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三月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三月

  别看是二月,春寒料峭,就算入了三月都大意不得。

  杜云萝心里也有数,不仅自个儿注意,对延哥儿也是丝毫不马虎。

  到了柏节堂里,吴老太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颔首道:“春捂秋冻,你又是双身子,臃肿也就臃肿些,肚子里不卸货,你也轻巧不起来。”

  杜云萝扑哧就笑了:“等再过几个月,只怕是比现在还肿呢。”

  单嬷嬷端了姜汤进来,道:“老太君特地吩咐煮着给热身子的,夫人要不要也用一碗。”

  吴老太君按了按太阳**,解释道:“每年啊,也就是二月这段时间最冷了,一个不小心就染了风寒。

  柏节堂里,我让人煮了红糖姜茶,丫鬟婆子们都喝一点,热热身子。

  你让大厨房也备一些,左不过是点生姜和红糖,不消多少银子,万一病了,岂不是更麻烦。”

  杜云萝闻言点头。

  吴老太君又与单嬷嬷道:“你使人去风毓院里走一趟,好好跟元谋说一说,他现在也是当了祖父的人了,不是从前二十几岁、身强力壮的年纪了,怎么还稀里糊涂去吹夜风!这下好了,不好动弹了吧?让他们两公婆都躺着养着吧。”

  养归养,只是接下去十几日的天气冷热反复,实在叫人不舒坦。

  穆元谋养了一阵子,风寒似是好了,咳嗽却是不断。

  练氏也病歪歪的,风毓院里整日就支着两个药炉子,给两位主子准备汤药。

  蒋玉暖原是打算去练氏跟前伺候的,才半日工夫,就被练氏劝了回来。

  说是风毓院里不缺人手,蒋玉暖还是照顾好穆连诚和娢姐儿要紧,莫要身上沾染了这么重的药味,冲着孩子了就不好了。

  等入了三月,迎面吹来的风总算有了那么点暖意。

  锦蕊向杜云萝请了两日的假,薛瓶儿三月初六大婚,锦蕊初五那日就要回家去帮着薛四家的准备,等正日子里再把薛瓶儿送出门。

  锦蕊家里的状况,杜云萝心里也有数。

  晓得锦蕊和薛瓶儿姐妹感情极深,便允了她的假,又许她在薛瓶儿三朝回门时去露个面,也算是给薛瓶儿长长脸,免得婆家以为薛四家里重儿子轻女儿,往后把薛瓶儿怠慢了。

  锦蕊连连谢了恩典,领了杜云萝给的银锞子,把薛瓶儿的压箱底钱给备齐了。

  三月初五一早,锦蕊领了对牌出门,回到前街口,便有不少邻居笑盈盈与她问安道喜。

  薛家里头,薛四家的请了两个娘子与她一道杀鸡宰鱼,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说什么赔钱不赔钱了,这回嫁瓶儿,我可是下了血本了。

  这鸡啊鱼啊,平日里几个月半年才见一回,我都要往席面上添。

  人家娶媳妇进门,都没这么体面的酒席。

  哎,瓶儿啊,你嫁去婆家,可不能忘了娘家的好。

  你看看你,我这些年把你养得细皮嫩肉的,一双手伸出来,都不输给府里的一等、二等的姑娘们,你姐姐也是有什么好的就想着你,你可不能做个白眼狼,以后被婆家骗了,不记得我们娘家人。”

  薛瓶儿最晓得薛四家的性子,绝对不会顶撞她,趴在窗沿上弯着眼儿笑:“瞧娘说的,我哪能忘了您呀。”

  锦蕊踩着声儿进门,薛瓶儿的眼睛一亮,冲她一通挤眉弄眼。

  “蕊姐儿回来了?”薛四家的头也不抬,一把刀子对付手中的母鸡,“我要准备明天的菜,今天就只有点酱瓜片儿了,你们两姐妹啊都不是掌勺的料,别沾那点儿油腥了,你拿些银子去街上买半只烧鸡,回头再蒸几个馒头,我们对付对付就行了。”

  锦蕊应了声,把包袱给了薛瓶儿,转身又出门去了。

  至于买烧鸡的铜板碎银,她是不会跟薛四家的拿的,说到底,原本也就是她捎回家里来的银子,没必要惹薛四家的几句话。

  帮忙的两个娘子交换了一个眼神。

  母鸡鲜鱼,在别人家的桌子上,的确是几个月半年才见得着一回的,要是家里再不景气些,也就过年时那一顿了,可在薛家,十天半个月就能吃着。

  再说那烧鸡,谁家愿意出钱去外头买烧鸡的,搁在薛四家的嘴里,就成了对付对付了。

  果真是家里有银子,什么都不愁了。

  也不知道这株摇钱树,以后要栽到谁家去。

  “薛四家的,”一个娘子试探着道,“你家瓶儿嫁了,蕊姑娘什么时候说亲啊?”

  薛四家的岂会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都巴不得癞蛤蟆吃上天鹅肉,把锦蕊抱回自个儿家里去,她哈哈笑着道:“我们蕊姐儿,你们都知道,那是夫人身边的左膀右臂,夫人器重着呢。

  夫人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缺不得人手,怎么会在这时候让蕊姐儿嫁人。

  再说了,蕊姐儿的亲事,我可不插手的,自有夫人做主。”

  院子里在说锦蕊的亲事,胡同里也是一样。

  锦蕊才走了半段胡同,就有婆子笑呵呵与她搭话。

  “蕊姑娘,夫人还不放你出府呀?”

  “夫人可是最器重蕊姑娘的,锦灵姑娘嫁得那般顺心如意,蕊姑娘总不会差的,是吧?”

  “蕊姑娘……”

  锦蕊素来不爱说这些,闻言只能板着脸,快步走开了。

  她的婚事,她恨不能再十年二十年都不谈婚事,就这么跟在夫人身边,日子还自在舒坦些。

  真的嫁了人,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又不是每一对夫妻,都能像侯爷和夫人一样,和和美美的。

  薛四家的说的是买半只烧鸡,锦蕊最终还是买了一整只,又买了些卤猪耳给薛四下酒,这才往家里走。

  街上热闹,锦蕊行至半途,就见一女子风风火火从酒楼里出来,上了马车。

  那女子瞧着有些眼熟,锦蕊细细回忆了一番,才想起那是晋环。

  她在晋尚的灵堂里见过这个不讲理的平阳侯府的姑奶奶。

  晋环上了马车,车把式扬了扬鞭子,径直往北边去了。

  锦蕊疑惑地多看了两眼。

  晋环的婆家在城南,往北那就是去了平阳侯府。

  好端端的,怎么会在今天回娘家,而且还是从酒楼里下来。(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