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规矩

第五百七十三章 规矩

  穆连潇说得有些悬乎,杜云萝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桂树胡同的刘老爷一家,杜云萝也是认识的。

  那胡同就在宣城府衙后街不远,很是清幽,胡同里住的人家不算多,左右都是邻里,平日里出入也能打个照面。

  尤其是那刘老爷,搬来的时候就格外招人眼。

  那上好的家具,都是从外地搬过来的,杜云萝一看就知道是值钱的好东西。

  等刘家人入住之后,还经常给左邻右舍分些吃食。

  刘老爷祖籍江南,家中厨娘做得一手的江南好点心,又曾行商关外,还有厨子做胡饼,每每送来,洪金宝家的也见过那刘家下人。

  在宣城的日子里,杜云萝不像在京中时要打理侯府中馈,日子格外清闲。

  养胎之时,又无趣得很,为了给她打时间,洪金宝家的经常说些邻居们的趣事。

  经过洪金宝家的一说,刘老爷家到底几口人,杜云萝心中很是清楚。

  他们家里,是没有一个脸上有伤疤的跛子的。

  若真有那么一个人,他特征如此明显,洪金宝家的早就说出来了。

  “那跛子到底什么来历?”杜云萝喃喃道。

  穆连潇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妻子此刻的思索正是他在邳城时的疑惑。

  为了弄清楚,鸣柳可是豁出去了。

  大宅之中的消息,往往是三姑六婆们传出来的。

  鸣柳着了女装,装扮成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妇人,亏得是天气已经转凉,领子高些挡风也不会叫人起疑,这才没有露出喉结来,衣裳厚一些,也能遮挡了身板。

  他随着给刘府每日送瓜果蔬菜的小贩入府。

  刘府厨房里的婆子们初初见这漂亮又嘴甜的小娘子,得了空闲便与她说话。

  鸣柳声音还算纤细,并不使人起疑,与那些婆子熟悉之后,便巧言说想学几样大户人家的菜肴开开眼。

  “学做菜?”灶上的娘子哈哈大笑起来,“我看你那双手也是做粗活的,咱们城中但凡会做事的娘子,有哪个不会做菜的?你可快别来消遣婶子们了。”

  鸣柳笑着道:“我从小给爹娘做饭,也就是胡乱做熟了,家里穷,吃饱了要紧,不懂什么好吃不好吃的。

  现在跟了个给府上送菜的,总算是不愁饿了,这不就想学着弄些好的。

  我这几日来,看婶子们做饭,闻着就香,再说那模样,红红绿绿的,看着就让人流口水呢。”

  “这张嘴呦,真是甜的,”那娘子喜笑颜开,“婶子与你说,嫁了人呐,做事勤快不是最要紧的,生个大胖小子才是头一桩,再者啊,做一手好菜,吃了就让人忘不了了。那男人要是敢不听话,就让他外头吃猪食去!饿上两顿,就老实了!”

  一席话换来一厨房的笑声。

  鸣柳低头道:“这不就想着让婶子们教教我嘛。”

  “不是婶子自夸,婶子母女两代在这灶上掌勺,内院里老太太、太太奶奶们,哪个不夸婶子手艺?

  府上设宴,婶子也从未给主家们丢过人,说这菜上不了台面。

  你真要学,好,等下留下来,婶子做午饭时你就瞧着,我教你两样。”

  那娘子说完,站在边上嗑瓜子的婆子嘿嘿一笑,吐了瓜子壳,道:“于家的,吹牛也要量力而为,莫要闪了腰了。

  你说院里各个夸你手艺,我怎么听说,送去善老爷那儿的菜,给一股脑儿给扔了出来?”

  于家娘子的脸胀成了猪肝色,道:“善老爷一家从外地来,吃不惯咱们邳城口味,有什么稀奇的。

  再说了,嫌弃我手艺的也不是善老爷和太太,是那个鬼见愁!

  那个人呐,哎,还用我说他?

  整个府里谁不知道啊,难伺候!

  一个鬼脸跛子,规矩比天还大,这不行那不成的,咱们老太太屋里都没那规矩!

  我就不懂了,一个行商人,哪里学来的乱七八糟的谱儿?

  咱们刘家也是几百年的世家了,论规矩,只怕京中皇亲国戚也就这样了,就这些商人,自以为是,想出来的什么破规矩呢,正经人家哪儿有呀?

  要我说,不就是那没见识的村里农妇,满脑子只想着哪日飞黄腾达了,能一顿吃两个大白面馒头吗?”

  话音未落,厨房里哄笑一片。

  鸣柳见正好说到那跛子上,便试探着又问了两句。

  婆子们来了话题,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跛子所谓的规矩。

  刘府下人没见识,鸣柳毕竟是京中侯府出来的,见多的公候伯府里的“讲究”,一听也就明白了。

  那个跛子的规矩,是一些勋贵之中的老人们爱讲究的细节,年纪越大,忌讳越多。

  鸣柳从厨房里打听了不少事儿,这才算功成身退。

  思及那几日鸣柳出入的扮相,穆连潇都忍俊不禁,但还是没有把这细节与杜云萝说。

  若说了,杜云萝绷不住笑脸,下回见到鸣柳肯定笑出声来。

  思及此处,穆连潇含笑道:“打听出来的,那跛子规矩极重,而且是公候伯府里的老规矩,很难伺候……”

  杜云萝微怔,待细细琢磨了一遍穆连潇的话,她的心咯噔一声。

  公候伯府里的老规矩,那刘家人是断断不可能有的。

  穆连潇与刘家人打过交道,若他们早就习惯那种规矩,举手投足之间,肯定会有端倪,这是刻在骨子里,不是想掩盖就能掩盖的。

  刘家人没有,但跟着刘家人出现在邳城的跛子有。

  那个跛子的身份……

  “你是说,那个跛子也许是……”杜云萝顿了顿,沉声道,“也许是昌平伯府的人?”

  穆连潇抿唇,神色严肃,半晌道:“也许,是昌平伯本人。”

  杜云萝倒吸了一口凉气。

  即便她心中隐隐有这么一个想法,可亲耳听穆连潇说出来,她还是有点儿难以置信。

  那个昌平伯明明是死了的。

  去年,杜怀让围了昌平伯府,伯府里一干人等自尽,昌平伯也自刎了,整个伯府一通大火烧了个干净。

  当时都是清点过的,也是这般上报朝廷的,按说是不会出差错的。

  突然间,一个念头划过脑海,杜云萝沉沉看向穆连潇:“烧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