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零一章 爱听

第六百零一章 爱听

  下一页

  夏日里衣服薄,一点动静就很明显。

  后头的黎稳婆一眼就瞧见了,道:“夫人破水了,您莫急,这就挪您进产室里躺着。”

  她说完,正想叫两个粗使婆子过来,突然就见杜云萝被打横抱了起来。

  穆连潇脚步快,走得也稳,径直把杜云萝抱去了耳室里。

  锦蕊反应快,赶忙跟上去,撩开了竹帘让穆连潇进去。

  黎稳婆怔了怔,很快也回过神来。

  杜云萝被放在了耳室的床上,弯着眼儿在穆连潇手掌的虎口上轻轻掐了掐:“赶紧出去吧,稳婆要来赶人了。”

  穆连潇反手握住了杜云萝的手,叮嘱道:“云萝,我和延哥儿在外头等你。”

  话交代完了,可直到黎稳婆进来,三催四催着,穆连潇才依依不舍地出去了。

  刚迈出耳室,穆连潇抬头一看,苏嬷嬷扶着周氏急急忙忙来了。

  “母亲。”穆连潇行礼道。

  周氏是亲眼看着穆连潇从耳室里出来的,她这个儿子的性子,她是最晓得的。

  她忍着笑,绷着脸,瞪了穆连潇几眼,却没有说穿:“你媳妇在里头?怎么样了?”

  “刚破水送进去的。”穆连潇答道。

  周氏颔首,大男人也能就说明白这些了,再问也问不出花样来,她拍了拍穆连潇的胳膊,道:“晓得你心急,且慢慢等着,不许胡来。”

  穆连潇笑了。

  周氏进了耳室,里头正伺候杜云萝更衣。

  锦蕊、锦岚这样的未经人事的丫鬟也出去了,只留下几个婆子做事。

  黎稳婆仔仔细细给周氏说了状况:“夫人用了早饭了,在院子里走了会儿,破水了就送进来了,我刚看了,开口还小,估摸着还要几个时辰。”

  周氏心里有数了,走到床边,道:“连潇媳妇,都说生二胎比头胎容易,你别急就好。”

  杜云萝莞尔,想和周氏说些什么,肚子就是一阵痛,绞得她忍不住哎呦出声。

  周氏见她那小巧五官都挤到了一块,亦觉得心疼,可是女人家生孩子,就是这么一遭。

  没多久,单嬷嬷也进来了。

  “老太君那儿得了信,又是欢喜又是紧张,赶紧让奴婢来瞧瞧。”单嬷嬷笑着道。

  周氏说了两句,道:“老太君也是,最早也要中午了,跑腿的事儿,还是让小丫鬟们来就好了。”

  单嬷嬷抿着唇,笑道:“小丫鬟们哪里说得明白。况且,这是大喜事,奴婢是来沾福气,去老太君跟前领赏的,太太莫让小丫鬟们抢了奴婢的好事。”

  此话一出,耳室里笑声一片。

  杜云萝也笑了,这么一笑,整个人霎时间轻松下来,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她生延哥儿的时候,也是早上起来破水,折腾了一天才生下来,这一回,盼着这小东西能让她省些力气,早早就出来见世面。

  单嬷嬷了解了情况,便回去柏节堂里报信了。

  周氏也没有久留,出来寻延哥儿。

  延哥儿抱着他的宝贝木剑,在院子里风风火火地挥来舞去。

  他年纪太小了,不懂其他人在忙碌些什么,只晓得他不能进去那小小的耳室。

  周氏蹲下身子,唤了一声“延哥儿”。

  延哥儿迈着小腿儿,乐哈哈冲到了周氏怀里,撞了个满怀。

  周氏把延哥儿抱了起来,亲了亲:“我们延哥儿长力气了,再过一岁两岁,祖母都要接不住你了。”

  延哥儿咯咯笑个不停,对着周氏的脸颊吧唧就是一口。

  “生孩子血气重,我把延哥儿抱去我那儿,等你媳妇生下来了,再领回来。”周氏嘱咐了穆连潇几句,这才抱着延哥儿走了。

  耳室里,杜云萝肚子阵痛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

  担心她太过紧张,黎稳婆搬了把杌子坐在一旁,笑着与她说话。

  “我也算是接生过不少妇人了,有富贵宅子里的,也有商贾人家,偶尔还给街坊邻居们帮个忙,”黎稳婆说得不紧不慢,“其实妇人都差不多,胆子小些的,起初还哭鼻子,真的发作起来,就顾不上哭了。

  男人们的反应倒是各不相同。

  有起先还在门口探头探脑,后来晓得是个姐儿,拍拍屁股就走了的;有儿子落了地,根本记不得媳妇的;也有恨不能跪在床头无时无刻陪着的;什么样的都有。

  一般呀,头一回当爹的,只要大人孩子平安,便什么都好说,第二次再当爹,就不那么心急火燎了,尤其是头一胎已经有个儿子的,就不太上心了。

  像夫人和侯爷这样的,我见得还真是不多。

  夫人是好福气哦,侯爷又扶着您走动,又把您抱进来,明眼人一眼,就晓得夫妻感情好得不得了。”

  杜云萝莞尔。

  好话谁都爱听,尤其是说他们夫妻和睦的好话,她怎么听都听不腻。

  洪金宝家的哈哈大笑,搭话道:“妈妈这话是说对了,我们夫人和侯爷是真的好,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你一言我一语的,杜云萝笑着听着,连肚子阵痛都不那么难捱了。

  眼瞅着快到中午了,杜云萝与洪金宝家的道:“去看看侯爷在做什么?叫他别忘了用饭。”

  洪金宝家的应了一声,出去转了一圈,回来道:“您惦记着侯爷,侯爷惦记着您。侯爷说了,他等会儿就用饭了。”

  杜云萝还要说什么,肚子的阵痛突然厉害起来。

  黎稳婆又看了一眼,道:“呦,估摸着再两三刻钟就差不多了。”

  穆连潇站在院子里,心绪不宁。

  他嘴上答应了吃饭,实则就打算啃几个馒头对付对付就行了,在杜云萝平平顺顺生产之前,就算是山珍海味,他吃起来也没滋味。

  日头升高,晒在身上热腾腾的。

  穆连潇听见了耳室里杜云萝叫痛的声音,他的心不由就是一紧。

  洪金宝家的从竹帘里头弹出来一个脑袋,与守在外头的锦蕊说了什么,锦蕊便急急忙忙往小厨房去了。

  很快,几个丫鬟手里捧着铜盆,把水交给了耳室里的婆子。

  穆连潇明白,这是杜云萝快要生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