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明白

第五百七十九章 明白

  杜云萝前脚回到韶熙园,后脚单嬷嬷便过来了。

  “夫人刚走,小厨房里就使人送了些蜜煎,都是新鲜做得的,”单嬷嬷放下一小坛子,“老太君说您喜好这些,让奴婢给您送来。”

  杜云萝抿唇直笑:“之前是醉枣,这次是蜜煎,老太君那儿的好吃的,我可没少吃了。”

  单嬷嬷垂眸,道:“您喜欢便好。”

  只一坛子蜜煎,是无需单嬷嬷亲自走一趟的,杜云萝心里清楚,让人守了明间房门。

  单嬷嬷规规矩矩坐着,她的头发梳得整齐,只是年纪在那儿了,鬓角有不少白发。

  “夫人,老太君有老太君的考量……”单嬷嬷叹息道。

  “妈妈特特来与我说,是怕我觉得委屈?”杜云萝直截了当问道,见单嬷嬷欲言又止,她摇了摇头,“妈妈,我不是糊涂人,我怎么会觉得委屈?孰轻孰重,我分得很清楚。祖母没有做错,我又何来委屈?”

  这不是违心之言。

  吴老太君做事,素来公允妥当。

  定远侯府不是市井小民、乡村农夫,很多事情的决断,也不是几个巴掌几下棍棒的事情。

  牵连的是整个侯府、整个穆家宗族百年的荣耀和几百人的性命。

  二房谋算着爵位,害了穆连康,又要害长房,别说是吴老太君还不知道二房在老侯爷的战死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便是知道了,她又能如何?

  让穆元谋暴毙?

  不,那不仅仅是一个穆元谋,练氏也躲不过,但是人死了,事情就完了?

  是的,都完了,整个定远侯府都完了。

  定远侯府今日荣光,穆连潇兄弟少年得志,是御前红人,在京中有多风光,就有多招人恨。

  想踩着定远侯府往上爬的人多得是了!

  定远侯府里莫名其妙死了一个老爷、太太,有心人梳理一番,寻些蛛丝马迹,穆连潇要如何面对圣上质问?

  穆元谋害的是父亲兄弟,但也是领军作战的将军先锋,在沙场上动手,就是拿战事、拿成千上万的兵士们的性命来谋私利,一条谋危社稷的罪名,就是抄家灭族。

  杜云萝重活一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她要和穆连潇长长久久走下去,要携手赴老,怎么能让丈夫上了断头台,让自己和孩子充入奴籍?

  就算吴老太君要大义灭亲,要和穆元谋算账,杜云萝都不会许的。

  要让二房失势,要让他们日夜难安、美梦破碎,可以有很多种法子,她为什么要选同归于尽的路子?

  吴老太君饱受亲情煎熬之苦,还要在其中制衡,让这祖宗家业传到穆连潇手中,往后再传给延哥儿。

  她已经心如刀割了,杜云萝又怎么会不懂老太君在做什么。

  “妈妈,我从前是世子夫人,今日是侯夫人,往后会成为老太君,这是我要走的路,我不会生生把这路给堵上,去做傻事。”杜云萝沉声道。

  单嬷嬷闻言,满是皱纹的唇角微微颤动。

  有那么一瞬,她在杜云萝身上看到了吴老太君和周氏的影子,一个能把定远侯府的几代荣耀抗在肩上的女人的影子。

  “夫人,做傻人容易,做明白人难啊。”单嬷嬷苦涩叹气。

  吴老太君就是个明白人,所以这两年,她才这般辛苦。

  杜云萝品着单嬷嬷的话,哑然失笑。

  可不就是嘛!

  傻人多容易,她前生不就是傻吗?

  像晋环那样,傻得厉害,半年前晋环在灵堂那一闹,把平阳侯府占的那点儿理都给闹没了,自己没落到好,还让娘家受了不少讥讽笑话,不得不退让三步。

  她傻了几十年,这一世,要做个明白人了。

  单嬷嬷见杜云萝是真的通透,这才起身准备告退,还未出去,穆连潇回来了。

  “妈妈怎么来了?”穆连潇笑着问道。

  单嬷嬷指了指那一坛子蜜煎,说了来意。

  穆连潇道了谢,让人送了单嬷嬷出去,这才扭头看着杜云萝。

  杜云萝扑哧就笑了,她知道穆连潇精着呢,蜜煎这种说辞,他是不会信的。

  “二婶娘过两天要去看乡君,让我陪着去,祖母应了,叫单嬷嬷与我一道,”杜云萝夹了一颗蜜煎,含在嘴里,甜滋滋的,“妈妈怕我对祖母有误解,就……”

  穆连潇失笑,见杜云萝把一颗蜜煎凑到他嘴巴,他张口含住,而后眉头紧锁。

  太甜了,甜得他嘴里不自在了。

  “云萝,那你对祖母有误解吗?”穆连潇支着腮帮子问她。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你当我傻的?”

  穆连潇忍俊不禁。

  “祖母让单妈妈同行,莫非是怕二婶娘行事偏了路子?”杜云萝转眸问他。

  穆连潇看着那双杏眼里的狡黠打趣,不由哈哈大笑:“你当二叔父是傻的?”

  杜云萝一怔,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穆连潇怕她笑岔了气,赶紧扶着她给她顺气。

  两日后,杜云萝与练氏一道往平阳侯府去。

  一路上,练氏一言不发,整张脸绷得紧紧的,只喃喃了一句:“慧儿的身体也不知道如何了……”

  想起穆连慧,练氏心里就憋得慌。

  守孝三年是不假,但同在京城,按说该每一旬半月的让底下丫鬟婆子回来报个平安,可穆连慧倒好,一点消息没有。

  最初时,练氏使人去平阳侯府交代过,穆连慧不冷不热带回来了几句话,大抵就是她在那儿饿不死,叫练氏别操这份闲心。

  练氏无奈极了,偏偏穆连慧手底下那几个都被她训得服服帖帖,根本不敢私底下来定远侯府报信,叫练氏无可奈何。

  马车入了平阳侯府,晋家大奶奶就候在了二门上。

  “祖母和母亲身子不适,不能前来迎接,还请侯夫人和亲家太太莫要见怪。”晋家大奶奶笑着道。

  杜云萝和晋家老太太一样是侯夫人,只是年纪辈分相差,平阳侯夫人端架子,杜云萝也不介意。

  她就是陪着练氏走一趟的,又不是来跟平阳侯夫人婆媳吃茶聊家常的,人家称病不露面,她反倒是省事。

  练氏清了清嗓子,道:“我们乡君没有病吧?”

  “瞧亲家太太说的,乡君一切安好。”晋家大奶奶笑得干巴巴的,目光落在杜云萝的大肚子上,心里直叫苦。

  练氏要来看穆连慧,平阳侯府肯定是不拦着的,可带个孕妇来,这算什么意思?

  万一有什么闪失,他们平阳侯府可就麻烦大了。

  说起来也都怪晋环,前回惹是生非,亏得她今日不会回来,要不然,肯定要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不让晋环到人前来,免得那张嘴里又冒出些乱七八糟的话来,把大肚婆气着了,这还能善了吗?(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