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钻心

第五百八十三章 钻心

  杜云萝没有去风毓院。

  半途上就叫得了信的周氏给拦了下来。

  周氏温柔地握着杜云萝的手,仔细问了平阳侯府里的事儿,道:“我有数了,医婆说你二婶娘伤了腿,要接骨了,那你就别过去了,免得吓着。你还是去老太君那儿,跟她说说话。”

  杜云萝晓得周氏的意思。

  伤筋动骨,最是疼痛,练氏是个妇人,又不是穆家兄弟这样的习武之人,从来没吃过这种苦头,到时候痛得大叫,杜云萝在一旁,指不定就惊着了。

  再说了,风毓院里人多,一群人在屋里围着,杜云萝是双身子的人,万一碰着了挤着了,这可怎么好?

  有周氏走这一趟,长房已经是尽心了,里里外外的事情,也有周氏做主,不会乱了套。

  杜云萝自然是听周氏的话,转头去了柏节堂。

  柏节堂内外静悄悄的,单嬷嬷请了杜云萝进去。

  吴老太君躺在罗汉床上,气色极差。

  杜云萝见此,不由有些心慌:“祖母,您是不是身子骨不舒坦?要不要请医婆过来看看?”

  “不打紧,”吴老太君摆了摆手,“我都这把年纪了,身体是好是坏,我比你们年轻人知道。就是突然之间被惊着了,歇一会儿就好了。”

  见杜云萝抿唇,吴老太君轻声笑了:“连慧如何啊?”

  杜云萝答道:“我们去的时候,乡君蓬头垢面歪在榻子上,祖母,虽说乡君不修边幅,但我瞧着,反倒是安心了。”

  “哦?”吴老太君示意杜云萝继续说。

  “能蓬头垢面,那乡君就是不见人的,她每日里就是在自己屋里待着,不用和平阳侯府上的人打交道,对乡君来说,倒也顺心。要真是每日里都绷着一根弦,我们娘家这儿,就要担心她****在侯夫人和世子夫人那儿立规矩了。”杜云萝解释道。

  这个说法,吴老太君听得在理,又问:“那你二婶娘是怎么摔的?”

  杜云萝抬眸看了单嬷嬷一眼,实话实说道:“二婶娘和乡君难得能说说话,我就没打搅她们,和晋家大奶奶在花厅里吃茶,单嬷嬷去请二婶娘,走到半途,二婶娘脚下不稳,摔下了台阶。我瞧着,脸上蹭破了点皮,冬天衣服厚,身上如何,我看不出来,可医婆说伤了腿……”

  吴老太君长长叹了一口气:“连慧那张嘴哦!

  嫡嫡亲的两母女,打小也是捧在手心里的,怎么就不能顾念着父母的好?

  当父母的,也没想过让儿女掏心掏肺,但这生恩养恩,好歹、好歹也要记着那么一丁半点吧?

  怎么就能说话做事一点儿不顾念,一点儿不留情呢!

  不用说,肯定是连慧又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让元谋媳妇脚下失了重心,给摔了吧。

  哎,元谋媳妇伤着了,连慧使人来瞧过没有?”

  这一席话,吴老太君说得情真意切,站在一旁的单嬷嬷晓得老太君的“意有所指”,背过身去抹了抹眼角。

  这都是吴老太君的真心话,可惜,穆元谋和穆元婧两兄妹,别说顾念了,反倒是朝着父母的心坎捅刀子。

  杜云萝隐约觉得这段话的味道不对,来不及细想,见吴老太君问起,便赶紧道:“不曾见到乡君身边的人。”

  依杜云萝的想法,当时晋家大奶奶慌得厉害,只怕压根不记得使人去穆连慧跟前报一声,可这事儿,杜云萝既然是推测,也就不会在吴老太君跟前替穆连慧开脱。

  “罢了,”吴老太君苦笑,“不提那母女冤家了,我跟你打个招呼,你二婶娘这一伤,伤筋动骨一百天,只怕三五个月都动弹不得,你二叔父又素来爱干净,受不了伤药味道,风毓院里的丫鬟婆子伺候你二婶娘都来不及,你二叔父身边肯定会少了人手。

  我琢磨着啊,把青松借过去几个月,这丫鬟懂事,做事情也利索,我用着挺好的,把他借过去,等你二婶娘好了,再把青松还回来。”

  杜云萝看着吴老太君,点头道:“您觉得好,就如此办吧,只是您身边……”

  “我一个老婆子,缺一个人不打紧。”吴老太君的语气里透了几分坚定。

  另一头,风毓院的正屋里,一下子涌进了不少人。

  朱嬷嬷和董嬷嬷是练氏的心腹,看着是身宽体胖的,实则手上没多少力气,只好让两个粗使婆子把练氏挪到了罗汉床上。

  珠姗亦步亦趋地跟在后头,一双眼睛已经肿得跟桃儿似的。

  朱嬷嬷低声道:“别只顾着哭,成何体统。”

  珠姗掩面道:“今日只一辆马车过去,太太说,有单妈妈在,就不要奴婢们陪着,免得坐不开,早知道太太会伤着,奴婢就是跟着车走,也要走过去。”

  董嬷嬷清了清嗓子,凑过来道:“先不说这些,珠姗呐,你赶紧去看看太太的腿儿。”

  等珠姗哭哭啼啼过去了,董嬷嬷才撇了撇嘴,与朱嬷嬷道:“这个时候她要表忠心了,平日里太太为了大小事情和老爷生闷气的时候,怎么没见她多劝着些,说到底啊,还不是怕挨骂吗?”

  朱嬷嬷讪讪笑了笑,谁不怕挨骂,别说珠姗这个小丫鬟,她这个老嬷嬷都怕。

  这会儿不是扯这些的时候,朱嬷嬷赶紧打起精神来,安排着屋里屋外的事情。

  周氏和大夫是一块到的,前脚刚迈进去,后脚蒋玉暖也过来了。

  练氏歪在罗汉床上,惨白着脸,精神不振。

  大夫上前看了练氏的伤,手一碰到腿,之前已然痛到麻木的腿被那么一诊,那股子钻心一样的痛又翻滚起来,沿着脊柱一路往上,练氏几乎要把身子都蜷缩起来。

  朱嬷嬷坐在罗汉床边,稳住了练氏的身子,柔声道:“太太,忍着一些,太太。”

  大夫仔细检查了,整个过程,练氏就像是有一根大木槌在敲打她的伤腿,把她的骨头捶成了一截一截似的,痛得她浑身冒汗,额头上的汗珠子清晰可见。

  蒋玉暖亲自动手,绞了帕子,给练氏擦拭额头。

  周氏问了大夫伤情。

  大夫刚要开口,得了信的穆元谋和穆连诚就一道进来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