的心态也就慢慢变了。

  黄婕的性子被贬得一文不值,这样的姑娘娶回来,有什么用场?

  又骂黄大将军是泥腿子出身,从前身份低贱,不过就是“暴发户”,和国公府是一个天一个地,有什么资格相提并论。

  小关氏听陪房妈妈说了,连连翻了几个白眼。

  转念一想,倒也明白老公爷夫人和叶瑾之的心情,她们若不这般骂一骂,又怎么能宣泄怒气呢。

  老公爷夫人病倒了,小关氏装病,反倒是一直都称病的廖姨娘精神奕奕,歪在榻子上眯着眼睛听丫鬟唱小曲儿。

  她也听说了下圣旨那日的状况,晓得叶瑾之欢欢喜喜去,却被冯公公不冷不热讽了,晓得老公爷夫人请了佟家祖孙回来,小关氏装晕避难,晓得老公爷夫人当场真厥了过去……

  这叫廖姨娘连连抚掌,可惜那一幕幕她不能亲眼所见。

  欢喜过后,廖姨娘又不禁苦笑,现今局面,不过是她当年太傻太痴罢了,好在,她总算是醒过来了,她的毓之和安冉也醒了。

  赐婚的圣旨一下,京城勋贵们的目光又落到了景国公府里。

  圣上对叶毓之的抬举和偏爱是如此的明显,而这一切都和景国公府无关,甚至是在刻意打压他们。

  有些只知道粗枝末节的,对此还有几分意外,但那些知道小公爷妄图与孙国舅家联姻的人,便通透了。

  景国公府这几年的作为,是彻底失了圣心。

  与景国公府一样难堪的是镇国公府,慈宁宫里的意思明晃晃的,京中并非没有年纪合适的官家姑娘,也并非她们不插手底下公候伯府的婚配之事,而是慈宁宫就是不管镇国公府了。

  云华公主依旧是云华公主,就算下嫁镇国公府,也不是由着他们转弯抹角地胡说八道的。

  京中有笑话两个国公府倒霉的,也有人羡慕应家运气的。

  应佥事夫妻当初替应稽求娶杜云诺,为的是让应稽得一个有底蕴的妻族,又能添几个体面的连襟。

  应家是“新贵”,应佥事爬到这个位置实属不易,除非有机缘,否则二品佥事就已经到头了。

  应稽为人正派,不会官场上虚与委蛇的那一套,等应佥事告老了,他很难再进一步了。

  求娶杜云诺,为的是让应稽即便不进,也不会被退下来。

  可眼下,似乎这一切隐约又有些了变化。

  叶毓之很可能就是应佥事的机缘。

  圣上为了抬举叶毓之,极可能再给应佥事一些好处,而叶毓之若是飞黄腾达了,他能拉扯谁?

  景国公府的那些姻亲,叶毓之避之不及,霍子明和黄纭等妹夫妻舅不用叶毓之操心,只有踏踏实实做事的应稽,若有需要时,叶毓之能帮上一把。

  姻亲关系,原本就该彼此提携共进退。

  定远侯府之中,吴老太君也在琢磨着这些。

  为臣之道,说简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让圣上顺心。

  穆连潇当时给叶毓之几句建言,不过是举手之劳,定远侯府也绝不会以“恩人”自居。

  若要说恩惠,反倒是他们得了叶毓之的大恩惠。

  若没有叶毓之,吴老太君百年之时,都不会知道穆连康依旧活着,还成家立业。

  能够寻回穆连康,别说是提点叶毓之几句,便是帮着叶毓之一步步往上爬,吴老太君都是愿意的。

  杜云萝进来给吴老太君请安,道:“祖母,过几日就是九月十九了,三婶娘与我说,她绣了一套佛蟠,想亲自送去法音寺供奉。”

  吴老太君笑了起来:“寻了连康回来,她是越发诚心诚意了。”

  从前诵经刺绣,是心如死灰时打发漫长岁月,现在就不同了,徐氏整日里都笑容满面。

  与吴老太君说好了徐氏和陆氏去婆驼山的事情,杜云萝回到了韶熙园。

  庑廊下,锦蕊和洪金宝家的凑在一块,压着声说着什么。

  直到小丫鬟们问了安,听见声音的两人才抬起了头,匆忙行礼。

  杜云萝走上前去,问道:“说什么事儿呢?这般入神。”

  锦蕊脸上微微一红,洪金宝家的笑眯眯道:“夫人,先进屋里说吧。”

  三人一道入了东次间,杜云萝在罗汉床上坐下。

  等锦蕊添了茶,洪金宝家的低声与杜云萝道:“夫人的小日子是不是迟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