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章 矛盾

第五百九十章 矛盾

  上元一过,衙门开印。

  杜怀让一家也要启程往江南去。

  临行之前,杨氏与甄氏一道来定远侯府看望杜云萝,话里话外都是关切和舍不得。

  吴老太君和周氏对杨氏亦很客气,杜云萝和穆连潇在岭东时受了杨氏照顾,就算是姻亲,这份情也是记在心中的。

  元月二十六是延哥儿的生辰。

  去年满周岁时,他们还未抵京,也就没操办过,这回是延哥儿头一次在京中过生辰,吴老太君很是看重。

  只是杜云萝又挺着个大肚子,吴老太君也不叫她操劳了,没有请外头宾客,只是家中置了酒菜,给杜家去了帖子。

  外孙儿过生辰,杜怀礼和甄氏高高兴兴过来,唐氏怀里还抱着湉姐儿。

  吴老太君一见到湉姐儿就赶紧抱了过去:“我这把岁数了,见过的娃娃多了去了,像湉姐儿这般讨人喜欢的,可不多见。”

  杜云萝亦是喜欢湉姐儿,听吴老太君夸赞,也是与有荣焉。

  庄珂悄悄与杜云萝道:“不如让湉姐儿与我当儿媳?”

  杜云萝笑得直捶她:“我外甥女儿才半岁,嫂嫂就心急火燎了?我不依的,不依的。”

  这厢妯娌两人笑得开怀,反倒是显得另一旁的蒋玉暖形单影只。

  娢姐儿能听懂好赖,缩在蒋玉暖怀里,轻声道:“妹妹好看,祖母喜欢她……”

  蒋玉暖的心猛得就是一紧。

  她想跟娢姐儿解释那是奉承话,却又不知道如何说明白,因为湉姐儿是真的讨喜。

  “祖母也喜欢娢姐儿。”蒋玉暖只能这般跟女儿讲。

  这些时日,她其实也明白,吴老太君眼中最看重的是延哥儿,那是嫡长,无论在谁家里都是最最得宠的,再往下是洄哥儿和潆姐儿,因为那是从关外回来的,是老太君的意外之喜,是上苍的恩赐。

  老太君虽然也喜欢娢姐儿,对娢姐儿很好,可一比较,就有了高下。

  饶是蒋玉暖能平心以对,小小的娢姐儿还是会失落的。

  二月里,穆连喻的周年忌日,府里少不得操持一番。

  练氏想亲自去祠堂里给儿子烧一点纸钱,就不顾朱嬷嬷几人的劝,让人支了架子,一路抬着去。

  穆元谋见练氏过来,沉着脸道:“这是做什么?你不放心,让老朱过来也行,夫人何必呢。”

  练氏想起儿子,早已经泪眼婆娑:“老爷莫管我,我就来烧个纸。”

  穆元谋见她哭得伤心,到底是把后头的话都咽了下去。

  练氏这些日子空闲,在床上静养时也无事可做,这些纸元宝都是她一张张折的。

  她一面烧,嘴里一面絮絮念着,抬头去看牌位,摆在最下层的穆连喻的牌位孤零零的,她一眼就看到了。

  练氏死死咬住下唇。

  原本那里要摆的不该是她的连喻的牌位。

  是穆连康的,是穆连潇的,是他们的。

  可惜,该死的没有死,她的儿子却命丧黄泉!

  思及此处,练氏的心肝肺都搅在了一块,呼吸急促,重重喘了两口。

  朱嬷嬷吓了一跳,赶紧过来给练氏揉胸口。

  练氏的气息却是越来越不顺,到最后甚至是一口气没上来,厥了过去。

  一时间祠堂外头乱了,又要使人去请大夫,又要把练氏送回风毓院。

  穆元谋紧紧皱着眉头,目光沉沉。

  杜云萝让洪金宝家的去了一趟风毓院。

  洪金宝家的回来禀道:“大夫瞧了,说是二太太为了四爷太过伤怀,这才会厥过去。

  要奴婢说啊,这就是心病,开什么方子都没有用。

  反倒是二太太的腿伤,要好好调养调养。”

  杜云萝冷冷笑了笑:“毕竟是亲儿,谁舍得呢?”

  为了这爵位,总要有人厥过去。

  当年,吴老太君突闻穆元安这个庶子的噩耗时,一样是悲痛得病倒在床,更别说是老侯爷和两个亲儿的死讯了。

  彼时伤痛,杜云萝没有亲眼目睹,但是她永远不会忘记,前世穆连潇死时,她的心痛和绝望。

  不仅仅是她,吴老太君和周氏的神情言语,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练氏今日所品尝到的,不及她带给其他人的九牛一毛。

  翌日一早,杜云萝才刚起身,锦蕊便低声与她道:“风毓院里天刚亮时又请了大夫了。”

  “怎么?”杜云萝奇道,“莫非二婶娘又不好了?”

  锦蕊摇了摇头:“是二老爷染了风寒,听说是昨夜里二老爷与二太太争执了几句,二老爷心中不快,吹了些夜风。”

  杜云萝了然了。

  虽然没亲耳听见那两公婆争执,但大致的内容,杜云萝猜得出来。

  练氏心疼死去的儿子,爵位之争又如此之渺茫,她心中定然有怨气。

  腿伤未愈,无论换作谁,一连在床上养上一个多月动弹不得,都会闹脾气的,何况心事一桩桩的练氏?

  再者,练氏的性子也和穆元谋不同,穆元谋沉得住气,练氏则相对急一些。

  只是,练氏与穆元谋争,又能争出个什么结果来?

  话又说回来,前世那些岁月里,杜云萝从未见过穆元谋和练氏争执什么,那两人一直都是和和气气、相敬如宾、夫妻和睦的。

  今生,局势不同了,顺风顺水时被掩盖的性子不同、处事不同的矛盾,也就慢慢显现出来了。

  长此以往下去,那两人之间的矛盾只会一日比一日深。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见杜云萝皱着眉头,不由道:“在想什么呢?”

  杜云萝闻声抬头,把穆元谋病了的事情提了提。

  “别看是风寒,真要养起来,也要半月一月的了。”穆连潇说完,走到杜云萝身后,从铜镜里看着妻子的容颜。

  五官精致可人,比闺中之时少了几分俏皮,却更添了几分妩媚,叫他看一眼就满心欢喜。

  杜云萝刚刚梳好了头发,穆连潇从梳妆台上的妆匣里挑了一对南珠耳坠,动作轻柔替她戴上。

  “你也是,外头天冷,千万当心些。”穆连潇在她耳边柔声道。

  杜云萝闻言,笑容莞尔:“这都二月了,不用很久,就该暖和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