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零三章 挑剔

第六百零三章 挑剔

  下一页

  北窗开了一小半通风散血腥气,屋里摆了屏风,挡住了视线,看不到床上样子。

  延哥儿伸手去扒窗沿:“母亲、母亲!”

  “嘘,”穆连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母亲累了。”

  延哥儿眨巴眨巴眼睛,默默点了点头。

  父子两人又绕回到院子里,一抬眼,便是那满开的云萝花架。

  垂下来的花串如珠帘,看得人心旷神怡。

  杜云萝前几日还说过,这花不仅好看,采摘之后还能做成各式点心,清香怡人,亦或是焯水之后凉拌,爽口又开胃。

  虽然还未品尝到,但也足够让人吞口唾沫了。

  况且,这云萝花也着实招人喜欢。

  前回他摘了送到她床头,杜云萝欢喜雀跃的样子,穆连潇回想起来就忍俊不禁。

  人比花娇,当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穆连潇抱着延哥儿到了花架下,让哥儿骑在他肩头,指挥着延哥儿摘了一串花串。

  “母亲喜欢,我们给她送去?”穆连潇提议道。

  延哥儿欢喜极了,扭着身子让穆连潇放他下来,迈着两条小腿:“给母亲。”

  父子一道又回到了北窗外头。

  延哥儿还小,够不到窗沿,催着穆连潇抱他起来,他把花串放在了窗边。

  看着自己的杰作,延哥儿笑得合不拢嘴。

  正屋里,吴老太君坐在正中,仔细看着三个奶娘。

  前阵子周氏挑人的时候,吴老太君也见过这几人,心里多少也有数。

  这几个都是家生子,娘家亦或是丈夫都依着长房的产业吃饭,从面相看,都是老实稳妥的样子,且说话清楚明白。

  苏嬷嬷把哥儿抱过去,道:“哥儿正巧也饿了,你们喂哥儿试试奶,哥儿喜欢谁,就留下谁。”

  能给长房的哥儿当奶娘,即便是次子,那也是风光无限的。

  三人谁也顾不上羞涩,一一试了。

  哪知道哥儿哭闹得厉害,凑到嘴边又偏头扭开,竟然是一个都不喜欢。

  三人面面相窥,尴尬之余,也添了几分失望,看样子,她们都无法留下来了。

  哥儿一哭就停不下来了。

  周氏心疼,赶紧又抱了回来,一面连声哄着,一面与苏嬷嬷道:“再挑几个过来,先让哥儿吃饱了,旁的再说。”

  苏嬷嬷应了退出来,撩开帘子,就见穆连潇抱着延哥儿站在外头。

  “妈妈,”穆连潇是听见了哭声过来的,“哥儿怎么了?”

  苏嬷嬷抿唇,道:“挑的奶娘,哥儿不喜欢,奴婢再去挑几个过来。”

  穆连潇的眉头皱了皱。

  耳室里,睡得安稳的杜云萝也被吵醒了。

  呼吸之间,似是闻到了花香,她还未细细分辨,就被哭声吸引了注意力。

  “锦蕊,”杜云萝唤道,声音喑哑。

  锦蕊从屏风后头绕进来:“夫人醒了?”

  “哥儿怎么哭了?”杜云萝急切道。

  “似是不喜欢之前挑的奶娘们。”锦蕊答道。

  哥儿的哭声一阵接着一阵,杜云萝听着心疼得要命,支撑着想坐起来。

  “夫人,可使不得。”锦蕊想阻止她,可又拗不过,最后在杜云萝的脖子后头垫了个引枕,让她稍稍坐起了一些。

  杜云萝听不得儿子哭,催道:“哥儿现在谁带着?准是饿了,赶紧去抱来给我,我来喂。”

  “老太君和太太抱着呢。”锦蕊说完,听哥儿哭声都有些哑了,便依着杜云萝的意思,去了正屋里。

  晓得杜云萝醒了,穆连潇刚要进耳室来看看,就又被吴老太君拦了。

  吴老太君和周氏前后从正屋里出来,道:“连潇,你先等等,我去看看你媳妇。”

  杜云萝等得焦心,明明几步路,来回时间也不长,可她就是心急了,连一眨眼都觉得漫长。

  好不容易等到了人进来,杜云萝的目光就黏在了哥儿身上。

  洪金宝家的把哥儿交给了杜云萝,又唤了彭娘子过来帮忙。

  杜云萝是没有自己奶过孩子的,延哥儿生下来吃的就是彭娘子的奶。

  她经常看彭娘子喂奶,怎么坐着喂孩子,心里多少有数,可躺着如何喂,就让杜云萝犯难了。

  好在耳室里还有明白人,彭娘子帮着杜云萝调整着姿势。

  哥儿回到母亲的怀抱里,总算是止住了哭声,本能地凑过去吸允。

  起初时,杜云萝只觉得痛,可一想到哭惨了的哥儿,她便顾不上那些了。

  这一回,哥儿没有再拒绝吃奶,闭着眼睛咕噜咕噜,喝了会儿,就睡着了。

  吴老太君拧着的眉头松开了些,冲杜云萝点了点头,小声道:“你累着就先歇会儿,祖母回去了,尽快再寻个合适的奶娘来。”

  周氏扶着吴老太君退出来。

  站在庑廊下,吴老太君沉声吩咐周氏:“挑奶娘不容易,哥儿有他母亲在,总归是饿不着的,你慢慢挑,一定要挑个好的,让哥儿一个一个试,不喜欢就再换。对了,既然是连潇媳妇自己先喂着,那月子里可要多准备些下奶的东西。”

  周氏心里也明白,道:“您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吴老太君笑了笑,慢悠悠往柏节堂走:“这样倒也好,连潇媳妇自己带,就肯定不会出岔子,就是月子里要辛苦了,夜里都歇不好。”

  “老太君您真体谅孙媳妇,”单嬷嬷顺着吴老太君的话,道,“大太太是明白人,一定会仔仔细细挑的。”

  吴老太君苦笑:“你看这日子过的,老婆子连挑个奶娘都要斟酌再斟酌,这么一看啊,还是延哥儿的奶娘好,是杜家的家生子吧?知礼又规矩,忠心耿耿的,就是个妥当人。”

  单嬷嬷张了张嘴,想劝吴老太君几句,一时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不说那些了,”吴老太君顿了顿脚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西斜的日光,“添了个哥儿,是件大喜事哩,我要回去想一想,给我们哥儿取个什么名字。”

  单嬷嬷神色渐松:“您说得是,今儿个是五月二十九,是个好日子哩。”

  韶熙园里,周氏唤了洪金宝家的说话,叮嘱了些月子里头的事情,又轻手轻脚进去,站在屏风后头看了哥儿一眼。

  苏嬷嬷重新换过来的几个奶娘,其实都是前一回没选中的,周氏心底里也算不上满意。

  哥儿已经吃饱了,此刻也就不试了。

  苏嬷嬷交代了几个奶娘,等下一次哥儿饿了再过来试奶。(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