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章 素净

第五百八十章 素净

  穆连慧一身素衣,歪在榻子上。

  她寡居在这小院里,屋里鲜艳的摆设早叫她撤了,留下的就是几块顽石、几样玉器,一眼望去,干净极了。

  她也喜欢这样的干净。

  有时候,穆连慧闭着眼睛会想起前世。

  她去看望孀居的杜云萝时,她说,云萝,我觉得你还是以前好看,你戴珊瑚头面,穿云萝色的衣衫时,最好看。

  那是穆连慧的真心话。

  当时杜云萝也说了一句真心话。

  大姑姐,我也觉得你是以前好看,温润如玉,清雅宜人。

  时至今日,穆连慧也是这样认为的,当年闺中的自己是最好看的,即便眼下也换下了金银,穿着素净,可她也不是那个温润如玉、清雅宜人的她了。

  毕竟过去了几十年了,谁都会变的。

  穆连慧勾了勾唇角,笑容讥讽。

  只不过,再是变化,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穆连慧低喃。

  她有些吃不准了。

  前几日,晋环回娘家走亲,与她的母亲平阳侯世子夫人说了气话。

  晋环说,她在婆家的生活并不算顺心,妯娌相处一直都是磕磕绊绊的,而她和霍如意之间,更是水火不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两年,霍如意和她斗嘴甚至动手,从去年春天起,就变成了一颗软钉子了,无论晋环如何找事,霍如意都懒得理了。

  妯娌相争,你来我往,以前都是各打五十大板,现在好了,霍如意退让了,就成了晋环的胡搅蛮缠,一个人挨训了。

  晋环又是气又是急。

  平阳侯世子夫人劝她,叫她也别跟霍如意过不去,否则只有吃亏的下场。

  晋环那个脾气,根本听不进去,和世子夫人大吵了一通。

  穆连慧原本就留意着晋环的动静,那两母女吵得又热闹,消息就传了过来。

  说不意外是假的。

  晋环和霍如意都不是重活一世的人,没有前世经历,她们这个年纪时的脾气,应该和前世是一模一样的。

  那为何原本要掐得死去活来,掐到她们的丈夫兄弟失和,甚至在寺院里大打出手,害得劝架的晋尚失足摔死的两妯娌,这会儿就变了呢?

  不是,晋环没有变,变得是霍如意。

  穆连慧百思不得其解,干脆翻了个身,打算小睡一会儿。

  才刚刚闭上眼睛,临珂进来道:“乡君,太太和侯夫人来看您了。”

  穆连慧连眼皮子都没有睁:“怪了,我那婆母和婆祖母会大驾光临?”

  临珂忙道:“不是的,是咱们定远侯府的太太和侯夫人。”

  穆连慧的身子一僵,撇嘴道:“她们来做什么?”

  “你说我来做什么?”练氏在外头正好听见一句,想到这些日子替女儿操心,换来这么一句冷话,心里不落位,沉声道。

  穆连慧缓缓坐了起来,顺手理了理披散的长发,看着来人。

  杜云萝亦静静看着穆连慧。

  穆连慧似是比半年前瘦了一些。

  “还是云萝争气,”穆连慧的视线落在杜云萝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可真叫人羡慕。”

  杜云萝抿唇,道:“如今府里也没什么要操心的事情,心情舒畅了,也就”

  练氏闻言脸色一白,杜云萝这分明是意有所指。

  穆连慧眸子一紧,复又笑了:“我就是喜欢云萝的聪明。”

  晋家大奶奶候在一旁,心思一动,道:“乡君和亲家太太许久不见了,母女之间定是有些亲近话,我也就不在这儿凑着了。”

  杜云萝拦住了晋家大奶奶,道:“我前回过来,都没顾得上看看府中园子,不如大奶奶陪我走走?”

  比起和练氏待着,杜云萝情愿和晋家大奶奶一道。

  晋家大奶奶就差把谨慎、小心写在脸上了,恨不得拿轿子来抬她,就怕她有一点儿闪失。

  果不其然,晋家大奶奶闻言,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她是不愿意与一个孕妇一道的,出了什么差错,哪儿说理去?

  她巴不得把练氏和杜云萝就送到穆连慧跟前,等下再稳稳当当送出去,这事儿就算办妥了,能少沾就少沾。

  只是杜云萝已经开了口,晋家大奶奶也只能答应了。

  单嬷嬷扶着杜云萝去了平阳侯的园子里。

  晋家大奶奶干脆找了个花厅,让杜云萝坐下来,打开前后窗子,又能看景,又不用走路折腾。

  穆连慧见杜云萝走了,斜斜看了练氏一眼,往后倒下去,歪在榻子上。

  练氏看她这幅样子就心焦:“你瞧瞧你,披头垢面,算个什么样子?”

  穆连慧咯咯笑了起来,声音却是冰冷的:“我撒泼打人、痛哭骂人、甚至是光着身子从您肚子里爬出来的样子,您都见过,披头垢面出现在您跟前,又算得了什么?”

  练氏被她一堵,胸口不由一通,叹道:“你是在怪我?你前回跟连诚动手,我说你的不是,你到现在还记恨我?”

  “说不上记恨。”穆连慧道。

  “那又是什么?”练氏话一出口,肩膀低垂下去,伸手握住了穆连慧的手,“你想回娘家,这事儿并不是我不答应你,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便是要守一辈子,我也希望你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我能知冷知热。

  可是慧儿啊,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能说回娘家就回娘家的?

  起码要老太君松口,要让宫里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元婧若不是碰见给父兄奔丧,她也回不来京城。

  平阳侯府就在京城里,又和我们定远侯府不相上下,我们”

  “您想说的道理我都明白,”穆连慧打断了练氏的话,半垂着眸子,道,“我知道我的事情您插不上手,我如今只求着,你们别来管我了,让我自个儿清净着吧。”

  练氏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咬着牙,道:“怪我吧怪我吧,你也怪我,他也怪我,你们谁都怪我吧!”

  “他?”穆连慧挑眉,嗤笑道,“您说父亲呀?”

  “在他眼里,我就是短视浅薄之人!”练氏声音发颤,悲戚极了,“慧儿,从连潇媳妇进门,这几年,娘的日子难过啊!”

  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