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名堂

第五百八十二章 名堂

  单嬷嬷为吴老太君伤心。

  她本以为,穆元谋把穆连康扔在了北疆,已经是大错了,可没有想到,在那之前,二房就已经……

  父亲、兄弟,这都下得了手!

  为了一个爵位,当真是,丧尽了天良!

  单嬷嬷伺候过穆元婧一段时日,从她嘴里,什么恶毒的猜测都有过,唯独这一样,是连穆元婧都不敢猜的。

  吴老太君要是知道了……

  单嬷嬷死死攥紧了掌心,悄悄原路退回,出了后院门,又绕回前头,再进了穆连慧的院子。

  如此走了一圈,她的心情平静了许多,起码从脸上已经看不出端倪了。

  仔细交代了穆连慧一番,单嬷嬷扶着练氏往外走。

  练氏心不在焉,整个人恍惚极了。

  单嬷嬷看在眼里,恨在心中。

  她日夜伺候老太君,定远侯府里,没有人比单嬷嬷更明白吴老太君的想法。

  穿过游廊,看着天上没有半点暖意的太阳,单嬷嬷冷笑一声。

  前头是五六级的台阶,单嬷嬷没有提醒神游了的练氏,甚至在练氏失足时松开了手。

  练氏惊叫一声,整个人往前扑倒,一下子摔落了台阶,倒在地上起不来身。

  单嬷嬷这才追了上去,急切道:“二太太、二太太,磕到哪儿了?都怪奴婢没有拉住您。”

  练氏痛得龇牙咧嘴,连说句话都岔气,只能靠着单嬷嬷,痛出了一头大汗。

  晋家大奶奶陪着杜云萝吃茶,一个丫鬟跌跌撞撞跑来,她心中不由就咯噔一声,这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底下人怎么会这般没规矩。

  “大奶奶,亲家二太太摔了,似是伤了腿,这会儿都不会动弹了。”小丫鬟道。

  晋家大奶奶蹭得站了起来,顾不上再多问几句了,匆匆就随着去了。

  杜云萝亦是一脸诧异,好端端的,练氏怎么就摔了?

  还是说,穆连慧说的话实在糟心,练氏心痛之余,没留意脚下?

  杜云萝也起身,让锦蕊扶着她不疾不徐过去,等到了出事的地方,就见那儿已经围着不少人了。

  “怎么回事?”杜云萝上前去,柔声道,“二婶娘,摔得厉害吗?”

  练氏抬眸,正好就看见杜云萝的肚子,她恨得不行。

  她想让杜云萝摔个大跟头,结果,杜云萝好好的,她自己脚下不留心,摔成了这个样子。

  练氏说不出话来,单嬷嬷答道:“是奴婢的错,下台阶时没拉住二太太。”

  杜云萝仔细看着练氏。

  练氏好像痛得很厉害,左脸颊上磕破了皮,出了些血,冬天衣服厚,也不知道身上伤得如何,但看她的样子,大约不怎么好。

  医婆很快就来了,替练氏一看,道:“太太伤着腿了,要把骨头接回去,再躺上一些时日,慢慢养着。”

  晋家大奶奶脑袋瓜子一转,赶忙道:“伤了腿呀?亲家太太,我们府上这医婆就会些小病小痛的,伤筋动骨的事儿,肯定不及定远侯府的医婆大夫们精通,您看,不如我赶紧送您回去,别耽搁了您接骨。”

  练氏听了这话,气得哼哧哼哧直喘气,她连站都站不起来,晋家大奶奶就想把事儿往外头推。

  可她是自己失足,实在赖不到人家头上,再说,晋家大奶奶说的也是实话,将门的大夫对跌打损伤最有心得。

  练氏还未表态,晋家大奶奶又去问杜云萝。

  杜云萝一点也不介意让练氏多痛上一会儿,便道:“那就有劳大奶奶了。”

  没一会儿,软轿来了,练氏被抬了上去,一路送到了二门上。

  杜云萝与晋家大奶奶道:“我二婶娘这个样子,肯定是坐不直的,马车上就这么大的地方,我不上去挤她地方了。大奶奶再给我安排辆马车吧。”

  今日过来,就杜云萝、练氏、锦蕊和单嬷嬷四人,就只备了一辆车。

  这个时候,杜云萝不想和练氏一道,免得练氏借着伤痛,双手故意往她身上招呼。

  回到了定远侯府,府里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把练氏抬回了风毓院,又使人去请大夫。

  单嬷嬷径直到了柏节堂。

  吴老太君靠坐在罗汉床上,道:“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

  “做好了。”单嬷嬷低声道。

  吴老太君缓缓点了点头,刚要接着往下吩咐,却见单嬷嬷唇角紧抿,她心中一沉:“阿单,你有什么话想说?”

  见单嬷嬷犹豫,吴老太君轻声笑了:“我们主仆一道这么多年,你有什么心思,还能瞒过我吗?说吧。”

  单嬷嬷深吸了一口气,死死忍住眼中泪水,把在穆元婧的窗外听到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了吴老太君。

  吴老太君老迈的身子骨颤抖着,她拽紧了身下的金钱蟒条褥,一双眼睛红得像是要滴下血来。

  可她没有倒下去,她一个字不漏地听完了单嬷嬷的话。

  单嬷嬷看得胆战心惊,就怕吴老太君一口气顶不住就晕厥过去,她眼中含泪,嗫嗫道:“老太君……”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止住了单嬷嬷的话。

  这个时候,什么话都没有用。

  她的儿子害死了她的丈夫、害死了另外两个儿子,这样的打击,太沉了。

  吴老太君闭着眼睛,忍着心中痛楚,缓缓平息着心绪。

  屋里,只余下西洋钟的声音。

  良久,吴老太君再开口时,声音似是一下子老迈了十几岁,她嘲弄一般地勾了勾下垂的唇角:“阿单,你说我是假糊涂,还是真糊涂呢?”

  单嬷嬷抬手抹了一把眼泪。

  吴老太君笑了起来,她缓缓移动着眼珠子,看着这柏节堂里暖阁里的摆设家具。

  她嫁进来之后,除了跟着穆世远去了北疆的那几年,其余的几十年间,一直就住在这里。

  这个屋子,从年轻时的花团锦簇,到现在的素雅干净,这是她慢慢长的一生,而她的丈夫,没有陪她走完。

  “阿单,”吴老太君握住了单嬷嬷的手,“你看,我还是有些名堂的,后头的事儿怎么做,不用我再吩咐你了,你去做吧。”

  “唉。”单嬷嬷应下,她明白,吴老太君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

  单嬷嬷退出来,看了一眼守在门边的青松,目光温柔:“去一趟风毓院,看看二太太的伤要不要紧。”

  青松低眉顺目,应了一声,匆匆去了。

  单嬷嬷偏转过身子,往暖阁方向又看了一眼,呼吸沉沉。

  是了,她陪了老太君这么多年,这把年纪了,后头的事儿,要办得更好。(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