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调养

第五百九十六章 调养

  风毓院里,依旧是两个药炉子。

  正屋开着窗,散一散屋子里的药味。

  蒋玉暖挑了帘子进去。

  练氏躺在床上,见她来了,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关切道:“平阳侯府里说了些什么,慧儿如何了?”

  蒋玉暖把来龙去脉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练氏听得气恼不已,恨不能把背后的引枕都一并砸到地上去:“这般心急火燎的!看着是找我们娘家人,实则就是在逼慧儿。”

  见练氏愤怒,蒋玉暖垂着头没有再说话。

  依她之间,平阳侯夫人提出如此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不管穆连慧心底里是怎么想的,在平阳侯府眼中,可没想过要让这个孙媳妇归家。

  穆连慧出身定远侯府,府中几位守节妇人,没道理轮到穆连慧的时候就特殊了。

  既然是留在平阳侯府寡居,那过继一个儿子,也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主意了。

  唯一不妥当的,也就是平阳侯夫人实在是太着急了一些,就如同周氏说的,这种事情该从长计议,而不是做了个梦,脑门子一拍,就要定下来的。

  练氏心情不佳,嘴上更是没什么好话,挥手让蒋玉暖出去,这才又对着朱嬷嬷抱怨了一通。

  因着这个事情,练氏一脸几日都不痛快。

  珠姗一直很小心伺候着,就怕惹了练氏。

  练氏伤着腿,腿上的木板早就拆了,只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能随意下地走动罢了。

  眼瞅着快满百日了,练氏催着珠姗替她按压双腿。

  受过伤的左腿却一碰就痛,珠姗根本不敢用劲,怯怯看着练氏。

  练氏咬着牙,歪在床上喘气,恶狠狠瞪了珠姗几眼。

  朱嬷嬷看在眼里,劝慰道:“太太,痛也要忍一忍,长久不走动了,脚上会没力气的。”

  这个道理练氏明白,只是珠姗那双手一碰到她的脚,她就痛得头皮发麻,好似背上有几千根细针在扎一般,根本不是说忍就能忍得住的。

  “那、那奴婢再轻一些?”珠姗小心翼翼问道。

  练氏吞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珠姗的手有些发抖,心一横,十指落在了练氏的腿上,一面用力,一面想去观察练氏的神色。

  哪知指尖刚刚使了那么一丁点劲儿,练氏就“嗷”地大叫一声,扬手就要朝她打过来。

  珠姗赶忙往后躲了躲。

  练氏一双眼睛通红,压根没心思和珠姗计较,她紧紧拽住了朱嬷嬷的手,声音直发抖:“老朱啊,我这腿是不是就不行了。”

  “太太说得这是什么话?”朱嬷嬷给练氏顺气,嘴上安慰着,心里也一样没有底。

  她从前也见识过断了腿的人,拆了板子之后也就好了,根本不会连碰都碰不得。

  练氏如此,不晓得是太怕痛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如让大夫再来瞧一瞧?”朱嬷嬷建议道。

  练氏让珠姗试了几次,此刻是再不肯轻易尝试了,连连点头道:“对,再请大夫来看看。”

  大夫匆匆忙忙来了,这几个月,他也时不时来给练氏看看,对伤情也算心中有数。

  他摸着长长的胡子,道:“二太太,腿上的伤是好了的,您觉得痛,不如再多养一些时日?”

  练氏对这个答复无可奈何,转念又问起了穆元谋的病情:“我昨儿个见老爷,还咳嗽呢。”

  “二老爷是之前风寒伤了肺,需要慢慢调养。”

  朱嬷嬷抓了把赏钱,送了大夫出去。

  练氏坐在床上,越琢磨越不是个滋味,与珠姗道:“你让青松过来。”

  青松听闻练氏寻她,跟着珠姗来了。

  练氏抬眸看青松,她一身半新不旧的水蓝褙子,脸有些圆,看起来比她的年纪还小了几岁。

  “老爷的风寒为何还未好?”练氏挑眉,盯着青松道。

  青松站得笔挺,低眉顺目地答道:“回太太的话,老爷的风寒早前就已经好了,只是伤了肺,才会一直咳嗽。

  奴婢也问了大夫了,大夫说,吃药不如食补。

  奴婢就让厨房里备了梨子,又取了些川贝,每日一个,给老爷炖汤饮用。

  太太请放心,奴婢一定伺候好老爷。”

  闻言,练氏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青松这一板一眼的回答总叫她有些不舒坦,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练氏还想训斥青松几句,朱嬷嬷赶忙打了个圆场,道:“夫人,这个时辰,老爷差不多要回来了,不如让青松赶紧过去伺候,免得老爷身边短了人手。”

  练氏一怔,见朱嬷嬷暗悄悄与她摆手,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心头火气,绷着脸点了点头。

  青松默不作声退了出去。

  朱嬷嬷低声开解练氏道:“太太,这个青松,到底是柏节堂里的人手,是老太君借过来的,她也没做错什么事儿,您可别训她。”

  “一个丫鬟,我还训不得了?”练氏咬牙,低低咒骂两句,叹息一声,态度也软和了许多,“我现在就是个断了腿的,她是老太君身边的红人,我连骂她都要掂量掂量了。”

  朱嬷嬷听着心里发酸,道:“太太莫要这么想,再说这个青松是四太太那儿的人……”

  二房是把长房、三房得罪惨了,那些旧事摆上台面,绝不可能善了。

  四房那个陆氏是唯一的局外人,

  只是,无论是出言的朱嬷嬷,还是听着的练氏,内心里都明白,一旦到了那个时刻,陆氏是绝对不会与二房站在一块的。

  “老爷的身子骨,奴婢昨儿个瞧着,似乎也没那么差,”朱嬷嬷搜肠刮肚地想安慰练氏,“身形没有消瘦,脸色也好,就是咳嗽止不住,再调养一些时日……”

  “老朱,”练氏猛得就打断了朱嬷嬷的话,“怎么什么都是要调养一些时日?我的腿,老爷的身子,这么调养下去,当真有一日比一日好?”

  朱嬷嬷诧异极了,摆手道:“您怎么会这么想,若不是一日比一日好,难道还能一日比一日差吗?”

  “我就是有些不安……”练氏思忖着,摇了摇头,“等过几天再看看吧。”(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