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五章 生气

第五百八十五章 生气

  练氏的面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吴老太君的意思,单嬷嬷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这个青松,是柏节堂里借给风毓院用几个月的,是来正儿八经做事情的,不是吴老太君这个半只脚入了棺材里的老婆子,这把岁数了还有事没事做点儿膈应人的缺德事情。

  可说得越明白,练氏心中就越窝火,仿佛是有只小炉子,在她的心底下支起火来煎烤着,还来回翻了个面。

  练氏顾不上不自在,干巴巴道:“既如此,我就用了这个人手,感念老太君体谅我这个断了腿的可怜人。”

  单嬷嬷瞥了青松一眼:“这段时日,在二老爷、二太太跟前做事,手脚勤快些,脑袋机敏些,你是柏节堂里调\教出来的丫鬟,可不能稀里糊涂的。”

  青松规矩应下,给练氏见了礼。

  练氏没再拿正眼看青松,与珠姗道:“领去老爷跟前,跟老爷说一声。”

  单嬷嬷交代完了正事儿,又多关照了练氏几句,这才告退。

  前脚单嬷嬷刚出了风毓院,后脚练氏就把药碗给砸了。

  哐当一声,碎成了几瓣。

  朱嬷嬷见她气得哼哧哼哧直喘气,赶忙道:“太太,您当心身子。”

  练氏挑眉,声音都尖锐了几分,咬牙切齿道:“她说那些话算是个什么意思!

  老太君这是看低了我,特特嘱咐我几句?

  老太君年轻的时候,就从没做过往媳妇房里塞人的糟心事情,现在都这个岁数了,我都是当了祖母的人了,我难道还会在这一桩上头疑心她?我会傻乎乎地把青松当作是要给老爷收房的?

  我再是不聪慧,再是短视浅薄,这事情上还能犯糊涂?

  真真是气死我了!”

  朱嬷嬷替练氏揉着胸口,心里也犯难。

  吴老太君是什么脾气,底下几个儿媳妇是最明白的,无论什么时候,都没生出过让媳妇们不舒服的心思来,各个院子里添人放人,也都由着她们来,从不多话。

  之前也有从柏节堂里出来的丫鬟,就像韶熙园里的连翘一样,就是做大丫鬟的,干净明白着呢。

  这次单嬷嬷送了青松来,若是不说那么一番话,练氏只怕还不会生气。

  朱嬷嬷正思索着怎么与练氏说道说道,练氏就又说起了另一桩。

  “今儿个在平阳侯府里的事情,是,我是脚下没注意,一下子摔出去了,可当时扶着我的是她单妈妈呀,是老太君身边最知冷知热会照顾人的单妈妈,她怎么就没提醒我,怎么就没拉住我?”练氏用力捶了两下,恨恨道,“人有失足,单妈妈的年纪也摆在那儿,一时没顾好我,我也不会责怪她,但她过来看我,总该说几句好的,给我赔礼吧?可你看她,句句都是老太君如何说老太君如何说,不知道的,还当是老太君把我踹地上去了呢!”

  朱嬷嬷听了这些,愁得头皮发麻,连声道:“太太啊,您消消气吧,您跟单妈妈别扭什么呀。您千万记着,您伤了腿……”

  “我……嘶!”练氏想说她伤着腿还不能训人了不成,话一到嘴边,突然又痛得岔了气。

  许是心绪不平的关系,她呼吸一急促,胸口联动了腰腹,她这么靠坐着,腰背本就不舒服,如此一来,又痛上了。

  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痛起来的时候,全身都牵连在一起,左腿都跟着钻心一样的痛。

  朱嬷嬷心疼万分,不停给练氏顺气。

  练氏放缓了呼吸,慢慢熬过了这一波,红着眼睛道:“这可比我生孩子时还痛!”

  朱嬷嬷的眼珠子往厢房那儿瞟了一眼,透过窗棂,能看见书房里点了灯。

  “太太,”朱嬷嬷附耳与练氏道,“这个青松,能用吗?”

  “人都送来了,不能用也要用,”练氏撇嘴,冷冷道,“她是芭蕉出府后提进屋里做事的吧?当时不还打听过,她是四弟妹那里的人,瞧着也是个老实样子。”

  朱嬷嬷点头:“您说得是,四太太那儿的,总比长房、三房的人手好用些。奴婢琢磨着,这些日子里,能不能拉拢拉拢?”

  练氏微怔,细细想了想朱嬷嬷的话:“你说得在理,我问问老爷?”

  刚说着,穆元谋就过来了。

  到底是夫妻两人,他再不喜欢这药味,练氏断了腿,他也不能连句暖心的话都没有。

  练氏抬眸看他,见他身上已经不是她晕厥前的那身衣服来,就晓得他已经换过了。

  穆元谋在罗汉床边坐下,眉头微微一皱,似是很排斥药味:“夫人今儿个太不小心了,亏得是冬天,若是夏日衣衫薄,怕是伤得还要厉害。”

  练氏听他语气温和,心中的怨气散了不少,道:“我和慧儿争了两句,心里不舒坦,走路时就走神了。”

  “要受苦喽,养伤不易,夫人这些时日还是多休养,院子里的事情,有老朱她们在,夫人大可放心。”穆元谋道。

  练氏当然对朱嬷嬷几人放心,若身边这几个都不得用了,她就要寸步难行了。

  “老爷,”练氏压低了声音,试探道,“那个青松,能不能拉拢拉拢?”

  穆元谋眸子一沉,略一思忖,道:“莫急,且看些时日再议不迟。”

  韶熙园里,杜云萝也和刚归家的穆连潇说着今日事情。

  听说练氏摔了腿,穆连潇亦是诧异:“单妈妈那般惊醒的人,也会出岔子?”

  杜云萝怔了怔,反问道:“侯爷的意思是,单妈妈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穆连潇也说不准,仔细想想,若单嬷嬷真的有意为之,练氏那儿为何就没有半点儿质疑?

  “难道真的失魂落魄到连走路都不稳的地步了?”杜云萝喃喃道。

  穆连潇把帕子丢回了水盆里,转身过来搂住了妻子已经显怀的腰身:“你才是要千万小心脚下的人。”

  杜云萝莞尔。

  她的肚子还看不出是圆是尖,但自打她怀上起,各个都关心她生儿生女。

  前几日,潆姐儿还眼巴巴地问,为什么杜云萝和庄珂的肚子不一样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生个小娃娃,才能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

  小孩子对什么事儿都有兴趣,潆姐儿又是最爱问东问西的时候,问了许多大人们都不知道怎么答她的问题,逗得大伙儿喜笑颜开。

  杜云萝比谁都期盼着,算算日子,离她这一胎瓜熟落地,还有五个月呢。

  当真是急死人了。(未完待续。)

  ...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