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章 陪伴

第六百章 陪伴

  下一页

  </script>在几次疼痛之后,杜云萝肚子里的小东西又安静了下来。

  杜云萝有过一次经验,晓得临盆前就是这么反反复复的,倒也不着急。

  反倒是穆连潇,别看是笑着的,唇角却是绷着,带着几分谨慎。

  洪金宝家的被锦蕊催着起来,顾不上把头发梳好,一面走还一面扣着外头褙子的盘扣。

  等到了中屋里,随手把长发挽成了髻,搓了搓脸,洪金宝家的进了内室里。

  杜云萝一看她这幅模样,就晓得她来得匆忙,笑道:“我这儿可没那么等不得人。”

  “哪儿的话,”洪金宝家的给主子们问了安,走到床边,手盖在杜云萝的肚子上,“夫人现在觉得如何?”

  “刚才闹得厉害,这会儿反倒是静下来了,”杜云萝柔声道,“我琢磨着,大概就是今天白天了。”

  洪金宝家的连连点头:“既如此,也是该让奴婢们起身了。夫人在屋里再歇一会,奴婢让厨房里先去准备,您趁着能吃下去的时候,多吃一些。”

  杜云萝颔首,想了想,又道:“有八宝饭吗?我想吃。”

  洪金宝家的掩唇直笑:“您想吃什么,肯定都有。”

  韶熙园里一下子便热闹起来,厢房、倒座、后罩房,除了延哥儿住的跨院,其余各处都点亮了蜡烛。

  小厨房里,古福来家的带着小丫鬟们准备早饭,催着粗使婆子们去打了水来煮上。

  内室里,杜云萝靠坐在引枕上,叮嘱锦蕊道:“离天亮也不远了,我这里也不是马上就生了,你等到过了卯正,再去请稳婆过来。”

  锦蕊眨巴眨巴眼睛。

  这是夏日里,卯初时天就大亮了,各处丫鬟婆子也都起身了,哪里还需等到卯正。

  再说了,夫人肯等,侯爷定是不肯等的。

  果不其然,穆连潇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天一亮就去请,也要使人去柏节堂和敬水堂里报一声。祖母和母亲起得早,你不早些让她们晓得,回头肯定还要来怪罪。”

  等待是煎熬,但这喜悦的等待,其实也是一种幸运和福气。

  杜云萝想了想,便应下了。

  夫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穆连潇坐在床头,握着杜云萝的手,指腹的薄茧摩挲着她纤细如青葱的手指,随意之中透着几分亲昵。

  没一会儿,肩膀上微微一沉。

  穆连潇偏过头去看,不由就弯了唇角。

  许是肚子里的小东西不闹腾了,一夜没有睡好的杜云萝疲惫困乏,就这么倚着他的肩头睡着了。

  呼吸平缓,樱唇微启,穆连潇能看清楚她长长浓密的睫毛。

  五月末六月初,屋子里已经有些热了,杜云萝是个孕妇,内室里便没有摆冰盆。

  这会儿,杜云萝的鼻尖上有薄薄的汗水,脸颊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使得她清雅之中添了几分俏丽。

  如同院子里的云萝花。

  穆连潇的目光温柔,眼底里漫着浅淡笑意。

  他的云萝,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吸引他的视线,让他只一眼就搁在了心中,再也无法忘怀。

  几年之间,那个娇俏活泼的小姑娘长大了许多,成了他的妻子,成了他孩子的母亲,可在穆连潇的心中,杜云萝依旧还是前些年的样子,该是他捧在手心中的。

  怕惊着杜云萝浅眠,穆连潇一动也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外头的天空一点点亮了起来。

  杜云萝嘤咛一声,揉了揉眼睛,咕哝道:“我睡着了?怎么不叫我?”

  穆连潇稍稍活动了一下有些发僵的肩膀:“也没睡多久。”

  “明明天都亮了,”杜云萝才不信他,“怎么不去练功?”

  往日这个时候,的确是该练功了,只是今日不同。

  穆连潇抬手把杜云萝凌乱的长发整了整,在她额头上印了一吻:“不着急,等送你去了耳室,我再去练功。”

  听起来倒是有理,可杜云萝转念一想,扑哧又笑了起来:“你不到耳室里陪我用早饭了?”

  穆连潇闻言,眼底滑过一丝窘迫,复又笑了。

  前回在岭东,杜云萝生延哥儿的时候,穆连潇就是这么对付稳婆的。

  一会儿陪妻子用饭,一会儿又是还未生产,陪着说说话。

  要不是杨氏来了,说不准穆连潇什么时候才肯乖乖在外头等着呢。

  “那等你吃了早饭,我再送你过去。”穆连潇清了清嗓子,道。

  此时毕竟是在府中,就算穆连潇不讲究,也要顾及吴老太君和周氏,产室里血气重,妇人待产生产时,男人不好随意进进出出。

  杜云萝小睡了一会儿,整个人精神不少。

  正好早饭也做得了,玉竹便提着食盒进来。

  杜云萝起身,简单梳洗之后,看着桌上的八宝饭胃口大开。

  除了八宝饭,还备了一碟米糕,一碟馒头,几样小菜,又熬了一锅粥。

  彭娘子抱了延哥儿过来。

  杜云萝笑呵呵问他:“哥儿想吃米糕还是八宝饭?”

  延哥儿人小,吃得却不少,他还用不好勺子,却喜欢自己吃,每次吃饭都玩得不亦乐乎。

  等撤了桌,稳婆便到了。

  “天没亮的时候痛得厉害,这会儿舒坦许多,我就赶紧吃了东西。”杜云萝与稳婆道。

  稳婆姓黎,周氏娘家那儿介绍来的,圆脸微胖,看起来很是和气的一个人。

  “夫人是二胎,肯定省心许多,能吃就多吃一些,发作起来也有气力,”黎稳婆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夫人要不要在院子里走动走动?”

  杜云萝应了。

  锦蕊和洪金宝家的要上前扶杜云萝,穆连潇拦住了,亲自扶着妻子,一步一步慢吞吞地走。

  杜云萝弯着唇角,低声与穆连潇道:“我觉得我都七老八十了,这才走得这么慢。”

  穆连潇心中一动,握紧了杜云萝的手:“云萝,等你七老八十的时候,我还是这么牵着你走。”

  杜云萝笑着,却又有些想哭,吸了吸鼻尖,眼中蕴着一层水光,重重点了点头。

  沿着韶熙园绕了一圈,杜云萝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下身。

  湿哒哒一片。

  她的水破了。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