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臭了

第五百八十六章 臭了

  正月初九那日,絮絮飘了雪花。

  雪并不大,北风吹在身上却是让人瑟瑟。

  小关氏站在二门不远处的游廊下,怀里揣着一个手炉,时不时往二门上看一眼。

  身边的丫鬟打开了油伞,替小关氏挡着吹进游廊里的雪花,张嘴就是白气:“这也太慢了些,晓得的是县主回门,不晓得的,还当是老太太散步哩。”

  小关氏斜斜白了那丫鬟一眼,那厢才赶紧闭了嘴,低下头不做声了。

  小关氏暗暗叹了一口气。

  出嫁女回门,按说是大年初三、初四的事情,偏偏安冉县主就拖到了今日。

  小关氏心里也明白,要不是为了看一看廖姨娘和叶毓之,安冉县主连景国公府的大门都不愿意迈进去。

  她是安冉的继母,年纪虽是相仿,毕竟是长辈,原本是不用来二门上相迎的,只是今日不比往日。

  安冉在娘家的地位急转直下,在婆家却稳稳当当的。

  霍子明护着她,恩荣伯两口子也满意,前两年添的那个儿子,很是受宠,到了现在,又是六个月的身孕了。

  双身子的人最大,谁敢再寻安冉晦气?

  给小关氏一百个胆子,她也不会稀里糊涂给自己添是非。

  加之正月初一,她和老公爷夫人在慈宁宫里吃了一顿排头,小关氏琢磨来琢磨去,先放下架子来了。

  老公爷夫人那儿,小关氏也早就去说圆滑了。

  安冉挺着大肚子回门,家里还是要看顾一些的,万一她哎呦哎呦叫起来,身边只有她婆家人,娘家这儿说什么也没个依据,恩荣伯夫妇上门说理,岂不是又成了当初的样子了?

  老公爷夫人一提起当初就满肚子怒火,彼时不知道安冉有孕,她才吃了个哑巴亏,不仅恩荣伯夫妇登门来说三道四,外头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这一回,既然小关氏愿意去挡箭,老公爷夫人就干脆做个甩手掌柜。

  闹不闹腾,都跟她没干系。

  小关氏正思索着,二门外有马车停下,她上前一看,竟然来了两辆车。

  后头车上下来了个婆子,到前头车前摆了脚踏,撩开帘子请安冉下车。

  等人手全站定了,小关氏的唇角不由就抽了抽。

  好家伙,四个粗壮婆子,四个丫鬟,把安冉县主围在了最中央,那个架势,一看就晓得人家防着景国公府哩。

  不过,设身处地一想,若小关氏是恩荣伯夫人,碰见景国公老夫人,也会如此做的。

  安冉肚子里的可是人家的乖孙哦。

  小关氏笑了笑:“晓得县主要回来,我早早过来等着了,你姨娘那儿也使人传了信了,现在过去,她大抵也在候着了。”

  安冉县主上下打量了小关氏几眼,浅笑着点了点头。

  这几年间,安冉长进最多的就是人情世故。

  她不喜欢小关氏,但与小关氏说话,比与老公爷夫人强太多了。

  她那个祖母,根本就是个混不讲理的,仗着身份和年纪,行事没有章法,安冉县主还真怕老公爷夫人脑袋一热,就不管不顾了。

  小关氏则不一样,不管小关氏背后如何说景国公府上上下下,说安冉和叶毓之,当着面,小关氏绝对不会胡来。

  安冉县主不用提着心眼。

  小关氏陪着安冉县主去了廖姨娘屋里。

  廖姨娘一见安冉,喜笑颜开,紧紧牵着她的手,温柔目光落在那隆起的肚子上,又抬头看她:“脸上长了些肉,看来这小东西没折腾你。”

  安冉笑得愉悦。

  小关氏通透人,道:“你们两个慢慢说,我就不凑在这儿了,若有事儿,只管使人来寻我。”

  廖姨娘不冷不热道了一声谢。

  安冉坐在榻子上,晶亮的眸子到处看了两眼:“这几个炭盆烧得还算暖和。”

  廖姨娘哈哈笑了:“你呀,顾好你自个儿才是,姨娘不需你担心。

  小关氏不聪明,但也不愚笨,不会在吃穿用度上算计我。

  我嚼用的都是公中的银子,又不是她的私房钱,何必跟我过不去?

  她待我客气些,还能攒点美名。

  这两年,景国公府的名声啊……”

  廖姨娘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挥了挥,意思明明白白。

  景国公府的名声臭了,小关氏要给她亲生的儿子谋好处,是不会愿意让儿子接手一个臭烘烘的国公府。

  安冉笑容莞尔,她早就看明白了,只要她的姨娘和哥哥好好的,国公府里就是闹翻了天,她都无所谓。

  廖姨娘仔细问了安冉的身体,又问了婆家日子,这才放下了心。

  “我今儿个过来,就想问问哥哥的婚事。”安冉低声与廖姨娘道。

  廖姨娘嗤笑,指了指老公爷夫妇居住的院子的方向:“那边糊涂着呢,大年初一就为此被皇太后当头棒喝,回来之后就歪倒了,小关氏哪里还敢怠慢?她就指望着做好了,换慈宁宫几句褒奖呢。”

  比起那些,安冉县主更关心的是黄婕这个人。

  她们闺中时也算相识,黄婕的性子委实不讨喜,安冉县主当时是众星捧月,被围在人群之中,也没和黄婕那样站在角落里的姑娘说过什么话。

  婚事定下是不可能改变的。

  况且,黄大将军对叶毓之有提携之恩,只这一条,安冉县主就不会嫌弃黄婕。

  她只担心,黄婕撑不起台面,叫老公爷夫人和小关氏拿捏了。

  廖姨娘听了安冉的话,宽慰道:“你莫操这份心,我还在呢。我是不管中馈了,但毓之媳妇进门,她们想往毓之屋里添事,也要看我答不答应。这年轻媳妇子做事,是不可能各处都周到,也会上当受骗,但管事一项,但凡不是个蠢货,都能教得会。”

  这话说得安冉县主心中一沉。

  这是廖姨娘的感悟,她管家做事一等一的好手,却是一叶障目,上当受骗。

  而黄婕则不用担忧这一点,她进门前,就晓得景国公府里是个什么样的格局关系,她该亲着谁远着谁,这笔账是错不了的。

  如此一来,有廖姨娘在背后指点打理小夫妻的事情,就稳当多了。

  母女两人说了很多,安冉县主便打算起身回去。

  她也无意和小关氏多说什么,便没有使人去报,带着丫鬟婆子们离开了。

  廖姨娘送她出了小院,遥遥见她走远了,这才转身回屋里。

  算起来,她也有数年没有出过这院子了,自打小关氏进门,她交出了中馈,她就一步都不迈出去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