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接骨

第五百八十四章 接骨

  穆元谋进了次间里,见练氏发髻凌乱,面色廖白,他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

  腿上受伤,练氏除了脸上被蹭破皮的那一丁点血,并无其他血迹,只是穆元谋依旧觉得不舒服。

  “大夫,伤情如何?”穆元谋一面说,一面做了个请的手势,把大夫请去了明间里说话。

  练氏看在眼里,心中自嘲笑了笑。

  还成,起码穆元谋没有转身就进内室里更衣去,已经是忍耐着了。

  至于宽慰安抚她两句,屋子里人这么多,穆元谋是不会开口说那些话的。

  周氏也随大夫出来。

  那大夫道:“二太太的左腿,小腿骨头断了,要把骨头接上,固定一些时日,养骨头不容易,之后几个月,还要多费心了。”

  穆连诚就站在一旁,他习武出身,上过战场,见多了断骨之人。

  接骨听起来简单,其实极痛,大老爷们都有痛昏过去的,别说妇孺了。

  只是,断了就必须接上,没有其他办法可行。

  穆元谋颔首,道:“那就交给大夫了。”

  定远侯府的大夫,对跌打损伤颇有心得,进去与练氏说了一通。

  练氏心中慌得厉害,看着自己的伤腿不做声。

  周氏安慰道:“二弟妹,长痛不如短痛。都说我们女人比不上男人,他们比我们能忍能吃苦,但是啊,你想想,我们生孩子在鬼门关前走一趟的痛楚,也是不得了的。你生了三个,吃了三次苦头,这一次,难道会吃不消?”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朱嬷嬷也连声应和,可练氏的心越发毛了。

  她是生养了三胎,可哪一回不是痛上一天一夜的?

  生头一胎的时候,她几乎就死在床上了。

  那种痛楚,一想起来就手脚发麻。

  生孩子时有一样好,看见那小东西落下来,满心思都是孩子了,也就忘了痛了。

  可接骨就不一样了,没有一个孩子在后头等着……

  练氏越想越怕,有那么一瞬,她甚至觉得周氏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故意说生产来吓唬她的。

  只是周氏和蒋玉暖在跟前,练氏又不能哭着示弱,只能硬着头皮,颤声道:“大嫂说得是。”

  大夫准备妥当了。

  练氏偏转过脸,不去看伤腿,也不看大夫,一双手紧紧攥住了身下的条褥,紧闭了眼睛。

  穆连诚背手站在角落里,蒋玉暖扣着他的手,也不敢去看练氏了。

  也不知道时间长短,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练氏突然就大叫了一声,吓得蒋玉暖本能地扭过头去看她。

  这一眼看去,练氏已经昏厥过去了。

  蒋玉暖腿上不住打颤,练氏那声尖叫实在是可怖,她颤颤巍巍地扶着桌沿坐下来,都控制不住自己双腿的颤抖。

  大夫面无表情,骨头已经接上复位了,又拿板子固定好包扎好,这才提笔写了汤药方子。

  珠姗亲自去小厨房里煎药。

  朱嬷嬷替练氏擦拭了脸上汗水,连声念了几声佛号。

  等周氏和大夫一走,穆元谋与朱嬷嬷道:“我在东厢书房,夫人醒了,使人来知会我。”

  朱嬷嬷应下,见穆元谋出去,她暗暗摇了摇头。

  练氏腿上用了膏药,味道大,穆元谋肯定受不了的。

  等练氏醒来时,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间了,左腿被板子固定着,轻易也动弹不得,一时半会儿的,倒也不觉得痛了。

  珠姗端了药进来,本想一勺一勺喂练氏,练氏却不肯,要让珠姗扶她坐起来。

  见珠姗一脸为难,练氏沉着脸道:“我是断了腿,又不是伤了腰,有什么坐不得的?”

  珠姗说不过练氏,只好求助朱嬷嬷。

  朱嬷嬷赔笑着扶着练氏起来,背后垫了两个大引枕,勉强算是坐着了。

  练氏还未坐稳,嘴上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她不动还不要紧,一动,连腰都跟着痛起来。

  偏偏她刚放了话,这会儿摒着一口气,根本不肯再躺下,就咬着牙靠着引枕。

  正准备喝药,徐氏和陆氏一道来了。

  “二嫂回来的时候我们就收到信了,想着那时候忙碌,就没来给你添乱子,这会儿来得也巧了,二嫂正好醒了。”陆氏笑着道。

  徐氏在罗汉床边坐下,目光顿在了那木夹板上,唇角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讥讽笑容。

  这也是恶有恶报了,练氏害人不浅,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让她走路都摔跟头。

  人生就是如此,一旦跌了跟头,那就是沿着坡咕噜咕噜往下滚,什么时候能停下来,谁说得准呢。

  穆连喻死了,穆连慧守寡了,二房的跟头,肯定还没滚到尽头呢。

  徐氏心底冷笑,嘴上道:“接骨一定很疼吧?听说二嫂都痛晕过去了,哎!我们都是妇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练氏又是一阵心悸。

  那痛苦,虽然只是一瞬,但也够要了她半条命的。

  练氏吞了口唾沫,眼珠子在陆氏和徐氏两妯娌脸上转了转,这两人虽然都是一脸关切,可练氏总觉得不对味。

  心不在焉地应付了两句,等人离开了,练氏才与朱嬷嬷道:“我就是瞧着怪,我断了腿,她们高兴什么?”

  “奴婢没瞧出来几位太太高兴,”朱嬷嬷开解道,“是太太您伤着了,才多想了。”

  练氏抿唇,真的是她多想了吗……

  喝了药,还未搁下汤碗,单嬷嬷便来了,后头还跟着青松。

  “老太君晓得二太太伤着了,让奴婢过来看看,太太您晓得的,老太君这些日子腿脚也不利索,就没亲自过来。”单嬷嬷道。

  练氏赶忙道:“我是做媳妇的,哪有让老太君过来瞧我的。”

  单嬷嬷浅笑,宽慰了练氏几句,话锋一转,道:“老太君说,太太要养上一段日子,屋子里的人手都要照顾太太,怕老爷身边短了晓事的人,就让奴婢把青松送来。”

  话音一落,练氏的眸子倏然一紧,诧异地看着单嬷嬷身后侧那个低着头一脸乖顺模样的小丫鬟。

  单嬷嬷轻咳一声,又道:“老太君交代了,青松这个丫鬟她是很喜欢的,只是暂时借给风毓院一段日子,什么样儿送来,回头还是什么样儿送回去。”(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