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花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花娇

  下一页

  这把剑,延哥儿宝贝极了。

  彭娘子哭笑不得地与杜云萝道:“夫人,哥儿连夜里睡觉时都不愿意松手呢。”

  杜云萝看着握着剑,在院子里摇摇晃晃挥舞的延哥儿,笑个不停。

  虎头虎脑的孩子,做什么都可爱,延哥儿不懂什么剑法,胡乱一挥,自娱自乐的样子,逗得韶熙园里的丫鬟婆子都合不拢嘴。

  杜云萝什么都不做,只看着儿子耍玩,就能看一下午。

  周氏过来看她,也被延哥儿逗得直不起腰来:“真是厉害了。”

  苏嬷嬷道:“等过几年,哥儿跟着侯爷练武,也能得一身本事。”

  “练武苦,”周氏颔首,目光之中,几分感慨、几分期待,“我一闭上眼睛,还是连潇小时候跟着老侯爷、老爷习武的模样,这一转眼,都怎么多年了。”

  杜云萝闻言,不禁也有些感慨。

  五月过半,杜云萝清晨醒来,呼吸之间就全是云萝花的味道了。

  她赶忙撑坐起来,唤道:“锦蕊儿,外头的云萝花是不是开了?”

  锦蕊赶忙进来,挽起幔帐挂在钩子上,笑盈盈道:“早上刚刚开了几串了,侯爷在练功,说是不急着叫夫人起来看花。”

  杜云萝心里痒痒的,想出去看,一个念头转过心田。

  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我再睡会儿,把幔帐放下,不许告诉侯爷说我已经醒了。”

  锦蕊虽不知何意,但见杜云萝心情愉悦,便也笑着应下,伺候了杜云萝躺下,又把幔帐放了下来。

  杜云萝闭着眼睛,却是了无睡意,脑海里一直在想着,不晓得穆连潇还要多久才练完功。

  如此惴惴,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钟,才听见脚步声。

  她赶紧躺好了。

  穆连潇见锦蕊还在次间里,便放低了声音:“夫人还未起?”

  锦蕊点了点头。

  穆连潇进了内室,绕过插屏,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把幔帐撩开了一条缝,看了杜云萝一眼,这才转身去了净室里。

  杜云萝等他走开了,这才睁开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花香。

  他果然在她的枕边放了一串云萝花。

  青葱指尖拂过花蕊,杜云萝的笑容忍都忍不住。

  穆连潇从净室里出来,见那幔帐还落着,他好笑地摇了摇头。

  “还不起来?”穆连潇从幔帐间探进了半个身子,道。

  四目相对,杜云萝还捧着花儿笑,就叫他给逮个正着。

  “才醒呢。”杜云萝想一本正经地胡说,只是笑容根本骗不了人。

  穆连潇的指尖在她的鼻尖上刮了刮,唇角下意识地一挑,眼底全是笑意:“装睡还想骗我?你什么时候睡着,什么时候醒了,我岂会不知道?”

  被拆穿了,杜云萝也不恼,把云萝花捧到穆连潇的眼前:“好看,我喜欢。”

  杏眸含水,波光潋滟,人比花娇。

  轻柔软糯的声音就在耳边,勾得穆连潇心驰神往。

  掌心按在了她的后脖颈上,穆连潇凑过去在杜云萝的唇上轻轻一碰,而后便加大了些力道。

  唇舌交缠,亲昵又温暖。

  等杜云萝气短了,穆连潇才依依不舍地放她匀气,薄唇挪到了她的耳边,叹道:“是好看,我喜欢。”

  清朗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喑哑,一笑一顿都有独特的调子与味道,只听他的声音,就能让杜云萝从心底里露出笑容来,何况说得还是这种情意绵绵的话。

  她靠着穆连潇,直到肚子里的小东西踹了她一脚,杜云萝才松开了他。

  等梳洗妥当了,杜云萝出了屋子去看,花架上的云萝花才开了一小半,紫色花串垂下来,在微风中轻摇。

  延哥儿看得目不转睛,伸着手儿想去够花却摸不到,急得直扭身子。

  等屋里摆了早饭,他才叫香喷喷的米糕给吸引了,乖乖坐下吃饭。

  之后的几天里,花串越开越多,连庄珂都来看了一回,直夸好看。

  不仅是白日里,夜间也能闻到清风送来的花香。

  杜云萝这几天歇得并不好,肚子会一阵一阵地痛,就像是那孩子也急着要来看花一样。

  周氏与杜云萝商量了,提前就让稳婆住进了府里,免得临时发作起来,手忙脚乱的。

  半夜时,杜云萝又醒了,肚子痛得她忍不住要哼出声儿。

  怕吵到穆连潇,她努力忍着,直到实在忍不住了,一声轻叫溢出了唇角。

  穆连潇一瞬就醒了,握着杜云萝的手,道:“又痛了?”

  “临盆前就是这样的,”杜云萝哼道,“我估摸着就是这几日了,比之前算得会早个十来天,早一些生下来也好,可重死我了。”

  穆连潇浅笑。

  十月怀胎着实辛苦,尤其是最后几个月,连夜里睡觉都不能翻身。

  杜云萝的两条腿有点儿浮肿,全靠锦蕊和锦岚两个丫鬟替她按压,才稍稍减轻了些酸痛。

  早十来天落地,少吃十来天的苦头。

  “天还没亮,你再睡会儿吧。”杜云萝柔声说着,话音才刚落,她的眉头又痛得皱紧了,咬牙道,“几更天了?”

  穆连潇摸了枕边的怀表看了一眼:“快五更了。”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

  夏日里天亮得早,再忍忍就行了。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无奈这小东西闹腾,杜云萝实在忍不住。

  “我大概是要生了,等天亮之后,就把我挪去产室吧。”杜云萝喘着气道。

  穆连潇一怔,而后便坐起了身子,点亮了桌上的油灯。

  外间里的锦蕊也醒了,披好衣衫、趿着鞋子进来,等着主子们吩咐。

  穆连潇当了一回父亲,可妇人生产的事儿,他是半点不懂的,便道:“让洪金宝家的过来。”

  锦蕊还没嫁过人,一样是摸不到头脑的,赶忙便去了。

  杜云萝的肚子痛过了一阵,她一面匀气,一面道:“哪有你这么心急的?天还没亮就把人都叫起来。我便是要生了,也还要好几个时辰呢。”

  穆连潇闻言,深邃的眸子里添了笑意。

  他着实是紧张了的,可妻子要临盆了,哪个丈夫会不紧张?

  摸了摸鼻尖,穆连潇笑着道:“我是怕这小东西更心急。”

  杜云萝莞尔。

  分明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