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六十四章 理会

第五百六十四章 理会

  下一页

  杜云萝和周氏陪着吴老太君用了午饭。

  吴老太君歇午觉前,芭蕉进来磕头,她今日里就算是出府了。

  芭蕉要嫁给前头回事处的小卓管事,往后就不进内院里当差了,她跪在罗汉床前,红着眼睛给吴老太君磕了三个头。

  吴老太君让单嬷嬷扶了芭蕉起来:“你就高高兴兴嫁人吧,老婆子身边还有这么多人伺候着,你不用担心。”

  芭蕉忍着眼泪,挤出笑容来点头。

  杜云萝笑着与她道:“我今天过来,身边也没带什么,等你出阁的时候,我让锦蕊过去给你添妆。”

  芭蕉连声谢了恩,又说今日夫人大喜,自个儿已经得了一个大红封了。

  等吴老太君歇下,周氏和杜云萝一道退了出来。

  周氏想借芭蕉的事儿提醒杜云萝放丫鬟出府,除了锦岚,韶熙园里的三个大丫鬟年纪都不算小了,可转念想到杜云萝刚怀上了,就把念头都压了回去。

  虽说韶熙园里现在当差的二等、三等都还是老实人,不踏实的,杜云萝去岭东的时候,就被连翘和古福来家的教训清理了,但院子里伺候的和屋里伺候的,还是不同的。

  周氏不想平添是非,大丫鬟配人的事情,还是等杜云萝这一胎安安稳稳生下来之后,再来考量为好。

  杜云萝回屋子歇了个午觉,刚睁开眼睛,就听锦蕊来禀,说是甄氏与唐氏过来看她了。

  她哪里还躺得住,一个翻身起来,催着更衣梳头。

  洪金宝家的陪着甄氏和唐氏进来。

  甄氏笑着嗔了杜云萝一眼:“你急什么?你什么邋遢样子我没瞧过?别忙着梳头了,多添件衣服才是正经的,刚从被窝里出来,别着凉了。”

  杜云萝搂着甄氏的腰娇娇笑了,偏过头去问唐氏:“湉姐儿呢?”

  “在家呢,没抱过来。”唐氏答道。

  杜云萝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她真想瞧瞧粉雕玉琢的湉姐儿在三四个月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的。

  甄氏拉着杜云萝坐下:“就你想湉姐儿,我还想延哥儿呢。”

  锦蕊机灵,让彭娘子抱了哥儿过来。

  甄氏搂着延哥儿不肯松手,怎么瞧怎么喜欢,一面逗着延哥儿,一面与杜云萝说话:“吃穿用度都要用心,侯爷不在,你就自个儿多养养身子,是了,你祖母那里,中午刚做了些糖藕,让我给你送来。”

  甄氏说完,便让候在外头的婆子提了食盒进来。

  杜云萝抬眸看去,那婆子很是眼生,不是清晖园里做事的,她疑惑地看向甄氏。

  甄氏扫了眼屋里,除了锦蕊和洪金宝家的,就只有彭娘子,锦岚守在了门口,她安心许多,低声道:“让她给你诊诊脉。”

  杜云萝会意,晓得甄氏是怕侯府里请的医婆有些问题,这才如此。

  医婆看了诊,又看过了早上华医婆留下的方子,冲甄氏点了点头。

  甄氏安心许多。

  杜云萝解释道:“现在请的医婆是我婆母娘家那儿推荐过来的,还是可以放心的。”

  “我是真真叫你给弄怕了,”甄氏叹息道,“虽然不可能家家都跟我们府上一样太太平平的……”

  杜云萝握着甄氏的手,赶紧转了话题:“二姐姐是不是快生了?”

  “是啊,”甄氏面上神色舒展许多,说起了杜云瑚的事儿,“就这个月了,前些日子,你嫂嫂和云琅媳妇才给她送了催生包。”

  甄氏对杜云瑚亦很关心。

  杜云萝的头胎和杜云茹的二胎都是在岭东生的,全靠杨氏关照,甄氏很是感激,如今轮到杜云瑚要生了,杜怀让一家不在京中,甄氏这个当婶娘的多照顾一些,也是应当的。

  说到了长房,甄氏道:“大嫂送了信回来,说是今年回京过年,等二月里启程去江南赴任。”

  杜云萝笑了起来:“这可是好事。”

  絮絮说了家中事情,甄氏又低声与杜云萝道:“你四婶娘让我给你道声谢。”

  杜云萝心中透亮,含笑不语。

  廖氏谢她,是为了叶毓之的事情。

  叶毓之和黄婕已经合了八字,宫里赐婚的,这八字合出来肯定是上上配。

  景国公府里,不管老公爷夫人气成了什么样子,小公爷夫人还是规规矩矩地依着六礼,要选日子请全福夫人去黄家过小定。

  眼下已经是十月了,年内大婚是来不及的,大抵是来年开春再办大礼。

  叶毓之的人生大事有了着落,廖氏自是感激的。

  可要杜云萝来说,她帮了叶毓之,自个儿也收获了不少好处,再说叶毓之和黄婕的婚事,她是照着慈宁宫的意思办的,当不起这个谢字。

  话又说回来,这样对杜云诺也好。

  应家抚照叶毓之,叶毓之若飞黄腾达,反过来提携应稽,应家就更加会看重杜云诺了。

  毕竟是一家姐妹,自然是盼着各个都顺心如意。

  甄氏和唐氏从韶熙园里出来,又去见了吴老太君和周氏,这才回府去了。

  杜云萝开始用起了安胎药,她本以为这一次还会跟怀延哥儿时一样,整个肚子里翻山倒海的,吃什么吐什么,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却是风平浪静的。

  洪金宝家的宽慰她道:“这个小主子是个安稳的,不折腾夫人哩。”

  杜云萝摸着肚子笑:“不折腾我,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好好的在长大。”

  直到十月过了大半,柏节堂里烧起了地火龙的时候,杜云萝才干呕起来。

  吴老太君一面让人伺候她漱口,一面笑得合不拢嘴:“叫你嫌弃他不理你,这回好了,可算是理会你了,叫你知道他也是个有脾气的。”

  杜云萝被吴老太君一逗,亦扑哧笑出了声。

  屋里笑声一片,青松领了一个婆子进来报喜,说是杜云瑚半夜里平安生下了个儿子。

  杜云萝欢喜,吴老太君也高兴。

  自家府里要添新丁了,听见姻亲家中生儿生女的,也让人开怀,就好像是孩子们手拉着手,一个接着一个来了。

  吴老太君把手掌放在杜云萝还未显怀的肚子上:“我还说元铭媳妇心急,其实啊,老婆子我最心急了,就盼着你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赶紧让我瞧瞧,到底是圆的还是尖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