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妻妾

第五百八十八章 妻妾

  屋子里落针可闻。

  廖姨娘身边的几个丫鬟都低垂着头,连呼吸都屏住了,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

  小关氏说得愤慨,这口气压在她心中似是已经很久了,一下子迸发出来,留下的是疲惫和无奈,她瘫坐在椅子上,唇角留下一抹讥讽一般的笑容。

  讽这景国公府,讽大关氏,讽父母族亲,亦是讽她自己。

  廖姨娘注意到,小关氏的眼角已经通红,一如她心中沁出来的那几滴血。

  今时今日,两人身份地位截然不同,可有一些话,小关氏说得是对的。

  这口气,谁能咽下?

  廖家也是世代官宦,在京城这个地方,比不上皇亲权贵,但也不是小门小户。

  她原本也可以和妹妹廖氏一样,嫁个官家儿郎为正妻。

  可她还是走错了路。

  因为她傻!

  二八年华的闺中女子,听信了男人的花言巧语,是她识人不清,是她一颗芳心错付!

  那人说,府中的大关氏是父母所娶,夫妻并未有深情,况且大关氏病重,别说是生下一儿半女,便是能活上五年十年,已经不易。

  有恶疾、无子,七出之条占了两条,只是,国公府这样的人家,是断不会以此出妻,做下那等不近人情的恶事。

  况且,既然做了夫妻,不管心中有情无情,也不会把人退回娘家等死。

  入了景国公府,便是国公府的人,就算死了,也该受国公府的香火。

  句句情真意切,句句站得住、立得稳。

  当年,那人应过她,她入府虽为姨娘,可生下了儿子,是记在那个病重的大关氏名下的,若大关氏能熬过一年又一年,廖姨娘一辈子不能扶正,可这景国公府到头来也是给了她嫡嫡亲的儿子的,可若是大关氏病故,廖姨娘便也能够扶正了。

  誓言句句在耳,她仰慕那人风华,应下了这“权宜之计”,从侧门入了这景国公府,替他生儿育女,替他打理十几年的中馈内院,到头来,全部都成空了。

  那个半死不活的大关氏竟然生下了叶熙之和叶瑾之。

  廖姨娘当时慌张过,可老公爷把安冉捧上了天,枕边之人又句句掏心掏肺,她到底还是信了。

  信这份情谊。

  这份狗屁情谊!

  她真的是瞎了眼啊,瞎眼叫人骗,是她蠢是她傻,男人的话怎么能信呢?

  可小关氏与她是不一样的。

  廖姨娘是飞蛾扑火,小关氏是躲无可躲。

  诚如小关氏所言,她原本也应该嫁个如意郎君,即便不能像大关氏一样成为一品、二品的诰命,但也是官家嫡妻,日子平顺。

  可是,大关氏死了,留下这一双儿女,小关氏心不甘情不愿地被父母逼着来“照顾”这两个孩子,在老公爷夫妇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奶妈子,一个管中馈、照顾叶瑾之、叶熙之的奶妈子。

  说白了,也就是比廖姨娘高级了那么一点儿罢了。

  这样的处境,谁会认命?

  小关氏想奋起一搏,想要打翻了那几人的如意算盘,也是人之常情。

  景国公府以为做妹妹的会为姐姐付出,却是忘了,利益之前,亲情本就薄成了一张纸,何况大关氏和小关氏的年纪相差了不止一轮,姐妹之间,能有多少感情?

  廖姨娘倚着引枕,目光落在小关氏紧紧抿着的唇上,道:“没错,你咽不下这口气,我也咽不下。”

  小关氏的眸子动了动。

  “只是,”廖姨娘话锋一转,“你是你,我是我,什么是名正言顺,什么是不该属于我的?

  对,我蠢我笨,被那个男人骗得团团转。

  我最蠢的是当年毓之出生的时候,我没有舍得让他记在大关氏名下,老公爷提起来的时候,是我犹豫了,那时候大关氏还没有怀孕、没有生下熙之和瑾之,他们这家业可都要靠着毓之呢!

  是我舍不得,是我一念之差!

  若是他记在大关氏名下,即便是从我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大关氏死了,你进门了,毓之那几年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我已经得不到当年应允给我的东西了,而你,你能翻身。

  老公爷身子骨还不错,你儿子是比熙之小,可老公爷不死、小公爷不死,这爵位如何,谁知道呢?

  你娘家那儿……

  你姐姐已经死了,人刚走的时候,你父母念着记着,等死了十年二十年了,你这个活人难道还比不过死人?

  夫人,你可以等到那时候,你这口气,终究还有顺的时候。

  至于我,我还是那句话,我帮不帮你,你都要与你死去的姐姐争,你都不会为难毓之。

  我躺在这儿就能看一出大戏,我为何要辛苦操劳地登台去敲锣打鼓?”

  小关氏的嘴唇嗫嗫,叹道:“你想看戏,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一个人唱不出一场你想看的戏。”

  廖姨娘哈哈大笑起来:“夫人这就示弱了吗?

  你唱不出我想看的,我难道就要心急火燎地去救场了?

  这辈子,男人靠不住了,我靠儿子。

  毓之蒙圣上恩泽,现在是中军都督府里的一个小小都事,我等着他一步一步往上爬。

  母凭子贵,夫人是世子夫人、国公夫人,看不上毓之的这一点儿封赠,我就笑纳了。”

  小关氏垂下眼帘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劝说廖姨娘什么,起身告辞。

  出了院子,迎面北风吹来,小关氏不由打了个冷战。

  身边的婆子低声问道:“夫人,是不是那廖姨娘不答应?真正是不识抬举。”

  “你懂什么?”小关氏撇嘴,“吃一堑,长一智,她机灵着呢。你且看着,若我真的被那群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屋子里,廖姨娘抬着下颚与身边丫鬟道:“行了,今儿个没其他客人了,赶紧给我唱一段。”

  那小丫鬟清了清嗓子,想开口唱,又忍不住心中疑惑,试探着道:“姨娘,夫人就这么放弃游说您了?”

  “她?”廖姨娘抓了一把几子上的瓜子,笑眯眯道,“她还与我说那些废话做什么?”

  小丫鬟通透,明白了:“姨娘,您要出手助她?”

  “她现在可用不上我助,她游刃有余,等将来有一日……”廖姨娘转了转眼珠子,笑容里几分无奈几分酸楚几分仇怨,“谁让我咽不下这口气呢!”(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