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托梦

第五百九十三章 托梦

  杜云萝坐在罗汉床上,逗着延哥儿玩。

  现在的延哥儿,不用奶娘扶着,都能自个儿走一段跑一段了。

  他特别好动,如今能耐了,更是闲不住,扭着身子要下地去走动。

  杜云萝由着他,只叫丫鬟们看好,莫要让他磕到桌子椅子。

  锦蕊打了帘子进来,对杜云萝福了福。

  杜云萝笑盈盈看她,道:“瓶儿嫁出去了?操办得热闹吗?”

  “热闹极了。”锦蕊笑着说了那新郎官的模样,说席面上的酒菜,决口不提那烦人的花婆子。

  杜云萝听得津津有味。

  两世为人,很多事情她都经历过,体会过,如今生活总算还能说得上平顺舒心,就特别想着身边的人也过得好些。

  今次是薛瓶儿出嫁,看着锦蕊高兴,杜云萝也就高兴了。

  她琢磨着,等过两年把锦蕊嫁出去的时候,也要风风光光的。

  锦蕊和锦灵这两个,无论前世今生,都是忠心耿耿的,杜云萝不想亏待了她们。

  锦岚在一旁凑趣:“我前回在街上见过瓶儿,那双眼睛可真好看,换上了喜服,定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

  “这还用说呀!”洪金宝家的进来,眸子在锦蕊身上一转,“这两姐妹,各个都是好模样的。”

  说到街上,锦蕊就想起了晋环,便与杜云萝提了一句。

  杜云萝亦是诧异,道:“就她一个人?”

  “就她一人,登上马车就走了。”锦蕊道。

  杜云萝哼笑,道:“她能有什么事儿,定是在婆家不舒坦了,要回娘家去闹一闹。”

  说是闹,其实也就是抱怨诉苦罢了。

  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婆家又没有苛责亏待晋环分毫,就因为妯娌不睦,平阳侯府是不可能插手去管对方家里事情的。

  再说了,这不睦里头,晋环也是理亏的那一个。

  三月二十二,景国公府给黄婕放了小定。

  一应东西都是小关氏准备的,为了不在慈宁宫里落脸面,她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只是那全福夫人的人选,小关氏足足犯了一个月的难。

  景国公老夫人的娘家那儿是靠不上的,关家那儿,小关氏也不好开口,琢磨来琢磨去,最后使人去了恩荣伯府。

  恩荣伯府对景国公府不满,对叶毓之还是客气看重的,恩荣伯夫人便请了自己出嫁的小姑子,去黄大将军府上走了一趟。

  事情办妥当了,小关氏这才松了一口气,等端午时进宫磕头,皇太后跟前,她也算有个交代了。

  定远侯府里开始忙碌清明时的事情。

  扫墓、祭祖、诵经做道场,一样一样都不能乱套。

  四月初五,杜云萝在祠堂外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穆元谋。

  穆元谋的精神算不得好,说几句话,就忍不住咳嗽几声,不过面色倒还不错,不似有恙在身。

  依大夫的说话,他是之前风寒时伤了肺,这才会咳嗽不止,接下去要好好调养才行。

  练氏的腿还不能下地,依旧在床上躺着。

  这一回,无论她说什么,朱嬷嬷都不肯让人把练氏抬到祠堂来了。

  初六这一日,府里的师父们依旧在做道场,杜云萝刚从花厅里议事出来,就有婆子匆匆来禀。

  “夫人,平阳侯府送了帖子来。”

  杜云萝接过来一看,不由皱了皱眉头。

  落款并非穆连慧,而是平阳侯夫人。

  打开看里头的内容,平阳侯夫人写得很简单,只说是有要事商议,请穆连慧的娘家人过府。

  杜云萝把帖子送到了吴老太君跟前。

  吴老太婆抿唇,道:“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帖子送来了,还是要过去一趟的。

  穆元谋和练氏都不能出门,吴老太君琢磨着,让周氏和杜云萝、蒋玉暖一道去。

  蒋玉暖是二房的人,杜云萝的身份与平阳侯夫人相当,周氏是个长辈,如此一来,平阳侯府也无话可说了。

  杜云萝颔首应下。

  晋家大奶奶在二门上迎她们,笑容里多了几分谨慎。

  一路到了平阳侯夫人屋里,就见老夫人头戴抹额,一脸病容地半躺半坐在罗汉床上,平阳侯世子夫人陪坐在一旁,眼角红红的。

  几人落了座,没多时,穆连慧板着脸进来,一一问了安。

  平阳侯夫人半阖着眼睛,抬手抹了一把脸,道:“特地让你们跑一趟,尤其是定远侯夫人,还挺着大肚子,老婆子挺过意不去的。

  只是这事儿,搁在心底实在搁不住,是个要紧事儿,我琢磨着,也要和你们娘家人商量商量。

  昨儿个清明,尚哥儿给我托梦,说是香火无继,在底下是要受苦的。

  我一想也是,尚哥儿走得早,没留下个孩子,不仅他以后没人烧香,他媳妇年纪轻轻的,也没个寄托。

  不如就从族里过继一个,让尚哥儿媳妇养着,我们尚哥儿也就不算绝了香火。”

  周氏的面色一沉,瞥了一眼穆连慧。

  穆连慧一脸诧异震惊,怒火从眼底一闪而过。

  杜云萝看得清楚,心中五味杂陈。

  平阳侯夫人开口说了第一句,杜云萝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前世,她也经历过这么一回,练氏和族长老夫人、桂氏一道来劝说她,她起初并没有答应,直到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眼睛,与穆连潇有七八分相像的眼睛。

  杜云萝用十几年的心血,明白了养别人的儿子,和养自己的儿子是截然不同的。

  同样是重来一次的穆连慧,又怎么可能答应重蹈杜云萝的覆辙。

  “托梦?”穆连慧冷笑一声,“他想要香火,他怎么不来与我说?

  我进门之后,即便有不是的地方,但也不是什么妒妇、毒妇,院子里我抬举了几个,他要去胭脂胡同,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我娘家弟弟没了,我要服丧呢。

  结果呢,他被他挑的那个外室毒死了,我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寡妇,他既然能托梦,怎么不来给我赔个礼?眼中压根没我这个妻子,还想我好好给他养儿子?”

  “话不能那么说,尚哥儿媳妇……”平阳侯夫人连连摆手,见她那儿媳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她赶紧示意对方闭嘴。

  眼下,是她们和穆连慧商议,再提穆连诚插手惯晋尚夫妻的事情,不仅没有意义,反而会刺激穆连慧。

  “祖母晓得你不是小心眼的,也不是恶毒之人,是我们尚哥儿没福气,哎……”(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