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拍马

第五百六十五章 拍马

  杜云萝的这一胎怀得很平顺。

  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除了那日在柏节堂里让杜云萝干呕了一阵之外,一下子又安稳了下来,每日里丝毫不折腾这个当娘的。

  杜云萝的吃喝也比怀延哥儿的时候好伺候多了。

  她抱着延哥儿,捏着儿子软软的手掌心,道:“就属你最淘气了,以前没少踢我打我。”

  延哥儿可听不懂这些,一双眼睛全在桌上热腾腾的米糕上,根本挪不开视线。

  杜云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轻轻在延哥儿屁股上拍了两下,就让锦蕊把米糕拿给他。

  等到了杜云瑚的儿子摆满月酒的时候,杜云萝还是没有亲自过去。

  吴老太君讲究,说头上三四个月,还是莫要出门,等这一胎坐稳了,过年的时候回娘家去走动,才能让婆家娘家都放心。

  添了礼金。

  洪金宝家的回来,笑眯眯道:“夫人是没瞧见,哥儿长得真是俊俏极了。

  前回洗三的时候,眼睛总眯着,看不出来模样,只那头乌黑的头发,一看就是个有精神气的。

  今儿个奴婢一瞧,哥儿长开了,那双大眼睛,比那头发还乌黑呢,五官俊极了,小嘴憋着憋着,一逗还乐呵,真是叫人怎么看怎么喜欢。”

  杜云萝闻言,歪在罗汉床上直笑,道:“妈妈把我的胃口吊起来了,好想明日里就见见我那俊俏的外甥儿。”

  锦蕊坐在一旁画着年节里剪窗花的花样,听见这话抬起头来,道:“说到底啊,还是杜家的姑奶奶们各个模样出挑,生养出来的哥儿姐儿们跟童男龙女似的,只看一眼啊,这心都化了。”

  洪金宝家的连连点头,顺着锦蕊的话,道:“可不是!咱们杜家姑奶奶的好容貌,京城里几家姑娘能比?

  姑爷们也是厉害哩,都是英气逼人,端端正正的好人品,好相貌,这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一个赛一个的好看。”

  杜云萝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给逗笑了,指着两人道:“溜须拍马的功夫是越发厉害了,不过,我爱听,听得舒心。”

  说完,杜云萝笑弯了眼。

  延哥儿不懂她们在笑什么,别人笑,他也笑,挥着胖乎乎的小手臂,热闹极了。

  洪金宝家的笑着又道:“溜须拍马,也要能拍到马屁股上,奴婢们拍得好,可见这话说得都是真真的。

  说起来啊,姑奶奶们不仅模样好,还都是旺夫的呢。

  夫人,您是没瞧见,沈侍讲夫人又是笑又是擦眼泪的,说前些年穷得就只剩下那一屋子的书了,全靠大太太肯把二姑奶奶嫁过去,沈家时来运转,两兄弟接连高中,这全是二姑奶奶的功劳。”

  如洪金宝家的所言,虽是拍马屁,但也是实情。

  沈侍讲夫人说的是沈家大郎的妻子,杜云瑚的大嫂。

  沈家当年落魄,沈家大郎放下了书卷,满脑子多赚些银子给弟弟念书,仕途、功名都已经不敢奢望了。

  杨氏就一眼相中了沈温彧,谁反对都不管,一心一意要这个读书人给自己当女婿,拿着杜公甫的一句话,鸡毛当令箭,就把婚事定下了。

  从那之后,杨氏又想方设法地周济沈家,让沈家大郎重新捧起书本,进京赶考,自此一鸣惊人,入了翰林。

  想起慈眉善目又爱操心人的杨氏,杜云萝的心中升起了敬佩。

  不单单是敬佩杨氏看人的眼光,更敬佩她的胆量。

  杜云瑚毕竟是庶女,不是嫡女。

  若是杨氏亲生的,她放手一搏,无论输赢,外人都说不得什么,可偏偏是姨娘肚子里落下来的,饶是自家人知道杨氏是善意,庶女也当亲生的养,可把庶女嫁去了沈家,万一沈家两兄弟不能金榜题名,依旧是百无一用的书生,那外人会如何说杨氏?

  气量小,连庶女都容不得。

  杨氏本可以把杜云瑚嫁给合适的官家,不好不坏的,陪些嫁妆,谁也不能说一句坏话,但杨氏就是那么厉害,相中了就不改了。

  如此看来,沈家说杜云瑚旺夫,倒是真的没有说错。

  杜云萝记得,前回甄氏提起来,邵家那儿似乎也这么说过杜云茹。

  杜云茹嫁过去之后,邵元洲高中,又等到了缺,虽说是偏远的岭东,但在杜怀让眼皮子底下做事,能得多少提点帮助,又能省多少人情,和对上峰的讨好奉承。

  来年杜怀让调任江南,邵元洲摇身一变,年纪轻轻成了知府大人,真要羡慕坏了多少还在等缺的进士老爷们了。

  正说着话,华婆子来请平安脉。

  杜云萝请了她进来,见她在中屋里站了一会儿,才撩了珠帘,杜云萝笑着问她:“外头又冷了?”

  “再不久就要腊月了,看这天气,只怕是这几日还要落雪哩,”华婆子从药箱子里拿出了迎枕给杜云萝垫在手腕下,请了脉,道,“夫人放宽心,这一胎安稳着呢。”

  听了这话,杜云萝颔首道:“那就好,我这些日子走动得少,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您生养过哥儿,孕中的事情您也清楚,适当走动走动还是要的,不能总躺着。”华婆子写了方子,交给了锦蕊。

  杜云萝起身,看了一眼西洋钟,道:“这个时辰了,母亲差不多去柏节堂里伺候祖母用饭了,医婆既然来了,也给祖母和母亲去请了脉吧。”

  华医婆应下,随着杜云萝去了柏节堂。

  吴老太君见她们过来,道:“刚请脉了?身子如何?”

  杜云萝说了一切都好后,吴老太君眼角的笑纹又深了几分:“那就好,我也让医婆看一看,年纪大了,总有些力不从心。对了,听说今晚上炖了些羊肉,潆姐儿爱吃,使人去兰语院里说一声,让两个孩子过来。”

  青松应了一声,笑盈盈出去了。

  华婆子给吴老太君请了脉,没开方子,只说了几样调养的药膳,单嬷嬷一一记下,说是晚些拿给厨房里的管事婆子去准备。

  正给周氏请脉,庄珂就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了。

  潆姐儿扑到吴老太君怀里:“曾祖母,我来吃羊肉了。”

  吴老太君哈哈大笑,把潆姐儿抱到怀里:“等会儿多吃点。”(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