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零五章 辛苦

第六百零五章 辛苦

  这张写了“允”字的纸,是秋叶送来的。

  锦蕊把纸递给了穆连潇。

  杜云萝凑过去一看便笑了:“四婶娘在祖母那儿?”

  “可不是,”秋叶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老太君让奴婢们帮着想名字,说是想好了有赏,可奴婢几个哪里会有那个水平,亏得是四太太来了,这赏自是给了四太太的。好在奴婢手脚快,得了这送名字来的差事,这才能也领一份赏。”

  秋叶年纪不大,声音和银铃似的,不管是正儿八经说话还是打趣凑热闹,都带着几分清脆笑意,落在耳朵里,格外舒心。

  锦蕊抓了一把赏银,塞到了秋叶的怀里,大笑道:“给你给你,老太君那儿还能少了你的好处不成?”

  秋叶嘻嘻笑着,又与杜云萝和穆连潇说了老太君取名的经过,见主子们欢心,她才兴高采烈地回去复命了。

  杜云萝看着秋叶的背影。

  秋叶是芭蕉一手带出来的,岁数小,胜在活泼,能逗吴老太君开怀。

  青松被吴老太君借去了风毓院,不晓得何时能回来,如今柏节堂里进屋做事的丫鬟就以秋叶为大,在老太君跟前还得些器重。

  穆连潇低头看着纸上的字,念道:“允哥儿,穆令允。”

  杜云萝对这个名字也满意,长辈赐名,本身就是福气。

  等夜深了,杜云萝催着穆连潇回屋里歇息了,又把允哥儿抱来,耳室里这才歇了灯。

  这一夜,杜云萝歇得并不好。

  半夜里允哥儿饿了,咧着嘴儿哭,杜云萝一个激灵就醒了。

  锦蕊也警醒,夏日里不冷,她也顾不上披身衣服,趿着鞋子就点了灯,伺候杜云萝给允哥儿喂奶。

  “夫人这样实在是辛苦了些,”锦蕊揉着眼睛道,“原本该是奶娘带的,夫人自己奶哥儿,夜里都不能安睡了。”

  “奶娘不好挑,之前选的三个,哥儿都不喜欢,总不能叫他饿着。”杜云萝按了按眉心,轻轻抚着允哥儿。

  白日里,洪金宝家的亦或是彭娘子能帮忙带一带哥儿,可夜里,允哥儿是必须在她身边睡的。

  若是跟着彭娘子,允哥儿半夜一哭,要把延哥儿都闹起来了。

  延哥儿看着懂事听话,只是有一样,若是他没有睡舒坦了,第二天就特别闹人,哼哼唧唧的,这里不行,那里不好的。

  因此,只能在允哥儿刚开始哭的时候就止住他,免得把一院子的人都给哭醒了。

  等允哥儿吃饱了睡了,杜云萝压着声儿与锦蕊道:“我倒是还好,总归是坐月子,白日里也没别的事情。”

  锦蕊含笑,道:“奴婢也不妨事,守夜也不单是奴婢一人。”

  杜云萝夜里睡得少,白日里精神就差些。

  穆连潇看着心疼,揉着她的手,道:“哥儿这会儿不闹,你再睡一觉。”

  杜云萝垂着眼睑点头。

  周氏和陆氏一道来看她,晓得她疲惫,便没有吵她,直接去看了哥儿。

  允哥儿刚刚换了尿布,窝在彭娘子怀里睡觉。

  周氏小声与彭娘子道:“奶娘没挑好,这些时日你也要辛苦了,我琢磨着,白日里就让延哥儿去我那儿,也省的你顾着两个,太过操心。”

  彭娘子确实也是有心无力了。

  带小主子,跟他们仆妇家里养孩子可不一样,一定要仔细小心,不能磕着碰着了。

  虽说韶熙园里还有丫鬟婆子们帮着看顾延哥儿,但她们手上也有事情,允哥儿又小,身边离不得人,彭娘子一个人有点儿捉襟见肘。

  “奴婢不怕辛苦,只怕顾不好两个哥儿,”彭娘子苦笑道,“奴婢现在也没奶了,要是半年前,若是允哥儿肯吃我的奶,夫人便不用那样辛苦了。”

  周氏叮嘱了彭娘子几句,便和陆氏一道领着延哥儿回了敬水堂。

  苏嬷嬷岁数大些,好在延哥儿还不是五六岁一撒腿就追不上的年纪,再加上一个小丫鬟,陪着延哥儿倒是够了。

  周氏坐在罗汉床上,与陆氏道:“不瞒四弟妹,我是真挑不出个合心意的奶娘了。”

  陆氏皱着眉头,犹豫再三,叹道:“大嫂既然这么说,我就厚着脸皮举荐一个人。”

  周氏挑眉,等着她继续说。

  “大嫂还记得垂露吗?”

  这个名字,周氏是有印象的:“就是你身边原本用过的那个大丫鬟,我记得长得很周正,前些年放出府去了吧?是不是她刚生了孩子了?”

  “就是她,”陆氏摇了摇头,叹道,“她嫁给了一个小商贾,原本日子倒也不差,只是那男人不老实,在外头捻三惹四的,夫妻两人就处不到一块去了。

  垂露前几个月生了个女儿,她婆家看不上,冷嘲热讽的,恰巧那男人外头养的那个生了个儿子,说要抱回来让垂露养。

  垂露不肯答应,就彻底闹掰了。

  垂露的老子娘、兄嫂都是护短的,舍不得她吃亏,这事儿闹起来,最后拼了个和离,还把姐儿也一并带回来了。

  家里是叫她安心留在家中,不用操别的心思,可垂露实诚,不愿意母女两人都吃兄嫂的,前阵子就使人给我带话,若是府里有她能做的活,她就想来做,便是针线房缝缝补补的,她赚几个铜板也比光伸手强。

  我琢磨着,既然是缺奶娘,不如让她来试试。”

  周氏听完,心里大致有数了。

  陆氏膝下无儿无女,垂露是打小就在陆氏院子做洒扫丫鬟的,陆氏待她很是亲厚。

  垂露模样周正,做事又勤快踏实,跟着陆氏学了读写,一手字写得也很漂亮。

  前些年放出府的时候,陆氏还哭了一场,周氏都添了些嫁妆银子。

  原本以为,这样玲珑剔透的姑娘,嫁去小商之家是不会吃亏的,却是忘了,那孩子在陆氏身边久了,心中只有一根韧劲,是不肯让人不讲理地搓扁揉圆的。

  小商之家能被压着和离,连姐儿都不要了,一来是垂露娘家厉害,二来是怕真的把定远侯府惊动了,就更得不偿失,三来……

  周氏猜测,这第三点,很可能那小商捻三惹四招来的女人,身份并不太光彩,不是出自烟花,就是私通的丈夫常年不在家的妇人,经不得垂露一家嚷嚷开去。

  周氏想明白这些,也就有了计较。(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