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上元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上元

  上元佳节将至,街边铺面上已经挂起了盏盏花灯。

  穆连潇从宫中出来,经过东大街时,便看到了一个老人手中的兔子花灯。

  一只抬头望月的兔子,而圆月被粘合在提竿上,正好能叫兔子看到。

  惟妙惟肖,可爱极了。

  去岭东前,他曾经带杜云萝来看过花灯,娇妻彼时愉悦依旧在他眼前。

  一晃已经三年了。

  去年他们的上元是在回京路上度过的,小镇比不得京中热闹,却也让几个孩子雀跃不已。

  穆连潇掏出铜板买下了花灯,云栖亦挑了几盏,说是带回去给哄小娃儿的。

  云栖点子多,道:“侯爷,不如您多买一些,把整个韶熙园都挂上,给夫人瞧瞧?”

  穆连潇忍俊不禁。

  这是云栖的做派,以前锦灵怀孕时,他便是这样让妻子看灯的。

  云栖拍了拍脑门子,又道:“侯爷,您想啊,府里不止是夫人,郡主也有身孕,又有四个小主子。”

  这话说到穆连潇心里去了。

  穆连喻战死,府中服丧,如今早就过了九个月了,是该热闹热闹。

  不仅仅是为了孕妇和孩子,也是为了让吴老太君也添些笑容。

  打定了主意,穆连潇便让云栖帮着采买花灯,送回府里去。

  园子里要挂灯,杜云萝很快就知道了。

  吴老太君靠坐在罗汉床上,笑着与杜云萝道:“也是连潇有心了,既如此,也给我这柏节堂里挂上几盏花灯,我也凑个热闹。”

  单嬷嬷颔首道:“夫人,给老太君挂南极仙翁。”

  杜云萝笑了起来:“妈妈说得是,福禄寿三星的花灯,那是一个也不能少的。”

  “这是变着法子拍老婆子马屁了。”吴老太君哈哈大笑。

  吴老太君都说要挂,自是各个都不敢松懈,几个手巧会做花灯的仆妇,也赶紧亲手做灯,想给老太君添喜。

  风毓院里,朱嬷嬷把送来的花灯都退了回去。

  “我们太太伤着腿,不能陪老太君看灯,心里很不舒坦,这些灯就不挂了,免得她触景伤情。”

  朱嬷嬷嘴里是这么说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练氏知道要挂灯,已经是大发了一通脾气了,为了不是她的伤腿,而是穆连喻。

  下个月初,就是穆连喻的周年忌日,练氏想起儿子就心肝儿痛,这会儿是见不得一点喜庆的。

  朱嬷嬷回到内室里,珠姗正伺候练氏吃药。

  练氏皱着眉头用了,又含了一口蜜煎,道:“他们要如何就如何,别来我眼前捅我的心!”

  朱嬷嬷硬着头皮道:“都退回去了。”

  “老朱,”练氏苦笑起来,“一年了,连喻没了一年了,可这才一年啊,就急着张灯结彩了?”

  朱嬷嬷吞了口唾沫,从规矩上来说,此时府里挂灯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只是练氏心里不痛快而已。

  尤其是自练氏受伤起,平日里越发没有事情做了,整日只能躺在床上,动不动就要胡思乱想一番,连董嬷嬷都在背后叫苦不迭了。

  叫苦归叫苦,事情还是要做好的。

  她们都是练氏的心腹,是左膀右臂,照顾好主子才是正经事情。

  上元夜里,花园里亮起了花灯。

  不当值的小丫鬟们也赶来看灯,嘻嘻闹闹。

  比起街上人来人往,杜云萝还是喜欢这样的,她与庄珂一道,坐在亭子里,笑盈盈看着。

  穆连潇和穆连康两个,早就被欢喜的孩子们缠住了。

  尚欣院里,蒋玉暖心不在焉。

  她倒不稀罕那些花灯,只是娢姐儿心驰神往,见女儿一脸期待模样,她便让刘孟海家的取了姐儿的小雪褂子过来,替她仔仔细细系好。

  “园子里冷,你要看灯,也不能冻着自己。”蒋玉暖叮嘱着,见姐儿的魂早就飞走了,她失笑着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唠叨了。

  穆连诚从外头回来,一把抱起了女儿,道:“我带她去,你在屋里歇着吧。”

  蒋玉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默默点了点头。

  她的腿是旧疾了,受不得冷,这几日天寒,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白日里也就罢了,夜里还去园子里,只怕明日里又要下不得床了。

  园子里有园子里的热闹,柏节堂里,吴老太君透过半开着的窗棂,看着庑廊下的花灯。

  “这福禄寿三星可真不错。”吴老太君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看着这灯啊,就好像老婆子还能再活个十年二十年的。”

  丫鬟秋叶抿唇直笑:“老太君,十年二十年,怎在话下呀?”

  吴老太君指着秋叶哈哈笑了。

  单嬷嬷坐在一旁杌子上,看着老太君的笑容,心里戚戚。

  她只知道老太君的状况的,别说十年二十年了,能再有五年,都不容易了。

  穆元谋从外头进来,给吴老太君行了礼:“母亲一人看灯?”

  “阿单和秋叶几个就不算了?”吴老太君嗔了他一眼,“小辈们有小辈们的乐子,我这儿有人伺候。”

  穆元谋在椅子上落在,道:“儿子陪母亲看灯。”

  吴老太君淡淡笑了:“你从小到大,没陪我看过几次灯,哪回不是你们兄弟几个去街上闹腾的?就剩下年纪小的元安,眼巴巴看着你们跑了。”

  提起兄弟们,穆元谋笑了笑。

  吴老太君似是随意,却是一直盯着他,可她在穆元谋的眼底没有寻到一丝一毫的不自然。

  被子里的手攥得紧紧的,吴老太君叹道:“老喽老喽,老婆子都这把年纪喽。

  元谋啊,我是晓得你性子的,太清冷了些。

  平素也就罢了,你媳妇这会儿伤着腿,你就算不喜欢那药味,也忍一忍。”

  穆元谋清了清嗓子:“这都老夫老妻了……”

  “老夫老妻怎么了?”吴老太君不赞同极了,“老夫老妻是福气,不说我和你父亲,你那几个嫂嫂弟妹,想有你这福气都盼不来!”

  穆元谋轻轻应了一声。

  吴老太君又问:“青松那丫鬟,用得可顺手?”

  “到底是母亲身边调\教出来的人手,很是得力。”穆元谋答道。

  吴老太君闻言,苦笑道:“要说得力啊,我这辈子身边伺候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还是芭蕉最得力。

  要不是芭蕉出府去了,我就把她借给你了。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青松做事不差,再过几年,会比现在更好,是我年纪大了,总念着旧人,总想着芭蕉的好处。”

  “用惯了就好了。”穆元谋说完顿了顿,又道,“母亲身边也缺不得人,青松得力,不如还是母亲……”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我这儿不缺人手。你媳妇伤着,等她伤好了,你们再把青松给我送回来。”(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