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七十二章 端倪

第五百七十二章 端倪

  回了韶熙园,杜云萝便把伺候的人屏退,拉着穆连潇在罗汉床上坐下,试探着问道:“在母亲那儿,还有些话没有说吧?”

  穆连潇随意往后一歪,手指勾着杜云萝的手,指尖在她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笑了起来:“你和母亲两个,我谁也瞒不过。”

  杜云萝抿唇直笑。

  她是真的很了解穆连潇,一个眼神、言语中的一个停顿,她都能听出来。

  前世那整整五十年,就是把他这个割舍不下的人,在脑海里夜夜翻来覆去地回忆。

  很多细节,明明没有去记过,也在老去后一点点清晰起来。

  她对穆连潇,是真的用了心思的。

  穆连潇并非刻意隐瞒她们,只不过是不想叫她们担心罢了。

  只是杜云萝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出来,他沉默良久,终是缓缓开口:“我只是有些疑惑而已,并没有实证。”

  穆连潇的声音瞬间低沉了下去,杜云萝的心不由漏跳了一拍,她知道,穆连潇要说的一定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皱着眉头,杜云萝猜测道:“莫非蜀地那儿,真的有人仗着天高皇帝远,要行不轨事?他们和瑞王”

  虽是重活过一世,杜云萝毕竟是内宅妇人,前世从未了解蜀地。

  而前世几十年,深深刻在她心中的朝廷大事,便是瑞王父子谋反了。

  穆连潇的眸中闪过一丝阴郁,他点了点头,复又摇头,斟酌了一番,道:“正如临行前,母亲告诉我的,蜀地世家耕耘多年,根基深且复杂,彼此又多是姻亲,外人想摸透讯息,极难。

  因而我很难说,他们之中是不是有人蓄养私兵,或者是拿银子在供瑞王府。

  只是,我们到邳城时,听说了一样事情。”

  蜀地邳城,正是穆元婧的婆家刘家的世居之地。

  邳城刘家,不仅在蜀地,在全朝也算是叫得起名号的。

  恰逢穆元婧的婆祖母大寿,蜀地不少世家上门贺寿。

  穆家和刘家十年未来往了,他们家的人最近一次见穆连潇时,他还是个十岁出头的少年人,与如今的身量全然不同。

  穆连潇胆儿大,弄了张帖子,乔装一番进了刘府大门。

  外院里摆了几十桌招待男宾们,有人吃多了酒,就问了起来,说是去年来投奔刘家的亲戚,今儿个怎么没见着人。

  刘家的下人说,那位老爷为了给老太太贺寿,出城采药时不慎摔断了腿,正在屋里养着。

  一听这话,众人皆是赞那位老爷是有心人。

  有人夸,自然有人损。

  说那一位拖家带口来投奔,不拿出些“孝”心来,怎么吃喝刘家的?

  便是本家人,也要尽力的。

  穆连潇听了之后觉得稀奇,便打听了一番,原来那位老爷是去年秋天才来的,说祖上也是蜀地人,姓刘,祖辈去了外地行商赚钱,到了他这一辈,总算攥下了银子,就要依着祖父、父亲的意思,落叶归根,回到蜀地。

  只是过去了几十年了,祖父也没说清楚到底是蜀地哪城人,只能求上西蜀刘家,以刘家在西蜀的名望,兴许晓得一些同姓之事。

  西蜀刘家也是热心,帮着查了,才发现这商人的祖上是刘家旁支子弟。

  那刘商人算是寻到了根,又和现今刘家掌事的老爷同辈,且和睦,便顺了人家的意思,搬入了刘家大宅。

  同姓投奔,原本不算什么大事。

  让穆连潇惦记上的是“去年秋天”、“姓刘的商人”这两点。

  宣城里围了昌平伯府时,桂树胡同里的刘老爷一家却走了个干干净净,根本寻不到踪迹。

  事后,穆连潇也让人再去江南打听过,那刘老爷并没有返回江南,天下之大,再无法确定他的去处。

  而现在,在临近的时间里,出现在邳城的刘商人,会不会就是当初桂树胡同里的刘老爷一家?

  杜云萝听穆连潇仔仔细细说来,一个心提得老高,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唾沫。

  饶是穆连潇平平安安在她眼前,听他说乔装进入刘府,杜云萝依旧是担心的。

  待听闻那刘老爷一家兴许就是去了蜀地,她整个人打了个寒噤。

  宣城围剿的那几日,对杜云萝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回忆,尤其是府衙后院的大火,一想起来,杜云萝就浑身不自在。

  穆连潇看在眼中,按了按杜云萝的掌心:“莫怕。”

  杜云萝望着穆连潇沉沉湛湛的眸子,颔首道:“不怕的,你快跟我说,两家人是不是同一家?”

  穆连潇点了点头。

  他心生疑惑之后,自不肯轻易放过。

  寻了个机会,远远瞧过那刘商人一眼。

  穆连潇眼力好,就算刘商人的衣着装扮有了变化,整个人的体型也胖了一些,但每个人的举手投足是骗不了人的,穆连潇和刘老爷吃过几次酒,且从前每每接触,都是以探究和质疑的心思去观察的,因此记得格外清楚。

  毫无疑问,刘商人就是刘老爷。

  他离开了宣城,来到蜀地,投奔了刘家。

  “这就奇怪了,”杜云萝轻咬下唇,思索着道,“他曾说过,他祖籍江南,侯爷也让疏影去打听过,江南的确有刘姓行商人家,因着争家产,而有子弟远赴岭东,说的就是那个刘老爷。

  他在宣城待不下去,不回江南也合理,可为何要去蜀地,还说是落叶归根?

  那邳城刘家,怎么就还能在族谱上寻到这么一个旁支,让他登场入室?”

  穆连潇听完,眼中猝然有了笑意,伸手在杜云萝的鼻尖上刮了两下:“我的云萝是越来越厉害了。”

  杜云萝没防备他会如此,嗔也不是笑也不是,亏得是脸皮够厚,道:“说我厉害,可见侯爷也想到了,可查出些端倪来?”

  穆连潇的笑容淡了淡,指尖在几子上轻轻瞧着,道:“这正是我拿捏不准的地方。”

  他查过刘商人,他身边的夫人、儿女,与在宣城上还算对得上,只是,有人说起,刘商人边上还有一个跛子。

  那跛子佝着背,脸上有伤疤,似是半百年纪,因着面目太过可怖,平日里都待在屋里并不出门。

  刘家的婆子们见过他,被吓得要命,私底下碎嘴,这才叫人传了出来。

  这个跛子,是在宣城之中并未出现过的。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