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确定

第五百六十二章 确定

  杜云萝闻言,刚扶住了茶盏的手不由就是一顿。

  刚来葵水的时候,她的日子是不太准的,后来慢慢好了些,等生了延哥儿之后,就基本定了下来,前后偏差不过几日。

  按说月初时就差不多该来了……

  这么一算,正如洪金宝家的所言,她的小日子迟了有七八天了。

  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手不自觉地按在了肚子上。

  莫非是怀上了?

  欢喜之余,杜云萝亦了几分谨慎,她记得初初怀延哥儿的时候,洪金宝家的告诉过她,日子太浅时,医婆是诊不出来的,要再等上十天半个月的,才好确定。

  杜云萝强压住心中喜悦,与锦蕊和洪金宝家的道:“这事儿我们心中有数便好,不要急着传出去,万一弄错了,反倒让祖母和母亲空欢喜一场,等再过半个月,若葵水未至,大概就是准了。”

  洪金宝家的颔首。

  锦蕊捂着嘴笑了起来:“侯爷去了蜀地,等回来了,就是一个大惊喜了。”

  杜云萝莞尔。

  等待的日子总是难捱的,杜云萝几乎要一天又一天数着过了。

  九月十九,徐氏和陆氏去法音寺里进香,穆连康陪着一道去。

  庄珂信三清,进庙宇怕对菩萨不敬,原是打算留在府中照顾孩子的,哪知道又叫慈宁宫里请了去。

  杜云萝与庄珂一道入宫,皇太后和皇太妃兴致不错,叫了两个宫女一道打叶子牌,见两人来了,便让宫女让了位子,叫这两妯娌来陪着打。

  庄珂不会叶子牌,叫皇太后笑话了两句,便放过了她,只让她坐在自个儿身边,帮自己看着牌,也顺便教她些规矩。

  皇太后笑道:“前几日,黄家那丫头进宫来谢恩,哀家瞧着,与叶家大郎也算合适。”

  “可不是?”皇太妃摸了一张牌,眯着眼笑了起来,“皇太后与她说叶家大郎,那姑娘的脸都红透了,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上了心了。”

  皇太后哈哈大笑。

  杜云萝和庄珂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们总算没有让皇太后失望。

  皇太后每一次都说,希望指出来的一对对都能琴瑟和鸣,若是怨气冲天就不好了。

  黄婕能接受叶毓之,做好了嫁过去当媳妇的准备,这让慈宁宫里很是满意。

  皇太后原本想多留两人一会儿,眼看着外头起了风,似是要落雨一般,便让两人早些回去,免得压了雨。

  杜云萝和庄珂前脚刚进门,徐氏和陆氏后脚也回来了,还未来得及问安,那天色又暗了一层。

  一场秋雨一场寒。

  这一日的雨水过后,不过十来天,连清晨都有几分寒意了。

  杜云萝坐在梳妆台前,与锦蕊道:“这才刚刚入了十月呢,瞧着似是要比岭东还冷得早了。”

  锦蕊手脚麻利替杜云萝梳头,道:“夫人出去时添一件披风吧,免得受凉。”

  杜云萝点了头。

  等用了早饭,玉竹便领着医婆候在了庑廊外头。

  几个大丫鬟都是屋里伺候的,杜云萝的小日子迟了,她们心里也都有数,见主子要等些日子再请医婆,也就各个心照不宣了。

  今日一大早,洪金宝家的便让玉竹去请医婆来,玉竹心领神会,兴高采烈地去了。

  锦蕊撩了帘子让医婆进来。

  前两年杜云萝在岭东时,周氏便寻了个由头,把府中原先常请的两位医婆给换了,这位华医婆是周氏娘家那儿推荐来的,水平肯定不能和邢御医相比,但平日里的小病小痛是不在话下的,而且也能够信赖。

  华医婆给杜云萝诊了脉,起身道:“恭喜夫人了,夫人是有喜了。”

  话音一落,屋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喜笑颜开,纷纷贺喜。

  杜云萝微微失神,这个结果是她意料之中的,可亲耳听见了,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了,多了几分踏实。

  第二次怀孕,不似怀延哥儿时那般忐忑,但喜悦是相同的。

  可惜,穆连潇不在京中,不能立刻与他分享。

  前一回,她是写信去了山峪关,这一次,却连寄信都不晓得要如何送出去,只能翘首盼着,等他归来。

  想到穆连潇得知讯息时会露出的惊喜模样,杜云萝又觉得,这种等待也是一种乐趣。

  比起让亲随传话或是信上的寥寥数语,她更想要亲口告诉他。

  杜云萝去了柏节堂。

  刚一迈进去,就见吴老太君和周氏转过头来看着她。

  “连潇媳妇,”周氏朝她招了招手,“听说你那里请了医婆?是不是身子有哪儿不妥当?”

  杜云萝抿唇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吴老太君微怔,而后便是狂喜,她从罗汉床上撑坐起来,问道:“是有了?”

  杜云萝笑着点头:“医婆说是两个月了,是侯爷离京前怀上的。”

  闻言,吴老太君和周氏高兴极了,连声说好。

  大手一挥,吴老太君给柏节堂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添了赏,韶熙园里的也都不落下。

  周氏的眼中晶莹一片,合掌诵了一句佛号。

  虽然已经有了延哥儿,但孩子自然是越多越好,而且延哥儿是生在宣城里的,周氏没有亲眼看到孩子出生,心中总觉得遗憾,这一次,这种遗憾就能填上了。

  周氏柔声道:“怀胎时要注意的事儿,你也都明白的,我就不唠唠叨叨的了。府里现在也没什么要操心的事情,你只管养着就好。”

  头几个月最是要紧,这个道理杜云萝很清楚,她笑着应下了。

  吴老太君握着杜云萝的手,道:“正好是他们过来问安的时候,也省的我让人去各处报喜,你娘家那儿,使人去报了没有?”

  杜云萝弯着眼睛笑了起来:“洪金宝家的都安排了。”

  正说着话,庄珂带着两个孩子过来,笑盈盈道:“我一进院子就听说了,可真是好事。”

  屋里的笑声在院子里都清清楚楚的。

  蒋玉暖抱着娢姐儿,跟着练氏迈进来。

  练氏狐疑地看着蒋玉暖,蒋玉暖亦是不解。

  边上丫鬟忙问了安,禀道:“二太太、二奶奶,早上韶熙园里请了医婆,夫人怀上了。”

  练氏的眸子倏然一紧,呼吸一顿。

  又有了?杜云萝竟然又有了!

  练氏回头睨了蒋玉暖一眼,目光之中,透着不满和恼意。

  蒋玉暖垂下头,避开了练氏的视线,心中委屈极了。

  这能怪她吗?

  穆连潇他们出了孝期了,可她和穆连康还在服孝呢,怎么能生出个孩子来?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