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身份

第五百七十四章 身份

  两个字出口,杜云萝仿若又闻到了空气中浓郁的焦味。

  昌平伯府的大火烧红了半边天,杜云萝记得,她站在府衙后院的天井里,都能看到那通红的天色,以及那浓浓的黑烟。

  这样的大火下,昌平伯府变成了废墟。

  别说是府中的花草了,连那院落屋子,恐怕都烧得只剩下焦炭一样的架子,一推也就倒了。

  这种状况下,府中的那些人,又会被烧成什么模样?

  杜云萝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见过被火烧着的人。

  那人就在她的面前,前一刻才刚刚被她砸晕、一头栽倒在地、本来应该是一动也不动的人,下一刻,就在火中痛苦的翻滚,尖叫声和火燃烧的滋滋声混在一起,让杜云萝毛骨悚然。

  杜云萝浑身都不舒坦了,那一日的场景,一直存在她心中,平素不会去想,可一旦想起来,就让她入坠冰窖。

  她不会后悔出手伤人甚至杀人,她当时没有做错,也必须那样做。

  两世为人,生命到底有多重,她比前一世十几岁时的自己更明白,有更多的感悟。

  也正是因此,亲手杀人的负担依旧会压着她。

  不关是非。

  等火扑灭之后,杜云萝没有去看过那具尸体,可她能想象得到,那人肯定是烧焦了。

  昌平伯府的火势比府衙后院的厉害多了,昌平伯的尸体,一定也是焦黑焦黑的。

  “当时是仵作验了之后确定的身份?”杜云萝壮起胆子来,问道。

  “是。”穆连潇颔首。

  昌平伯里的一塌糊涂的,全靠仵作一具一具地分辨,从身量年纪性别,这才一一对上了号。

  认出来的昌平伯的尸首,穆连潇也是亲眼去看过的,当时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可这一次,在邳城获得线索之后,他不禁反过头去审视。

  也许当时是出了错的。

  那种状况,出错也不是不可能的。

  杜云萝下意识地握住了穆连潇的手,他掌心的温度让她稍稍安心,思索道:“昌平伯是帮着瑞王做事的,他事败之后,还会跟着瑞王吗?若他和瑞王还有联系,那他去了蜀地,是不是”

  瑞王还未起兵,正是招兵买马的时候,他的左膀右臂断了一条,他若在此刻彻底抛弃了昌平伯,就会让跟着他谋划的人寒心,因此瑞王断不会不理昌平伯。

  昌平伯在外人眼里已经死了,又是个毁了相貌的跛子,即便进京,都不一定被人认出来。

  瑞王要安置他,以防万一不叫他进京,这可以理解,但去了蜀地

  这是昌平伯自己的想法,还是瑞王的主意呢?

  昌平伯跟着刘老爷,以刘家族亲的身份住进了邳城刘家,总不会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吧。

  “也许,圣上让你去蜀地是去对了。”杜云萝道。

  穆连潇苦笑,圣上怕蜀地那些世家仗着山高皇帝远而生出别样心思来,这一趟,他的确没有抓到蜀地世家的大把柄,但那个跛子真的是昌平伯的话,就很难说,蜀地这些人有没有参与到瑞王的谋反路上去了。

  “我已经禀明了圣上,会有法子去摸一摸那跛子的老底的。”穆连潇宽慰杜云萝道。

  这种事情,穆连潇这种临时走一趟的比不上在当地扎根的官宦,就像是宣城里的杜怀礼,数年耕耘,才能慢慢把昌平伯的小尾巴抓住。

  蜀地那儿,圣上肯定也有所安排。

  穆连潇的消息让圣上吃惊那老贼的金蝉脱壳,就不会视而不见了。

  不过,瑞王谋反一事,穆连潇是无法与圣上言明的。

  他的消息来自于杜云萝的“黄粱一梦”,这根本不是能摊在台面上说的东西,瑞王与圣上一母同胞,皇太后又健在,没有真凭实据,是决不能指证瑞王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圣上心中对瑞王有些想法,作为臣子的,在没有实证之前,也不能那样做。

  杜云萝沉思一番,与穆连潇商议着:“大伯父来年就调任江南了,我母亲之前来看我,说大伯母来过信,今年回京过年,二月里再赴任去。我琢磨着,这都要腊月了,大伯父他们也快要京城了。等他们回来,你不妨再与大伯父和大哥说一说此事,当时是他们带人验的昌平伯府,也许会有些细碎印象。”

  穆连潇点头,笑了起来:“你不说,我也要去寻他们问的,不仅仅是我,圣上肯定也会问。”

  说完了这些,杜云萝想起一桩事儿来,道:“侯爷问疏影拿了普陀山的檀香了吗?二伯那儿还等着你送去呢。”

  “我使人去和疏影说一声。”穆连潇拍了拍脑袋,“还是你的记性好,我的云萝呀,就是我的贤内助。”

  杜云萝挑眉,轻轻啐道:“别溜须拍马了。”

  穆连潇扑哧就笑了,伸手把杜云萝带到怀中,掌心在她的背后一下一下抚着:“好,不拍马,就拍拍你。”

  杜云萝咯咯直笑。

  碍着肚子里的孩子,笑闹也不敢过分了,穆连潇几乎是时时小心着。

  底下人去传了话,也就一个多时辰,疏影就让人把檀香送来了。

  穆连潇打开,递给杜云萝闻了闻:“是不是真有名堂?”

  杜云萝凑过去,闭着眼睛细细嗅了嗅:“是与京中各府常用的檀香有些许不同。”

  穆连潇唤了洪金宝家的进来,道:“给尚欣院里送去。”

  洪金宝家的匆匆走了一趟,良久又来回话,说是穆连诚今日在家,特特谢过了穆连潇。

  因着穆连潇是出外返京,两夫妻就商议着回娘家问安的日子。

  按说腊月里极少走亲的,但女婿远行而归去岳家请安,倒也不稀奇。

  本是定了腊月初二回去的,正准备出门,杜府那里却使人来报,说是杜怀让一家已经到了家了。

  长房归来,府中定是忙碌极了,这时候回去,便成了添乱的了。

  因而又等了一日,杜云萝和穆连潇才回娘家去见礼。

  马车一路到了二房外头。

  杜云萝刚撩开帘子下车,一眼见到的除了甄氏之外,还有许久不见的杨氏,一股子亲切感犯上心头。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