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心急

第五百九十四章 心急

  </script>穆连慧撇嘴,笑容讽刺。

  平阳侯夫人此刻无论说什么,落在穆连慧的耳朵里,都是带了别样味道的。

  今生重来,她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很多。

  她选择嫁给晋尚,原本求得也不是什么一生一世,她只想要一个孩子,仅此而已。

  至于晋尚,本来就是要早早死了的。

  只是穆连慧没有想到,晋尚这一次竟然死得这样早。

  穆连慧抱着这样的想法嫁进了平阳侯府,原本也不想做什么贤惠媳妇,在长辈跟前立规矩,她和平阳侯夫人与世子夫人的关系一直都不睦。

  为了这事儿,平阳侯夫人还拐弯抹角地在吴老太君跟前说过穆连慧的不是。

  哪知道到了今日,为了让穆连慧答应过继一个孩子,平阳侯夫人一改往日的高高在上,而言辞祈求起来。

  “我不是小心眼,也不是恶毒之人?晋尚没能跟我白头到老是他没福气?”穆连慧嗤笑一声,“从前您可不是这么说的,您一直都说,这门亲事您当初不该答应,要不是慈宁宫里说了话,您肯定不依的。”

  平阳侯夫人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重重咳了两声,想掩饰住尴尬。

  这些话,她的确说过,但都是在背地里说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嘴巴多,去穆连慧跟前胡言乱语。

  “尚哥儿媳妇,过去的好好坏坏,我们都不提了,”平阳侯夫人叹息道,“只说将来,我一想到尚哥儿香火无继,我心里实在是……”

  “原本也不是我不想给他生儿子,”穆连慧面上满满都是不耐,“我难道会希望我娘家弟弟死在北疆?那总归是我弟弟。院子里我抬举的那几个通房妾室,我从未让她们吃过什么避子汤,她们肚子没动静,这笔账不能算到我头上。”

  平阳侯夫人哀哀长叹了一口气,她早就知道穆连慧就是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人,从前是,如今更是。

  说不通穆连慧,平阳侯夫人又与杜云萝几人道:“你们是娘家人,这事儿你们看……”

  杜云萝扫了穆连慧一眼。

  设身处地去想,杜云萝能明白平阳侯夫人的心境,这把年纪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想要留一丝香火也是情理之中的。

  可从穆连慧的立场来看,她是一心想着回娘家的,又怎么会愿意叫一个没有血脉的孩子绑在了平阳侯府。

  尤其是,穆连慧知道杜云萝前世境遇,她绝不会答应。

  周氏在座,也就轮不到两个小辈说话。

  “老夫人,”周氏声音温柔,语气却丝毫不软弱,“按说这个事情,连慧是你们平阳侯府的媳妇,我们娘家人也插不上手。我们娘家人能管的,也就是连慧在你们这儿吃喝用度如何,有没有被怠慢。您今儿个提起来过继,不晓得心中是否有合适的孩子了?”

  穆连慧一听这话,面色愈发不好看了,她想要出声说话,却见周氏冲她摆了摆手。

  若是练氏在这里,穆连慧只怕是不听的,可面对着周氏,她还是缓了一缓,想看看周氏的处置。

  平阳侯夫人微微一怔,思索片刻,道:“我昨夜才梦见我们尚哥儿,一睁开眼睛,满脑子就是这个事情,多余的也没有想过。至于孩子,我晓得族里有几个年纪小些的,到时候过继过来,也不怕养不亲。”

  周氏抿了抿唇:“既如此,老夫人也莫要太急切了。这过继孩子,您愿意、连慧愿意,孩子的亲生父母未必就愿意了。

  再说了,您想给姑爷续香火,总要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吧?

  要我说啊,不如您先相看起来,若有满意的,再叫连慧看看合不合眼缘。

  毕竟是要连慧养的,她看不中意,这母子感情哪里能来呀?

  也正好趁着这些日子,让连慧自个儿想想,您突然一提,我看连慧都没想明白呢。”

  周氏这话说得周全也占理,却是挡了平阳侯夫人的路。

  以后,不管平阳侯夫人领了什么样的孩子过来,只要穆连慧说看不中、不喜欢,这事儿就成不了。

  这连缓兵之计都不算,根本就是断人后路。

  而且,把事情的主导权又丢回给了穆连慧,毕竟,周氏是伯娘,不是亲娘,怎么好替穆连慧拿主意。

  穆连慧也不稀罕旁人给她拿主意。

  平阳侯夫人心里明白,张嘴便道:“族里的孩子说多也不多,尚哥儿媳妇要是一直看不上……”

  “那就多等两年再看呀,”穆连慧翻了个白眼,道,“我伯娘说得在理,这么大的事情,您总要让我掂量掂量吧?

  到底是养儿子,不是养只猫猫狗狗的。过继来了,您不指望着他光宗耀祖,也不希望他成为一个纨绔吧?

  我连自个儿都没闹明白,还真不晓得要怎么养孩子。

  再说了,晋尚过世还不到一年,你们急什么?

  真的怕我三年一到就转身跑回定远侯府去?

  您答应,我还要问问慈宁宫答不答应呢。”

  穆连慧说完,蹭得站了起来,也不管平阳侯夫人和世子夫人是个什么面色,转身就回去了。

  平阳侯夫人瞪大着眼睛,唤又唤不住穆连慧,只能对着周氏摆了摆手:“你们府上这个乡君啊,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周氏垂眸,道:“她年纪还小,突然就守了寡,心里肯定过不去。她在娘家时就看着我和她两个婶娘寡居,老夫人呐,说句真心话,我是过来人,这日子真不好过,还请您多担待她一些。”

  平阳侯夫人摇头,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晋家大奶奶陪着她们去了穆连慧的院子里。

  前脚刚出去,后头世子夫人就和平阳侯夫人哭诉起来。

  “您瞧瞧这说得都是什么话!”世子夫人哭道,“守寡的妇人,我也见了不少,就没哪个跟她那样的!再说了,从前尚哥儿还在的时候,她难道就是好脾气了?她娘家人真是厉害,一门寡妇了不起了吗?”

  “这话你试着去慈宁宫里说一说,看皇太后不让你去跪一天一夜!”平阳侯夫人指着世子夫人,疾言厉色道,“是我们要让她答应过继,且放低态度吧。”

  虽然,平阳侯夫人也晓得,放低了态度,也不一样能让穆连慧答应。

  只是,穆连慧这一辈子都要这样守着了,就算不答应,平阳侯夫人也会有办法让她答应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