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好事

第五百六十六章 好事

  下一页

  周氏的身子是陈年旧疾,以前又叫二房下过药,邢御医给写过一回方子,如今都靠慢慢养着。

  她自个儿看开了许多,也算是一日比一日精神。

  华婆子正要告退,吴老太君指了指庄珂:“你也让医婆看看,不费什么功夫。”

  庄珂自觉身子康健,不需要请什么平安脉。

  不过,吴老太君既然提出来了,她也就没有拒绝,在桌边坐下,伸出了白皙的手腕。

  华婆子的指腹在庄珂的脉搏上按了按,突然咦了一声,神色慎重了许多。

  这番反应,叫吴老太君和周氏都唬了一跳,庄珂更是一脸谨慎。

  几人都不敢打断华婆子看诊,只是静静注视着她的面色。

  杜云萝亦如此。

  她是不信庄珂的身子骨会出什么状况的。

  二房如今想下手的地方有许多,偏偏各处都使不上劲,不能出手。

  穆连潇和穆连康两兄弟平安,底下又有延哥儿、洄哥儿,杜云萝肚子里还有一个,如此情况下,二房越发不会去动庄珂了。

  最最让二房棘手的是庄珂的身份,那可是亲王郡主,一旦她身子不妥当,侯府里的大夫又治不好,慈宁宫里扬手就让太医院里的御医进府了。

  御医不想招惹各府后院的腌臜事情,很多情况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庄珂就不一样了,他们只会奋勇提出一切可能,医治好庄珂来换取赏赐前程。

  二房只要不是傻了疯了,是不会自掘坟墓的。

  华婆子的眉梢一挑,神色渐舒。

  杜云萝看在眼中,等华婆子收回了手,忙问:“大嫂的身子……”

  “给老太君道喜了,给郡主道喜,”华婆子的一张老脸笑得跟开了花似的,“郡主是有身孕了。”

  吴老太君的眼睛霎时瞪大,身子激动地微微发颤:“当真?连康媳妇,你的小日子迟了没呀?”

  庄珂眨了眨眼睛,碧蓝的眸子里满满都是惊讶,很是意外:“我有了?当真的?”

  华婆子冲她点头:“郡主这是还不信哩。”

  庄珂紧紧抿了抿唇,她的确是难以置信呢。

  她生洄哥儿的时候伤了身子,绿洲上的妈妈们都说,她这辈子想再怀一个孩子,只怕是难了。

  庄珂那时候狠狠哭了一场。

  穆连康反过头来安慰她,说他们两个已经是儿女双全了,好好把这两个小的养大,别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庄珂花了好几个月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她生性乐观,渐渐就放下了。

  回京之后,庄珂是悄悄告诉过徐氏的。

  徐氏握着她的手长吁短叹了一阵,也没有纠结什么,对她来说,儿子能回来,就已经是菩萨显灵、老天爷开眼了,再说了,底下还有潆姐儿和洄哥儿,她这个寡居了十年的女人,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她不是那等贪心之人,她感激得要命。

  只是这个事情,他们没有跟吴老太君讲,一来怕老人家会有遗憾,二来不想让二房得意。

  不能生,和庄珂一直没怀上,那是两码子事儿。

  几年没动静,前头已经有孩子了,吴老太君不会出闲话的,可要是提前知道了,多少会有疙瘩,就盼着能想方设法寻偏方,如此一来,彼此都受累折腾,还会失望难过。

  再者,徐氏不想叫二房看笑话,绝对不想。

  因此,庄珂压根没有想到,难以再得一个孩子的她,竟然又有了,在她全然没有准备的时候,就这么来了。

  碧眼倏然间晶莹一片,泪水涌出,她抬手抹了抹,颤着声音道:“小日子迟了有几天了,我自个儿还没放在心上……”

  “日子还浅,郡主放心,我诊的,就错不了。”华医婆拍着胸脯道。

  吴老太君抚掌道:“好孩子,都是好孩子,真是争气。”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纷纷道喜。

  周氏亦是喜笑颜开,催着道:“都愣着做什么?赶紧去给三太太报喜,再使人去门房上看看大爷是不是回来了。”

  华婆子开了安胎的方子,吴老太君仔细问了庄珂的状况,老人长长舒了一口气,笑着道:“老婆子操心了一辈子,这把年纪了,总算是好事儿成双了,孙媳妇们接连给我添曾孙,我今晚上能多吃一碗饭喽。”

  正说着,外头脚步声传来,徐氏顾不上等小丫鬟们打帘子,自个儿撩开帘子就进来了。

  她走得急,身上还有些寒意,伸手想来握庄珂的手,又赶紧收了回去:“瞧我,都乐糊涂了!我就站在角落里烤烤火盆,去去身上寒气。这一胎如何呀?”

  庄珂莞尔,对这个婆母,她素来敬重亲切,便又把状况说了一遍。

  徐氏连连点头,满是细纹的眼睛里氤氲一片,话语里也多了几分哭腔:“老太君,这在一年多以前,我做梦都没想过,连康能回来,我能抱上乖孙子乖孙女,我现在还能亲眼看着我儿媳妇再给添一个。”

  听了这话,周氏也忍不住红了眼睛,屋里有婆子背过身去抹眼泪的,吴老太君见杜云萝都是一脸动容得要落眼泪,赶紧摆手道:“你莫要招我,莫要来招我,我可不跟着你一块哭。

  你没来之前,连康媳妇已经掉眼泪了,现在连潇媳妇都跟着哭了,这可不行的。

  赶紧都收了眼泪,不许哭了。”

  徐氏一面抹眼泪,一面挤出笑容来,道:“老太君教训得是,是不能哭,我也不哭,我今儿个要笑,这都是天大的好事,咱们谁都不哭。”

  单嬷嬷让丫鬟们打了水进来,伺候主子们净了面。

  徐氏柔声问道:“连康还没有回府?”

  青松垂手答道:“之前就使人去门房上传话了,大爷回来就会往柏节堂里来。”

  徐氏满意地颔首,又问:“使人与四弟妹说了吗?”

  “各处都去报喜了,四太太准高兴着呢。”青松道。

  “是啊,这样的喜事,自当各处都高兴着。”徐氏扬起了唇角。

  她知道的,陆氏定会为她高兴,至于风毓院那里,只怕是笑不出来了的。

  他们都不哭,留着让二房上下哭去吧!(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